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总050623日坛二访回忆果-微微薰衣香

Foreword.

 

最让我喜爱的是芳草地、日坛还有建外使馆区这边的街道,每一条路两边都是树荫起伏,而且路很平,没有坑洼,阳光照在上边,是一大片齐整的光亮,看起来心中坦泰——而不是断断续续的光影带来的支离破碎的感觉。而逢四月暖春,我骑着车从日坛北路拐到东路上,东路较北路窄了许多,两边同样绵延着新绿,互相攀比着生气,不觉中搭出一条荫凉小道。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在丛树掩映下,路边的景色会很耐读——印象中,凡可爱的小店就喜欢在这样的地方安家落户。

 

微微熏衣香 

2004-4-18 Falcon & Beagle

 

    在日坛东路的北口,路东三个小门脸引起了我的注意。从北到南是三家店——派蒂斯面包房、东篱草舍和可创艺苑。由于紧偎路口,所以店面前边并没有树,只有一排石砌的矩形花池,花池里是简单的绿色植被,我倒没注意到什么逗人的花儿。

    我把车停放妥当后,一股面包的香气扑鼻而来,这自然是那面包房的招牌了,如其它里边的面包架,柔暖的背静灯光照在一个个黄褐诱人的面包上。我在深呼吸的同时深情地望着它们,口水挠得舌头直痒痒。

    不过第二家“东篱草舍”牌子立刻吸引住我的目光。店面底面上红下黑的牌子上有类似于COTTAGE字样,和水滴空实体的繁体字“东篱草舍”。

    从外边看去,里边光线有些暗,仅仅挂在玻璃窗上的一些东西才可明辨色彩。我怀有一种探宝般的好奇走进店面。

    半晌没看见店员,但扑面而来的是清淡的熏衣香,有点像经过处理的香草香料的味道。寻着香味,我走到约五米进深的地方,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些块状的类似碱性洗衣肥皂的东东,就先叫它“香皂”吧。每一块“香皂”都套了一个全英文打印的小标签,上边是“COTTAGE”这个店名,底下一排小英文字是品种名。左上角有手写的汉字——有“落雪百合”、“后院”、“花岗石”等十来种。拿起一块闻了闻,味道很冲,但在鼻尖上回旋的是一种洒脱馥郁的香气,有一种“香得过分”或“香得有理”的气概。又拿起另一品种,好像也是这般香味。

    放下“香皂”,转头是一个有点古玩味道的屏风,绕过屏风,后边两个桌台陈列着很多物品,但没开灯,只是点上了两支蜡烛。我只得弯下腰仔细地看那些陈列品——有实木材质的人力车模型,色泽较暗,手感比较粗糙,看来做成到现在有些年份。舀水的木瓢,大木勺,大概也有历史,并且,把它们握在手里时,第一想法就是想找个大桶舀水——看来它们传递的是一种朴素的农风。

    把瓢放回原处,我看见桌子下边还有一矮台子,上边摆放着各色的形状矮胖的蜡烛——这好像是前几年流行的装饰品。

    站起身再看旁边,是一个蒙古风格的老箱子,标签上标明的价格是850元,并且注明了“年份”是10年——看起来也名副其实,因为它的边角已经磨得很平滑了,外边褐色的漆也掉了一些。

    我再转过身才看见一个女孩,在店最里一道玻璃幕墙后边,她肯定是照看店的了——因为正在接电话所以不能出来。我看见她的时候,她也正看着我,并点头对我一笑,我也友好的一笑,继续观察周围细小的物件。

    不一会儿她出来了,大约是怕怠慢了小店的客人,她很迫切地对我说“您好”,并随我走到屏风外边。

    “这些东西很香呵。不过我闻了闻,它们的味道好像差不多呀?”我拿起一块“香皂”问她。

    “你需要仔细闻才能分别出差别啦”,她说,“当然它们的组成大致相同的,只是各自都有侧重。比如‘熏衣草’这个品种加工时熏衣草的成分比较多一些。”

    我估摸着这是个很健康自然的香料品,看样子,清淡的颜色,整洁的纹理也很好看。于是拿起几块,仔细地看看闻闻,让自己脑中对它们有深刻的印象。她看我爱不释手的样子,继续讲这“香皂”的故事——这是个加拿大女孩的创意,在外国都是这样的自然植物成分的香皂,在中国可能见得比较少。

    哦,这真是一种香皂。我想,如果洗手洗澡时使用这样的香皂,人会不会成为植物的远亲呢?

    “那香皂都是进口的啦?”

    “哦,这些都是中国产的,出口货。在这里的这些,外国人喜欢买呵。”

    “那么多少钱一块呢?”我突然有消费的冲动。

    “三十五。”她小声地说。

    “实在有点贵呵。”我想,这在中国只能算稀有的贵族用品,至少现在是。

    “不过你要真的喜欢,我可以送你一块啦。”她说,不经意地露出亲切的笑。

女孩倒愿意让我和植物们做个朋友,但这话让我受宠若惊,有些矜持地向她道谢。

    “你的皮肤是油性、干性还是中性呢?”她问我。

    “算是油性的吧。”

    她走到屏风后边,过了一会儿,挑出一块没有套上标签的香皂。“你闻闻,这是薄荷清香的,闻起来感觉很清凉。它适合油性皮肤,而且正好现在可以使。”她把香皂放到我的手上。

    它通体青灰色,有白色的纹理,看起来好像一小块大理石。闻了闻,果真有很清爽的薄荷香,忍不住使劲闻了两下,那香气沁人心脾。

    “这样好的东西,为什么不打上标签卖呢?”我有些不解。

    “这块有点老了,是两个月之前的,所以现在取下来了。回家后你把表面去掉一层,里边是很新的,可以使用,”她指了指那些卖品,“嗯,和这些是一样的。”

    她把这块香皂拿了去,仔细地用纸包好,并贴上一个带有“草舍”字样的印章标签,然后把它放到一个小袋子里交给我。

    我很感激,又向她道了谢。她说:“这本来是打算买得多的客人,我们送给他的,不过现在你很喜欢,我送你好了,没有关系的。”

    我问她:“这是你开的店吗?还是那个加拿大女孩?”

    “是一个北京的女孩。”

    “哦,真的很不错,很典雅的布置,名字也很好听,‘东篱草舍’。”

    “呵呵,谢谢。”她又轻轻地一笑。

    “店里还有什么有特点的东西吗?”我希望再了解点。

    她把我带到屏风后边,两支蜡烛安详地燃烧,烛光并没有照亮什么,倒为周围的物品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今天停电了,不过这些都是店里很有特点的。”她指着我刚才看的那些木制品说。我又拿起一个小碾子模型,小碾子安在一个小圆木墩子上,用手一拨,可以一圈一圈地转。“这个很有意思”,我说,“我希望我的屋子里能有这样的装饰品。”

    最后忍不住又问了价格,“五十元”,她轻声说,“因为做工很细致嘛。”

    我轻轻地把这可爱的小玩具放归原处。我发现自己在童趣的面前总是童心未泯的样子,而古朴清新的风物,尤其在这样的小店中,则确实让我流连而感动。

    店里进来客人了,我同女孩告了别,并忍不住再一遍感谢了她。在走出门之前,我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缓缓地深呼吸一次。

呵!浓淡恰好的熏衣香。

    正如醇厚的面包香是派蒂斯面包店的招牌一样,这微微熏衣香,在东篱草舍,弥漫中非旦无从消释,倒凭它的自然本性熏陶人性,在不言中斯文地书写一种恒久达观的神奇境界。

 

Falcon & Beagle 4月18日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旅游。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東总050623日坛二访回忆果-微微薰衣香

  1. yiyi 說道:

    看完以后突然觉得北京真的还没怎么看够,就这么匆忙的走了……唉……

  2. 天成 說道:

    北京有很多不错的小店.尤其在城里.比如东单到东四那条街上就有很多不知你有否注意过. 所以为什么我在space的标头说"这个城市有生命,他会留下记忆,连同里边的人和画儿"呢~

  3. Yijing 說道:

    你好,
     
    谢谢你给小店这么好的评价,开店的人是我姐姐。

  4. Yijing 說道:

    你应该好好再跟她聊聊,她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不光是肥皂的故事,她店中的每个摆件背后都有美妙的故事。当然,她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