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608

相比几天困顿在家,今天算出了趟远门。从西坝河坐730路到光华路的嘉里中心,到那里的一个柯达影像店(嘉里中心, B33 B34)照了美国签证申请的像片。然后从呼家楼坐112路到慈云寺往北的八里庄派出所办第二代身份证,我可以确认曾经在某年来过这个地方,因为外边旅游学院附中不知不觉中曾在记忆中留下影像。终归这两件事都和照相有关。但既然到了慈云寺,我就迫不及待地想到十里堡的老家看看。与去年3月28日那次访问相隔一年多后,这个楼已然人去楼空了,楼上写了“拆”字。我想起我制作的专题片子里边一张有点模糊的照片,是小院的人在收晾晒的被子,有若干人坐在小凳上,在院子里聊天。但那时很明确的指明“这个小院即将人去楼空”。而且走了不止一天两天,因为母亲讲,去年冬天这里就没有来暖气。

原京棉一厂大礼堂以东的地方大楼已经盖起来了。27号院北边的地方楼也起来了。丰华商场这一小片还没有动静——现在27号院是个缺口,这个缺口打掉以后这地方就被工地包围了。丰华最有生命力的时候是1993年,那时我在112路总站靠南边一点上幼儿园,至于幼儿园同学(还是应该叫“园友”?),有的去美国了,也有的到通县上学,更多的不知去了哪里。幼儿园和学前班的若干年大部分人我都忘了。只有外婆有时跟我提及,在通州玉桥碰到了我的幼儿园老师(唉我都忘了她姓甚名谁了),后者可心地夸我,聪明机灵,还有一些什么词。虽然好像对于一般的孩子我们都可以这么夸,但我还是弥足高兴:母亲也说我小时候很有趣。大概小时候她没少拿我开玩笑,她笑够了我还是没有记忆,对于母亲,这叫利己不损人,现在这些趣事成为我拼命挖掘的材料,价值很大。

我是一个很怀旧的人,对京棉一厂这一片很敏感,也是基于怀想童年的那种感情。未知我的同学还有更多的同龄人,大部分的童年怎么度过,但有鉴于目前开展的最美丽笑容之类的活动,可以浅显地领会到,大伙儿的童年都是快乐,天真自由而感情奔放。——带着某种回忆中美好的怅惘,我离开了这里,以后的很长时间将不会来,换句话说,再来的时候,变的样子会更大:不仅112路总站会没了,或许朝阳路沿线都将齐刷刷地变成强作笑颜的高楼。“笑”没有哭好看,在这个情景,对于这个细节,我是这么想的。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050608

  1. Yunfei 說道:

    有没有注意旅游附中对面的楼?那是我姥姥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