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710

 
今天和寒假海南水稻农艺性状考察团的7位同学:四中的刘麒智、于立竟,人大附中的吕程和即将上初三的孙术乔,清华附中的宋歌,五中的朱霏,166中学的张彪——在暑假开始之际会面了。在相互联络的时候,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你寒假的论文写了么?”不过看来大部分人,在从海南回来后,后续工作是不了了之。也的确是环境让我们顾不得这些,学校的功课做好毕竟是最基础的。
 
定约是早8:30在地铁2号线西直门站A口集合。吕程是到的最早的,张彪也到的很早,不过在地铁站里转了一会儿圈子。麒智恰恰赶在定约时间到达,于立竟则因为在复兴门地方堵车,晚到了10分钟。然后我们给家住在南韩家川(国防大学前)的孙术乔打电话,后者直接乘坐331路从南韩家川(韩家川南口)到香山。
 
指示线:
东武16,地铁1315柳芳站>地铁2号线东直门站>地铁2号线西直门站,8:11
东武高西2C52(除孙术乔外)904路西直门站>904路香山公园前站,9:45
高西东武0246(除孙术乔外)360路快香山公园前站>360路快白石桥站,15:23
东武15/37,白石桥>地铁2号线西直门站>地铁2号线东直门站>地铁1315柳芳站,21:20
 或张彪,111路白石桥站>111路崇文门站,?
 
今天我们一行8人历经2个多小时,排除了中途出现了各种“故障”,全部登上香炉峰(557),并且发现这个所谓的“鬼见愁”原来不过如此。香山公园的后劲儿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大了。它的西南方向的后山是可以到八大处的七处的,只要翻过八大处气象台的那个山,这让我们有一些期待,尤其是今天,登顶的时候是阴天,南边雾气很大又增加了一些神秘的感觉。
在香山最西的平台(香炉峰往西第二个平台)往西极目尽眺,燕山余脉层次错落,西北方向可以看到军都山南线的山脊。但想到前边那座山后边竟然是在建六环路,那种自然般的神隐与神圣荡然无存,够让人败兴的。
 
10:19,我们从最险的北线登山,这对于体力有一定要求,但是有所失必有所得——北线既然是最陡的,它必定也是最短的。拔程约1 500米,2 300级台阶左右。开始我们兴致很大,走得很快。但到大约400级台阶的时候,宋歌掉队了,并且看起来很难受。进程被连续性地暂缓,我们甚至在全程四分之一左右处就开始了长达20分钟的休息。对于宋歌,她大约是好久没有爬山,突然过猛地爬很不适应的缘故。北线既有线的服务人员说,这是用劲儿太大,平时没有这么大运动强度,所以突然就晕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只有等待她能自我调整。400-900级我们用了一个小时,后来宋歌总算调整过来了。先期,除了我和吕程外,其他人都到了1 300级左右处的平台在树荫下休息打牌。等我们在1 300处集合的时候,打牌的人抹抹嘴,竟然打起了退堂鼓,要往下山方向走。
 
北线既有线的常年登山老人说:“选择北线,你就选择了挑战。现在下山,虽然轻松,但你有一种负疚感。现在继续上,的确艰苦点,但你会有更多的成就感。”
 
都是在一念间——我们进行举手表决:结果只有我赞成继续爬,五个人弃权,表示无所谓,但吕程和朱霏赞成下山。好在最后是我决定,——哈,我认为这个结果是6:2,所以这个可怜的小团体不得不继续往上慢慢挪窝了。实践表明,这种选择是正确的,至少对得住今天的诡秘的天象,不往来一遭。
 
 在1 700级的高平台的时候,突然不晒了,天阴了起来,而且有不错的风,吹得到位得体。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 宋歌原来是学文了,我们看见她完全恢复,而且边爬山还乐呵呵的。
 
不管中途再发生了什么,12:55的时候,我们全部登上“鬼见愁”,并在西边的一平台合了影。在13:20的时候我们往下山走,由于都有点疲乏了,我们没有选择重复北线下山,当然也没有选择缆车——虽然意志最不坚定的人看到缆车流了不少口水,但40元的票价无疑是一个禁令,最终我们走中线下的山。1:40左右开始下雨了,闷雷在渺远的地方呜咽了几下,大雨点便下来了。随后雨突然下大,我们正好在中线的上中段部分,郁闭得并不丰满的树林中。有人滑倒了,我们也不能把战线拉得很长,只能就地等雨峰过去。
 
这让我想起了去九寨沟的时候,在则查洼沟上行的原始森林里,那是一个中午,森林里下了雨,这两者的局况是类似的,但情态则很不相同——原始森林里的雨是调味品,起一些味精的作用。这里的雨是道配菜了,甚至有点喧宾夺主。我很纳闷我为什么想到了这个,后来想,这大概是香山的魅力不如九寨大吧。是啊,香山的后劲儿太小,我在鬼见愁时想到那边竟然有六环路这种东西,足以见得这片都够小菜的,而九寨真让人有仰畏自然、亲和自然的冲动。在长海时,我很想到海子拐到山后的那边去看看;原始森林时,也有想往深处走的野兴。
 
由于不是主流,不在主流视野里,所以拥有一片广阔的天地。但愿它永远别是主流,但愿决定主流的那些人审美还是次一些吧——我们评论于立竟昨晚去听周杰伦演唱会时说,人家唱歌你叫个鸟啊,何况那又不是好听的歌,你好这个,怎么不和人周董挽着手出来呢?
 
朱霏补充说,不,我们还是要相信周董的审美吧。
 
——鸟,周董如果相信自己的审美的话他应该很不自信才对。
 
想这些的时候,雨小了,梯队又慢慢往山下挪步。由于中线很长一段路是无台阶连续下坡连续急弯,所以林子里出来的水汇成小溪,在某些不守规矩的地方还打了两三个水涡涡,那么回转地就下去了,一会儿到左边,一会儿到右边,所以我们总要跨过小溪。这被当成乐趣,最后据统计,我们一共跨过了十二次小溪,到达了下中段,路平整也不滑了,下午2点半左右出了香山。
 
*******
随后我们又去了钱柜,主要是听歌王朱霏展示靓喉,朱虽是外表看起来不大阳刚的一男生,但唱歌天赋绝佳,每一位女歌手的音色都能极致模仿。王菲、周蕙、梁静茹、萧雅轩、蔡依琳、许如芸、飞儿、S.H.E.等等,由以许蕙心的《七月七日晴》作为典藏曲目。朱唱歌时进入状态很快,吕程手中的Sony DSC-F717一直就把那10倍长焦对着他,记录下每一个细节——每到动情处时,他好像有如看破红尘一般,在给我们深情地讲述爱情原来如此虚伪、如此不可捉摸,这个交际圈如此冷漠,等等,都融在歌里了。他唱歌时手总是来回抚摸胸脯,眼睛长眯,精神状态为深度麻醉,整体外观令人叹为观止。那手代表了他心灵和爱意的消逝——他的心也在憔悴中颤抖,呼风唤雨中在致力创造一种100%原汁的归属感。歌唱无代价,唱歌是使命,在我们看,好在他穿的是耐克的T-shirt,要不然胸脯那部分早就该被手来回地磨烂了。
 
钱柜就喜欢这种人,把唱歌看得和洗澡一样神圣而纵情。这是个精神澡堂。
*******
 
后期,我们聊到了假期和中长期的计划:朱霏,化名小祚者,即将在八月访问台湾。麒智明天中午的飞机去香港,我15号飞夏威夷,吕程则要在最近飞加拿大。当初16人的水稻团,今天来了8人,也很不错了——张彪和李亦婷要去鄂尔多斯参加生态考察,李今天还在为自己的勤工俭学的梦想打工——值得敬佩,她算是先行者了。而胡竞则抓紧时间补课,三名要上高三的五中团友则要参加学校的额外课程。总之,每个人都在珍惜暑假,至少都在行动,就像爬香山一样,相互勉励,最后是过来了,有不少收获。“合作愉快”是我们之间最爱说的一句话,碰个面,然后远走高飞,谁知道下回什么时候能碰面,谁知道下回远走高飞,能走多远、飞多高呢——岁月流转,唯有不变的信赖,在盘曲中串通心意,还能来回地翻唱,从不褪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050710

  1. Max 說:

    呵呵 很有意思我曾经和同学一起走过中路的小土路上香山 那又是另一种感觉了在北京很难找到自然的博大 找到对自然的敬畏 更多的怕是人对自然的挑战了 爬香山也是一种啦DSC-F717应该是5x的Optical Zoom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