–10–

 

每天晚自习完了骑车回家,会有一些很有趣的场景,也有一些办法去打消这大约四十分钟的时间。

1、从厂桥路口到地安门路口,要经过大约30组路灯;

    从地安门路口到宽街路口,大约24组路灯;

    从宽街路口到小街路口,大约34组路灯。

2、9:30左右应该有一辆42路到达厂桥站,紧跟着会有一辆13路,车很空,里边很暗,我常常想,如果坐上这趟车睡到和平里会很舒服。9点38分左右应该有一趟115从霞光街发车,它通常会在皇城根遗址公园的北口磨蹭好一会儿,同样,这个该属于倒数第几趟了,几乎没有什么乘客,但车厢很亮,前边和后边都有液晶屏显示红色明亮的“115”,如果我愿意回十里堡的小院安静地过一晚上,我可以坐这趟车。9点45分左右一趟24路会到达禄米仓站,车内的液晶屏滚动显示“禄米仓 到了……欢迎乘坐24路”,它会一直伴随我到东内小街。

3、同样穿四中校服的一位男生,我们经常在地安门到宽街那一段碰上,无声地竞速——在某个地方我超过他,但不知什么时候他又跑到我前边。

4、妈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回家,她会在小街南口等着我。我到那里,如果左转的绿灯亮了,我会挥挥手,于是大拐弯很痛快地过来了。

5、我真正感到离家很近了,大约是在小街桥到和平里那一段,尤其是过了那个走了无数次往西可以通过奥之光的口上,我就感到周围无比熟悉,仿佛171中刚刚放了学一样。

6、由于妈妈在小街南口等我。我不能走除了小街以外的任何一条路。这是一个遗憾,有些时候,我更想走在浓密的树荫下,因为我很想在昏黑的地方静静地想这一天或者未来若干天的事。路灯带给我光与影的敏感,同样,千枝花坞的朋友也没准会在花店的门口,拿着一个30见方的snoopy挂画在等我。

7、这条路,我与郭一鸣一起走不下20次,与李洵和赵南雨走大约10次,与张琮毅5次,与吴思2次,与张一苇、蒋帅2次,与江舸2次,与某某认识我但我真记不得的人2次,与赵晨星、周婧怡、翟辰旭、龙翔、杨菲(?)、万仲尼(?)、李瑶曦、黄芊然、张思元、张远、王欣硕(?)、徐潮飞(?)、郭嘉(?)等各1次,没准还有漏的。沪江香满楼去过5次,什刹海来过也不下10次,冰上走过2次,沿湖骑车若干次,其中,从南沿过银锭桥到烟袋斜街次数最多,到南鼓楼得有5次,鼓楼的炒肝1次,左鼓楼(?鼓楼大街)3次,从北沿转到左中轴1次,直达黄寺和六铺炕,不过怎么转的,路线已经记不清楚了。整个后海,骑满一圈1次,跑满一圈1次,孔乙己1次,烤肉季1次,爆肚张没找着,往北到十三中分校的路2次,全部是郭一鸣带的路,往魏家胡同(?)拐若干次,除了会小学,也可能去南雨家。东四九条许多次,黑芝麻胡同到帽儿(?)、菊儿胡同若干次,北兵马司1次。东四十二条、十四条单行贯穿过,还有府学胡同,北新桥二条(?)里边有家小吃或许吃过,印象模糊。成贤街许多次。雍和宫路口从来没有左转过,直行很多次,右转很多次,步行1次——从地铁C口出来往和平新城。和平里南街南口不过桥的分岔右转许多次,直达荒川角落,然后往北到地铁柳芳站。也可以从东直门外,沿二环东北拐弯到荒川,和刘可佳走过10次左右,分岔路北行到北土城路口。

8、地安门的肯德基晚上也亮着牌子,东内小街的稻香村,什刹海体校,北官厅,和平里南口的Hi-5俱乐部。

9、戚炜给我打电话,该聚一聚了。我懒得打电话,我想和大伙儿联系但我懒得这样做——我想给他们打电话问问近况时没时间,有时间了又想不起来。

补1、我拍了拍陈坤,她没理我;老李不让我们去他家。

补2、《森林狂想》是很好听的曲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