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案新周末纪事

今日概述:

物理初赛,现在知道最后一题错了。我得的结果是答案的十六分之一。和郭一鸣从左中轴路走到60路黄寺站,空总黄寺大院前。

scenes.>>>

——8点56分我到达考场(物理2还是物理3忘了),远远近近大概只有一个空的座位很显眼,旁边是张冉,后边是宋洋。我看那边都是7班的,过去,宋洋:班长,341么?我:嗯。宋洋:就这儿了。张冉:什么???(停顿3秒钟)这是341。我:。。。我341。张冉(高声地):喔,行不行啊,你坐我旁边! 我:你咋老不考虑我的感受。 张:我只考虑我的感受,要不然你走要不然我离开。我:那好啊,(指旁边窗户)你看这儿写着呢,安全出口,出去吧。张:行不行啊。 一分钟后,张:咱们班衣服出来了?我:在教学楼呢。张:我要白的!!!我:白40红30,算算概率吧。张:不行我要白的。我:。。。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礼拜一你死死按住白的不放就可以。张:行不行啊。(某时间空隙)我:你今天能看见万晓蒙么?张:当然是看不见了。我:不住宿么?张:回家啦。我:哦,我还说送个东西呢。张:什么东西,我能看见她,我明天早上回宿舍。我拿出CNG-5的地图:这个。张:。。。

——张冉在考试开始后十分钟,传条问:有橡皮吗?一小时左右又传来一个纸条:动量是I/P?(???)总之,这两个小时挺闹心的。

——考试结束,和郭一鸣、向往讨论最后一道题。向:我得三分之一L,我觉得我错了。郭一鸣:我得24分之一L,我觉得我错了。我:那我肯定错了,我得48分之一L。向:不对,我总觉得是我错了。郭:唉呀什么什么呀,我错了。我:。。。郭:咱们在干什么???

——出来时碰见陈坤,她说最后两个题是物理班讲的。那怪不得我做不对,不过也有些惋惜,但是为了做对两道题,像曹梦醒说的要给汤玉林交那么多饭费,实在不值。

(路季滨的课我也不上了,同样是不想给他资助饭费。以后我会好好规划周六下午的时间。)

——陈坤:我们这周末作业好多啊,有两篇300字的作文。。。我:靠。。。我去Friday了昨天,不过牛排不怎么好吃。陈坤:我也不爱吃了现在,我昨天去了肯德基上吐下泻的,它那里也不同种类的牛排不一样。

(p.s:怪不得人家三班学习好!我们的学委连作业都不知道是什么。)

——在门口,我跟陈坤说拜拜,郭一鸣傻傻地看着我(还是?张冉),我也瞅着他。5秒钟后,他问我,你等谁呢?我说,我等你呢,你等谁呢。。。。

——郭一鸣:邱烨麟昨天给我推荐一个餐馆,叫“一点味”,在蒋宅口。我:张家口? 郭:啊?(作confused状,我极其喜欢)什么啊,蒋宅口。我没有胡闹,不过的确没听明白:张家口还是甘家口?郭(无奈):蒋宅口啊。我说:好,好,蒋宅口,蒋宅口。叫什么来着,“一点红”么。郭一鸣:(汗,低声)行不行啊。。。沉默5秒钟,我:我也给你推荐个餐馆,在幸福三村。郭:没听说过。我:工体你知道么?郭:你说的都是什么地儿啊。我(该我说你行不行了):没关系,我带北京地图了。郭:物理考试你带什么地图啊。我:给你预备的,一会儿停车给你指。郭:现在。往路边骑。我:往前点,别停垃圾箱旁边。郭:。。。

——厂桥段的平安大道上,郭一鸣:咱们骑慢一点吧。我:行,没问题。郭一鸣:这么变扭,你怎么这么回答问题。我:那我该说什么,“不,咱们骑快一点”么。过了东官房,郭:“还是骑快一点吧”,我:行,没问题。郭一鸣(长叹)唉。我说:那我该说什么,“不行,我们该骑慢一点。”

——回家的路上碰见刘麒智,我又习惯性地说了一句“周末愉快”,刘麒智说,厄,愉快。郭一鸣说你搞笑,这什么啊。

——郭一鸣:“106路电车开往北京南站。。。没票的乘客请买票,有票的乘客您就不用买票了。。。” 我:“唉,我想起小时候老坐112、115,现在老坐118,跟这三趟电车有缘。”。郭一鸣:哈哈真好,等差数列

——地安门南北向大街上,经过那个比较缓的桥,我往西看觉得景色开朗,望穿小半个后海,于是说:好像拔掉了很多树,这里怎么这么开阔了?郭:也没什么不好的,看起来挺清爽。我:。。。郭:啊? 我:啊,我就是觉得“清爽”这个词用得挺好的。

——左中轴路上,我:昨天和万晓蒙王倩男董雷取了咱们班衣服,挺好看的,纯棉的。郭:停。什么纯棉的。我:衣服纯棉的。郭:你刚才说挺好看的,纯棉的,纯棉的和涤纶的与好看又什么关系?我:我只是说纯棉的,质量好。(这应该是彼此无奈的场景)

——我:到底是我对你无奈了还是你对我无奈? 郭一鸣(无奈):当然是我对你无奈了,你这都什么耳朵(听力)。

——空总黄寺60路总站,郭:我记得60路总站又个卖煎饼的。我(没听清楚):我记得60路一直是从黄寺到北京游乐园啊。郭(没听清楚):你说什么。我重复。郭:什么意思,我说,60路总站原来我记得有个卖煎饼的。我:我听你说我记得60路原来到永定门(??)我还想,不对啊,一直到北京游乐园啊。郭:!

——经过空总黄寺时,那条街修路,我说郭一鸣,看车,郭一鸣说:“你刚才叫我看的车,是不叫还是1红桃?还是中巴2NT?”我想也没想:1红桃。2分钟后过了地下通道,我指着一辆双层巴士说,这个是2NT加倍,郭一鸣说什么啊,2NT加倍不能自己叫。

——外馆斜街时,郭:这里是一个不卖豌豆黄的稻香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