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708

 
7日午时刻,突然接到张远的电话,他把电视遥控器掉到牛奶里了——因此想起给我打电话。我知道这是想聚一聚,便让他找王金花和马骏儿,金花和马骏儿又都不在家,就让他找江舸和孟浩去地坛打乒乓球,但江舸也不在家。2:45我在地坛体育馆南门碰到张远,随后孟浩也来了。
 
球简直是没法打,因为我们仨好像都已经一年以上没摸拍子了,而我上一次摸拍子是在非典的时候。我们就边侃边打,聊各自学校有意思的事情。我更多听他们讲,因为张远所在的那个班肯定一天到晚都是快乐气氛。打了一个多小时球,就去和平里麦当劳坐,张远和孟浩都够能逗乐子的,尤其是张讲他们数学老师某刘洁,拖堂到中午,在黑板写字的节奏伴随着校园里点播的歌曲——陈小春的《算你狠》,简直是经典。又讲到岳珉,这个南京来的纯情小资,每天挎一个帆布包上学,可是竟然还在偷偷练跆拳道,不知是何用意。
 
同期,我与赵南雨、陈坤、党珂和黎冬可决计今天聚一下,好歹是一年过去了。事先本来想去北海公园,但是某人又怕晒黑又怕雨淋,被驳斥后又狡辩说对阳光过敏,所以我们只能随机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南雨早上是人大附中的结业式,不过他11点就赶到定约地点了,一直在那儿等我们。随后陈坤党珂冬可也到了,不过不巧的是我们班今天突然要上一节化学课,从10点半到11点半,后来又被李京燕老师找,而且要把班里收拾干净,12点半多我才离开学校——10分钟后赶到定约地点,已经是又饿又渴,自娱自乐地狂塞了一顿,终于赶上大家的进度。
 
东武31,12:36,校门前。
曹梦醒:“你帮我拿这个包,帮我给驮到车站。”
我把包拽到车上,那包不大但可够分量,就问:“这包里什么?”
曹梦醒:“啊,骨灰盒啊。”
我:“。。。驮到什么车站?”
曹梦醒:“701路车站。”
 
东武4 4,12:39,西黄城根北街北口东南。
曹梦醒突然叫唤:“哎呀,我那天看《北京晚报》有一个‘版本’,叫‘星期六’。”
我:“‘版本’!?。。。那个叫副刊好不好啊”
曹梦醒:“哦,这个这个,反正那里边登了什么一百个最奢侈的东西,有星巴克啊,这个什么的。”
我:“小祖宗,我都快饿过去了,你说这个。”
 
不愧是四中和人大附中的高端聚会,具有如下几个特征:
1、以暴走为主线:都很能折腾自己。赵南雨从西武海淀黄庄赶到地安门,坤党黎则从四中步行到地安门,然后我们从地安门沿中轴线下行到后景山,走东线到沙滩、美术馆,然后又南折到灯市西口,再到王府井。沿公交车沿线数一数:1厂桥 2东官坊 3后北海 4地安门 5后景山 6东景山 7沙滩 8美术馆 9灯市西口 10王府井 11南王府井,正好十站地。沿途雨也下了,太阳也晒足了,好像很体现军训的意志。
2、对于书店的迷恋:沿途所去的地方,有五四书店、王府井音像书店、外文书店、王府井新华书店,其实涵芬楼(中华书局本店)我们也想去来着——不过懒得过马路,但这已然算单纯的书店之旅了。在五四书店主要是买一些国学的书,我在那里却不合时宜地买了张北京市地图,因为手太痒痒了。音像书店主要是给党珂歇脚用的,在外文书店,陈坤冬可买了那种不可读性很强的英文小说——她们在严格执行英语组的假期推荐书目,但没有经过缩写改写的原版小说对于我们这些中文版都看不明白的过客只能算是某种心血来潮所致的文化苦旅了(我写了一个好长的句子。。。) 我则很喜欢读读漫步中国的英文版,至少我有兴趣阅读,还有China Daily也很不错。在这里花销是25元。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則回應給 050708

  1. Kun 說道:

    怎么感觉你在写流水账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