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531

下午英语课进行到第38分钟的时候下起雹子了,持续不到五分钟,非常棒的样子,这种情景。

晚上我在晚自习的时候,6:56(6:55,6:56)到7:22(7:24,7:24)又下起大雨,我即兴写了一篇《雨爱》,那雨下得也真是好,我现在还对它这怀有敬畏和感激之心。后来第二节课又作了首七律,很久没赋诗了,写得也不怎么好,但那感觉是对了。

还有中午热烈的讨论,正好我今天写班日祇,便传上来了。后决策,用班费给大家买“喜乐”饮料和大红果冰棍,还有那种小袋的无花果丝,当然,很可能买不到了。同期,郭一鸣:安迎与老录音机;徐雁:朱岩你买东西,万晓蒙你管好钱;莫唯书:我不会飞——刘洋:我减肥——莫唯书:咱们握手——张冉(失落);郭一鸣:游戏是这样的,每一位同学端着酒精灯,没有点燃,然后下浓硫酸雨(!),同时天上飘落七氧化二锰晶体——徐雁:操场不许玩火——郭一鸣:啊?不是火,是七氧化二锰晶体——徐雁(失落)——郭一鸣:唉,就是七氧化二锰雨啊——除郭一鸣外所有人(失落)

同期,需要说明的是,郭是我班唯一一名具有中止某个进程能力(他说,停。进程即中止。)的同学,也可能是全年级若干名之一,如果除他之外还有谁有这个能力的话。郭同学生来是让人感到无奈的,他作为学委,罕有交作业现象,除了语文和英语随笔以外据考就没交过什么,当然他也不知道作业。(这是什么?鼠标移动到这里将会出现有秩序地赞叹声。)

某5月13日,下午礼堂练歌,蒋晴雪打扮了一番,还梳了头。得认一下才能看出来。蒋上台。李洵(关注蒋晴雪):哎哟,这是什么?(?)

英语课前,万晓蒙:邓天成,你要钱么? ——我:!,我自然要。——万晓蒙:我说错了,你要多少钱?——我:!!,我看你这里只有一百的。——万晓蒙:我又说错了,我是说你买东西么,“喜乐”???——我:哦。——万晓蒙:八块钱够么?——!!!——多少钱一个?——八毛钱吧批发——那八块钱还不够(!)——。。。

,郭一鸣(手捧大毛绒玩具在玩,新教学楼史地组会议室,被告知可以离开了,郭将大玩具狠狠地扔到对面,砸到万晓蒙和张思爽的脑袋上,万晓蒙唉哟一声)我:搞什么搞。朱岩:。。。万晓蒙:死郭一鸣。我:不怪他,谁叫你管钱呢?万晓蒙:。。。我:管钱的招人恨啊。郭一鸣(制造黑暗气氛)张思爽(从)张冉(里,起身):行不行啊。我:怎么回事?张思爽:?我:你乐的时候怎么老打嗝? 莫唯书:有什么奇怪?我乐的时候也打嗝。我、朱岩:。。。莫唯书:这样更快活。我:你深呼吸时是不是也打嗝?莫唯书:!深呼吸。朱岩:今天下午去买“喜乐”。我:一个同学四块钱的标准买吃的。朱岩:哪儿有卖?我:地安门超市。李洋炀:无花果没有卖的了!所有人:!。。。

物理第五实验室。我:把这个曲线给我放大,请你吃饭。张冉:说准了(鼓捣半天,后来我想明白了)我:明白了。张:算我的,请吃饭。我:我饭卡上周四丢了。张冉:你行不行啊(指旁边余淼)你借余淼钱请我吃饭。余淼扑哧乐了。我:(轻声地)你说的这是人话么。

我:你们实验做怎么样了?杨云飞:。。。你找死啊。曹梦醒:快别跟我提实验,快别跟我提物理,我现在讨厌物理,讨厌极了。我:。。。杨云飞:都是唐挈搅和的,曹梦醒都快对汤玉林没感觉了。我:!曹梦醒?曹梦醒:快别跟我提物理,我现在讨厌与物理有关的所有事情。我:这么说你期末不打算考物理了?曹梦醒:我讨厌物理,我都想打我爸了。我:。。。曹梦醒:哦,我爸是学物理的。

晚自习后,9:31,最后离开了车库,跟在张冉、李想后边。至厂桥口,我与2人并排,我冲李想笑,李想笑,张冉(!)由笑转为无奈:怎么又碰上你了?!!你怎么走?我:直走。张冉(拍胸口,表放心状):那就好。。。(1秒钟后)你怎么不走?——绿灯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050531

  1. Yunfei 說:

    搜索曹梦醒,搜到了这篇莫明其妙的文章……

  2. Nikoraski 說:

    啊哈哈哈 笑得我都快哭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