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530

唉,今天跳舞,老是遭人笑话,我觉得我跳得还可以啊,怎么转过来一个女生都笑我,好不爽。

后来我让吴天检查我哪个姿势不对,我认真清楚地做了一遍给她看,她说哪儿做的都挺标准,就是连起来看觉得好笑。

四班的主题班会做得不错,留给我如下印象:

1、宋壮壮说话唔噜唔噜说不清楚,表达能力仅稍强于赵晓刚老师。我想,这种状况不知四班同学怎么容忍过来的,在七班,我们的同学我可是招惹不得。

2、吴梦菲原来是这个同学!!!

3、孙步阳没有当初刚认识她的时候好看了。

4、在第12分钟班会的构思就被我看个底儿掉,完全是模仿模拟城市的情景搞出来的。

5、《城记》是本不错的说,三联书店也是大伙儿的最爱,那么多人喜欢三联真让我欣慰。说实话,我真想在这个班会上美言三联两句。梁思成永远是北京城记之殇,晚上写那篇等待的作文我又以很复杂的心情提到梁思成先辈,我说这个城市是个大宝贝,北京多么好,大宝贝要点金石来闪金光,可惜这个点金石不在领导决策层,在梁思成,没有人听他的,直到现在也有很多人在反对当初提倡北京古都保护的梁陈方案。大宝贝沾满了铜锈,现在。我们现在所做的保护工作,无非就是把这个大宝贝泡在盐酸里热热,让它亮洁一点‘而已。

6、于立竟:欢迎欢迎。

7、东直门外北京第一水厂的铁炉大跃进时被炼了,我今天想起这个事,还有很多文物也牵连地想起来了,于是想情不自禁地骂人,不过骂不骂都是一样的,混蛋从来都是混的,连铜锈也不会有,泡在盐酸里也洗不干净,灰头土脸的,连驴粪蛋也不是。——这个城市是祖宗的,它为什么今天骄傲地叫北京了?北京昨天为何拆了城墙?今天为何摊大饼?北京市16 800平方公里面积,你为什么非在内城62.5平方公里的地盘翻天覆雨,胡搅蛮缠?

8、我跟陈少博讲:有很多杂志很不错,比如《文明·北京时间》。我们的班会类似你们的主题,不过不是从建筑上,是广泛的民俗,从驴打滚到四合院,再到手工艺。现在我每天晚自习之前给大伙儿推荐点东西,一本人文杂志,更多与北京民风有关的,或者是一篇文章。

9、张珊珊总在他们宿舍说起我,说七班班长怎样怎样好,(她是怎样和曹梦醒勾搭上的?她一夸我就跟曹梦醒夸汤玉林似的没主题,想起什么是什么),后来好像是号召壮壮向我学习。我说好的方面有,不过,我也有很多人在很多方面需要学习,你让壮壮看高一点,你比如这个跳舞吧,我就纳闷为什么自己协调性这么差,跳舞简直是在丢人。

10、原来有两本《城记》在流通,真好。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