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709

下午2:30,中关村北一街的中国科学院某情报社中心<科学与中国>的活动, 我碰到了向往, 还有高二的谢雯,田昊枢,同年级的陈冀然,刘西平和某一班的女生。在最后的大厅处,还遇见了清华附中前期参与海南水稻农艺性状考察活动的宋歌和王端。王端明日要出京旅游,遗憾不能参与聚会。
 
指示线沿革:西武31/53B,
步行,柳芳,东总光熙门1,2,北三环主路302路静安庄站
302路,静安庄>人民大学>中关村路口
步行,北四环西街北沿,左2中关村一街,情报会社大楼
47路,中关村一街>保福寺>南总北太平庄,与刘西平等
步行,北太平庄南北线,北三环中街北太平庄路口西南,北三环主路300路内环北太平庄站
300路内环,北太平庄>安贞桥>静安庄
步行,东总展览中心2,柳芳
 
这又是一条烈日下的暴走路线,但到最后我竟然差点被雨淋到。。。由于没有吃午饭,我在某老汤卤煮处磨叽了约10分钟,立刻就是乌云密布了。
 
5组何祚庥院士长侃了1小时又11分钟,在某30-40年代的侧面给我们剖析了大历史,实际上作为一个理论物理学家,人们好像更应该把他评价为一个文史与理学的“文理中人”,毕竟他在哲学或者是科学方法论上也都有建树。——和院士的对话是拘谨的,毕竟中科院资深院士联谊会的院士们都是80岁以上的老人,何祚庥也有78岁高龄了,如果我们之间有意识上的共同之处,仿佛也就在大历史了。所以今天方法性、具有时代变革特征的东西谈得非常少。
 
多谈历史沿革,少谈未来变革,是个可以被适应的策略。而何院的叙述是很精彩的,他与身边92岁的专攻电信电力的物理学家罗院士,差了一个年代,所以二人对于历史的有错致的叙述,相得益彰,引人入胜。
 
天津,延安,上海交通大学,上海百乐门,1937年7月7日上海报刊的号外:抗战爆发,西安事变与对于蒋介石委员长日记的追索,何院等18人苦思革命与科学的结合之路——17留在大陆:1随国民党去台湾>美国.的选择,出国留学,抗美援朝匆匆回国,团队奋进搞两弹一星
 
他们的回忆止于大约1965-1970年。这和上次来四中访问的两位院士回述的大历史是前后吻合上了,后者把建国以来五院对于祖国航空航天事业的贡献详细追述,航天城,航天人,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巧合的是,他们的回忆约摸开始于1956-1965年。
 
同期,画外音,与我们往西看远处的太平洋电子城,在夕阳的照耀下塔顶熠熠生辉。中关村和中科院的大院落,连同北边的水清木华园,上地清华园和南边的一片院落,承载了这个国家的成长,科技这种核心的成长,他们还将技术化和产业化联合在一起——清华北大和上地、中关村就是一例。中科院环境怡人,各院所错落有致、疏密不一地分布在南起北四环、北到圆明园南线的广阔地带,它又是未来:我们要书写的一部崛起史的发动机。
 
崛起,是连续的愿望,它是连续的。连续是崛起过程的最重要特征,崛起只是崛起这个过程的结果之一——崛起的时候,我们还会带动很多跟着起来,还包括别人怎么看我们等等,那种连带效应无限。期待崛起,但连续更重要。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