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咏比赛感想

对于我们的集体,这不是来四中之后的第一次挫折了。一件漂亮的衣裳,竟又写下了悲情的回忆。麻木;无奈;痛苦。我该属于第三种,我太爱七班了,我太爱我们的同学了,这话一点不假,人活着凭一口气,有点信念,有个依赖。我真的觉得我们是最棒的,也确实是,但这如何能被年级去承认呢?我们太需要成绩来鼓舞人心——从来没有领取过奖励的班费;校风评比总是七八九名;合唱比赛又是最后。

现在我的压力比初三这个时候的压力大得多。无论从学习上、还有我所能给予的人文关怀——都快没有基础。最害怕淡漠,好在不会那样。初中的班级曾经是北京市优秀班集体,几乎得到了所有能得到的奖。而高中,平平众人,我们的集体并不出色。我很内疚,因为无论从班级到年级,我占有了很多机会、很多荣誉,交流访问机会,外事机会,团员荣誉又是什么标兵先进个人,但我的班级几乎只有我成了这方面的亮点,它没有那么突出,那么优秀。歌咏比赛我上台说话的时候,掌声中我们的同学在欢呼,那很亲切,但我汗颜,他们支持我什么呢?我没有给这个集体带来什么像我个人一样多而丰足的荣誉。没有一个基础,假使我是一个卫星,别人捧我,也并没有光彩。集体主义的实质是要富一起富。就像DV大赛颁奖时,特别好,我高兴极了,王倩男萧然万晓蒙上去的时候,我一个劲给他们竖大拇指,扬眉吐气,也激发斗志。

我以矛盾的心情说过的一句话是:我们的班费并不丰足,但班级福利搞得真好。动辄就买水,买这买那,把教室打扮得真好看。——说这话时我和大伙儿都哈哈一笑,但真是道不出的苦衷。艰苦奋斗和享受并存,大家都很快乐,谁大概都喜欢这儿。大概我多虑了,不过在我看来这是青涩的一种好。

就像老师们说的那样,我们这个集体“抱团”,凝聚力很强。我们有持续的班刊,我们有班歌,现在又有了漂亮的衣服,足可以替代校服了——这些为那些去文科班的同学留下一个念想吧。

我爱七班,爱这儿的每一个人,信仰有七成吧,还有三成的人情味。对于整个班级,我们的人情味经久不息,比如和王晓宁老师,和徐稚老师,也有不少念想了。赵宏伟老师的桌上也摆放着我们的合影,但愿他不要熟视无睹。所以我今天可憋屈坏了,难受得流眼泪,苦得很。后来想,对于一个集体,人文关怀真不可少,有时候它比荣誉还要重要。我明白这个:人文是长存的,那就是画画,从北海画到运动会,从DV大赛画到歌咏比赛,画纸也幸福、也沾染伤感,那很美,如同建外soho,如同大山子的798厂。cheer up, beaglettee`低徊溶于水,精神还要投入,得站住,许多人今天冲我笑,所以我得站住,并且这么一直站下去。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