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団發展中心-040412四月暖春的昌怀之旅

四月暖春的昌怀之旅

2004-4-12 Falcon & Beagle

 

    4月11日上午参加完数学竞赛,自己感觉还不错,于是和家人商议决定去山里走走。

 

    这几天北京一直天气很好。我们的心情也很愉快。决定进山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所以我们不敢在城里磨蹭,从三环上京承高速,一马平川直奔六环高丽营桥。根据经验,最快的进山路是走立汤路,从昌平兴寿往下庄方向进怀柔境。所以我们从六环兴寿站下道。

 

    沿兴寿往九渡河走的一段山路,山上的野树已经全面开花——白色的梨花,黄色和红色的迎春花。我对花的品种的分辨能力比较差,所以只能靠老爸的指引。一路走还能看见一些山坡上类似黄山松的那种枝干苍劲,比较有“骨感”的树。而浓绿的针叶如一片氤氲的云,悬缀枝干之上。

 

    而我最喜爱的树景,是这山路两旁的白桦林。通常只有在山路和缓的地方,左右各有一排俊扬的白桦,以高大挺秀的身躯守护着脚下的公路。由于白桦树实在高大,所以觉得我们走的山路很狭窄——尽管是条省道。

 

当前方公路是笔直的时候,树和路一起来看,它们的颜色、形态是很有质感层次的。我已看了这树夹路的美景很多次,但每一次都要先想到美术上的平行透视效果——你看车侧窗外边的树时,看到的都是这些树硬挺的树干的特色,但因为车在平缓坡的路上行驶得是很快的,所以你还来不及看清楚时,它们就“嗖嗖嗖”地一棵接一棵甩到后边去了。而透过车的前挡风,你能获得一个整体的印象——整齐的一排树,从上到下,上边是绿得密合在一起,中间是棕褐的干,下边是为防虫而刷的白色石灰水,三种颜色从上到下的比例大致是5:3:2。公路去年重新铺的沥青,灰黑的路面配合亮黄色的漆线,感觉很好。而每棵树的最上边,看来是绿得过分了,道两边的树的最高处的绿叶子都能混到一起,这样无形中,就盖起了一间长廊般的绿顶黑底的房子,生意盎然。

 

而若前边公路有转弯时,则又是另一番感受。由于不能一眼所获纵深不大,所以人们赏景的目光便聚集在那弯上——心系自然的朋友,你同我一样,都有一颗好奇心吧。那看不见的景色,你是否会认为它们带来一番神秘感呢?

 

我们走的这条路中间一部分能看到大秦铁路。但铁路线不会在旁边让人看个够,在我看来,它从来不将自己的真实面目展现给谁,我们只能通过桥梁、火车站等来从侧面描绘铁路的风貌。

 

按照进山的顺序,第一次与铁路相会是一座大桥。在下庄附近,转过一道山,就能看见这座桥——被举得很高,在我们头顶以上几十米的地方。这是条重载电气化铁路,主要功能是从大同往秦皇岛运煤,一次就是几十节车皮,载重一万多吨,所以桥的承重必须要设计得足够。所以当我们所走的公路毫不张扬地从两根混凝土大柱子中穿过时,我被两边的有几米粗的的截面为椭圆形的柱子深深震撼。它那咄咄逼人的样子让我只能怀着敬畏的心情来欣赏这现代化世界在山里的杰作。而穿过大桥后,我再回头仔细看它,大桥两边连着都是隧道。我想,在这样的铁路线上开火车是一件绝对经典的事情——出了隧道是高桥,走过大桥进隧道,从这座山的心里,轰隆轰隆地走到那座山的心里,这是一种令人艳羡的与大山的亲密接触。

 

第二次相会是在下庄村里,铁路在我们的左边,它的地位我们无法企及——横截面为梯形的铁路基堆得跟小山一样高。与它平行走了一会儿,我看见了一些小红房子在铁路线边上,还有房子两边各绵延百米的白栅栏——这是下庄火车站,被架在很高的地方。在铁路基的斜坡上有长长的杂草丛生的台阶,把车站与地面连接起来。

 

最后一次相会,铁路就在我们的脚下了。铁路过下庄车站后,缓慢下坡,最终从公路下穿过去。在桥上我们对它的最后一瞥,得到的是一种工业现代化的感受——四根磨得光亮的铁轨,一根一根混凝土电线杆,和架空的高压线,密密麻麻。我们只得再次在恬淡的心境中强调一遍电气化,还有钢铁长城之类的事物。

 

和大秦线说再见后,车再往前行不多会儿就到了昌平怀柔交界的九渡河桥。往北就是怀柔的九渡河镇,这里是一个岔口,往东是怀柔县城,往西北是进山,当然我们选择后者。大约有半年没走这条路了,当初前边的黄花城长城还是野长城,残垣断壁,而现在据说已经翻修一新,向游人开放了。可真到黄花城的时候,我觉得还是老样子,不过有很多城里的车停留在此,有一部分是爬野长城的,还有一部分是来尝鳟鱼美味的。公路边上有很多大牌子,上边都写着大字“虹鳟鱼”,旁边是黄花城的大湖,围起高堰,上边成为水库。鳟鱼需要活水养,自然水库不合条件。所以每家做鳟鱼的通常需要修一个池子,循环地抽水来养鱼。

 

恰是中午时分,我也觉得有点饿了。但老爸告诉我不要着急,前边做虹鳟鱼生意的有的是。后来开车一直走,路过几个做鱼的点儿,渐渐地就上山了。地图上显示,再往前走就开始爬山了,一直到四海梁隘口,出怀柔进延庆——显然在盘山公路上不会有做鳟鱼的店家。所以在荒山台我们就调头回奔,在黄花城北边一个做鳟鱼的点儿下道。

 

热情好客的渔农(他搞的算是旅游业,但兼职捞鳟鱼,故如此称呼)迎到车前。当我们停车妥当后,他告诉我们吃鳟鱼的“规则”——先钓,钓上哪条做哪条。我们都没钓过鱼,便问若是钓不上来怎么办。渔农说很容易钓,实在钓不上来我们帮你捞。

 

三分钟后,我和老爸就人手一杆开始静候“愿者上钩”。过了一会儿,老爸的鱼竿猛觉一沉,他没犹豫,使劲往上一提,一只黑色的虹鳟横空出水,但可惜老爸太急,那鱼还没咬住钩,在半空突然掉了下去。可是我和老爸毕竟都饿了,非常着急,那鱼也看来是被钓“精”了,偏偏不领情。最后我们把鱼竿往地上一撇,泄气地跟渔民说:“还是您捞吧。”

 

按照我们的要求,渔民捞上来一条虹鳟和一条金鳟(金黄色),那池子里还有中华鲟,估计没有鳟鱼好吃,另外它好像也是国家保护动物,虽说是人工鱼苗养殖,但毕竟吃起来觉得不自在。

 

鳟鱼有两种吃法,我们自然都要尝一下,金鳟颜色好看,还是不破相为佳,选用清蒸法。虹鳟本来就黑不溜秋的,准备烤了吃。

 

我们还点了一盘山韭菜炒鸡蛋和一份棒子面饼。山韭菜炒鸡蛋味道很好,韭菜是山里采的,比城里买到的菜农种的要小得多,但味道却更觉精致,鸡蛋是无污染柴鸡蛋,炒得恰到好处。棒子面饼我原先没有吃过,爸妈说这是他们小时候盛行的主食。想想现在吃的粗粮也比较少,——而粗粮据说是最有营养的,所以我还是饶有兴致地吃下半个。

 

鳟鱼宴毕,我们踏上返程,再路过黄花城水库那些做鳟鱼的地方,由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那儿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返程我们决定从昌平县城走,于是在过九渡河桥后的岔口上,转往沙岭方向,这条道很少有煤车等大货车走,所以路面非常干净,群山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中,山腰的垄子都种上了作物,路边或垄子边上的苹果树和梨树等都开花了。走在下午的山路上,我们的心情是明快的。

 

下了山,一路畅通地到了十三陵镇,再到昌平东关,上八达岭高速,一个小时后我们即到了家。这次四月暖春时临时决定的昌怀之旅,就算画上圆满的句号吧。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旅游。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