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団發展中心-050125糖葫芦与苦丁茶

糖葫芦和苦丁茶

——记两件为我准备的冬天的礼物

 

    糖葫芦的确是人们冬天吃的,苦丁茶是不是冬天普遍的茶饮料,我没有考证,但估计不是,因为所有提到苦丁茶的书籍无不提及,它是清热败火的饮料,可以精心宁神、去除燥气。这燥气大概是夏天容易沾上的。但这并不说明苦丁茶不能在冬天饮用,而我所以把苦丁茶作为“为我准备的冬天的礼物”拿在这里抒发感想,是根据我的独特体验——精神上或是说心境中的体验,并不是根据它的那些于身体的效用。

 

    今年冬天我吃了许多串糖葫芦,饮了很多杯苦丁茶。在准备期末考试的几个晚上,我通常放学经过家附近商场时买一两串糖葫芦带回家,作为晚上看书时的“嚼口”,而吃渴了,就会不自觉地起身到厨房取一个玻璃大杯,放上两三片苦丁叶,用饮水机里热水泡开,饮用解渴。这两件吃的(饮料也算作吃的吧)就这么建立了联系。我后来注意到这个联系,觉得十分有趣,可为什么原来没有这样的习惯呢?有一天读书眼睛累了,我就边闭着眼缓神边想:夏天没有糖葫芦吃,因为商场里没有卖的;夏天吃甜食或运动完渴了也耐不住性子泡开一杯苦丁茶——事实上,我们都是喝可乐这样的碳酸饮料解决问题。春、秋两季,上火的时候,母亲会贴心地煮糖梨水给我喝,有了糖梨水就不需要什么茶饮料了。看来这一样甜的,一样苦的,在冬天里缘分般地一齐献给我,我的舌尖还在微甜与微苦间摇摆时,心里好像很清楚这种“缘”了。我喜欢这种感觉,并把它们看作为我准备的冬天的礼物。

 

    后来我又发现,这两件礼物的缘分不止如此。

 

    吃糖葫芦的时候,往往能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或是一些美好的事物,整个人也会荡漾在童趣之中。有一次吃糖葫芦时想起我的幼儿园生活,想起小时候住的京棉一厂大院院里一只当时怎么也琢磨不明白的风向标,想起外公带我遛弯儿串的一个个小院。我把这种感受写在短信上发给了我的同学,他们竟也有类似的感受。李想回复说,尽管不能品尝到(糖葫芦的)滋味但能分享感觉;张梦莹说“我看到糖葫芦就想起爷爷来了,小时候他总是买给我吃”,而小吃给她的感觉则是“富有人情味”。

 

    糖葫芦如此能激发人们怀旧、回想童年的趣味大概是因为它的名字和形状都很有童趣吧,那甜甜的味道也贯穿了城里每个孩子的成长轨迹,在这些方面都与童年的记忆、感受极其相似,人们的移觉也便是情理中的事情了。

 

    我还会想起那首令人感动的歌,边吃着糖葫芦边轻声哼唱,心中便会有很多感情的思缕错综盘杂,随着轻扬的歌散逸开来:美好、幸福、团圆、怅惘和伤感。

 

       “都说冰糖葫芦儿酸,酸里那个透着甜……”

       “糖葫芦好看它竹签儿串,象征幸福和团圆……”

 

    糖葫芦也便能算是我的一个精神慰藉,而苦丁茶,类似地也是冬日里一份别致的精神食粮。

 

    一月份《中国国家地理》有一篇介绍苦味食品的文章《舌尖上的苦旅》,里边有这么两段描写苦丁茶的文字,我极其喜欢:

 

“‘苦丁茶’三字有一种宁静独立、苦而不怨的气息,像宋元时期的一个别致曲牌,给深陷红尘的都市人一种温暖的慰藉。

“平生所遇盛宴,味是真美,可吃过常忘。而苦丁茶饮则不忘。除了茶类饮品那种普遍的清苦之外,苦丁茶别有一种别致的苦味,那种苦经由舌根,直指人心;人内心的悲痛之苦仿佛在那一瞬间被换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带有痛感的快乐和安慰。”

 

    从我的体验来说,在历经困苦挫折时,苦丁茶带来的“带有痛感的快乐和安慰”让我感念不已。而平时生活中饮苦丁茶,在我看来是在培养一种坚忍的品性,养成一种逆风飞扬的底气和意志。苦丁茶总是让我回味余久,里边承载的坚忍、后起的意念每每唤起我的奋斗意识和令我骄傲的苦乐观。我总是对这份礼物报有敬畏与感激。

 

    可以说,一串糖葫芦,一杯苦丁茶,已是两份让我无尽受用的厚礼,架起了我这个冬天的生活。

 

 

2005年1月25日

邓天成 西总柳芳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