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602-1

6月2日中午。

李洵在教室前写物理习题答案。班中将近二十人。郭一鸣从东南角窗户外敲窗户。

郭:邓天成。我:怎么了?郭:张一苇正在十班讲台上讲化学呢,太有意思了。我:我去看看。

同期,十班教室前,张一苇提着粉笔在转悠。班中将近二十人。

张一苇(神采奕奕,眉飞色舞地):……氮氮之间一个键,两个键,中间还有一个西格玛键。我给大家画一下它的电子云图像。(张画图像,讲台下观众表情麻木。)

我感到很受刺激因而拒绝继续听下去,于是回班。

同期,七班教室内,李洵正把他极大的兴趣关注在第二题的式子上。又是一阵晕。

我摇摇头,回到座位上继续看书。五分钟后,郭一鸣来:张一苇还在讲,讲得越来越过分了!我:那么申请进入他们班看一下。

我在门口摆摆手,张一苇兴奋地下来了。我:我们班在搞学习小组(瞎掰),我和学委能不能进来观摩一下(瞎掰)?张:进来吧进来吧。

我坐在教室最偏僻的角落里,郭坐在我旁边的小凳子上。

张(咳了两声):大家注意氮的氢化物的性质。氮气的制备可以用叠氮化物完成,可以制得很纯的氮气。氮的氢化物,氨,分子是三角锥构型,ab与bc键角103.7度,ab键长115皮米,bc与bd键角是……

鸦雀无声,教室内一半人都低着头,很小声地呼吸,也不敢干别的什么。

张:氮的氢化物我们先谈到这里,下面我们讲一下氮的氧化物。这是很有趣的一部分。

张一苇在黑板上一次写下氮的正1、2、3、4、5价氧化物化学式。

同期,我发现郭一鸣无奈了!

五分钟后,赶回七班。李洵:这怎么可以呢?他怎么可以把一个很有趣的东西搞成一个周末讲堂的?太让人遗憾了。今天回去我要好好说说他。

又五分钟后,郭:六班有人在讲高级生物学,写了一条很长的mRNA链,正在分析各种辅酶的作用机理。

我:唉。。。。。。四中怎么净出这种人。。。。。。四中怎么净出这种人。。。

郭:所以咱们班应该让李洵讲大学物理。李洵,以后搞学习小组,你讲高等物理吧,把大家都搞郁闷。 李洵:张一苇啊张一苇,你这是什么?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