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711

 
今天起来的时候,已经是10点了。母亲早上出去的时候买回来三个牛肉包子和一碗炒肝,在刚起床的糊涂状态下把这些东西塞到肚子里,突然想起母亲曾提过的朝来农艺园。今天多云,适合出游的好天气,我说想去朝来看一看,母亲也同意,于是揣上相机,就出发了。
 
指示线:
东武64·966路展览中心站>966路(北来广营)朝来农艺园站(本线中央北行)
东武64·707路朝来农艺园站>707路农展馆站,13:25
东武50/57·117路三里屯站>117路雍和宫站,14:09
雍和宫南北线>金鼎轩>雍和宫二环辅路路口东南前
东上57·62路雍和宫站>62路和平里站,15:38
 
朝来农艺园是很个可爱的地方,我们到那里的时候,正门正播放着“繁花似锦”轻音乐(这是“郁香花园”里的一首——让我想起了金盏的郁香花园)在北京东区,除了朝来农艺园和金盏的郁香花园,在东坝还有一个千亩高效农业观光示范园,当然,朝阳农场和潮白河农场也有农艺示范区。实际上,农场这个词就挟之而来乡野的味道,足够城市里的人喜欢。
 
实际上,我长这么大了,树和花只认得少数的几种。各种蔬菜是怎么长的也都含混不清。这就使今天在农艺园的参观充满了奇异,比如苦瓜、西葫芦和南瓜长在藤子架上,还有扁豆和豇豆也是,另外紫色茄子的茎也是紫的,还有小西红柿,和大红枣一样的形态。温室大棚不像想象的那么热,不过湿度是很大的,植物的长势也不一——在一株上的小西红柿,从上到下共6颗,分别是正红、品红、浅红、黄、黄绿、浅绿色,我的第一直觉是各个植株挂着红绿灯样的小串灯笼。可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西红柿成熟期不一样,它们之间紧密挨着,谈不上谁受阳光多谁少,也没有营养条件的区别。我只好把照片保留,期待以后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在藤架间,我们看到一个无比巨大的蜘蛛网,是同心多变形的,可以近似看成同心圆加上许多条放射线,半径有一米以上。
 
农艺园南区是高科技温室棚,全套设备是从荷兰引进的,据信是世界一流。这种高科技农业高度密集化,投资很大——全棚统一中央空调、温控设备,地上、高处曲折回环的管道,每一株植物的根系土区域都相对隔离,自成体系。当然这种高度密集化的农业我们只能在示范园里见到,虽然它的产业效率极高但是由于前期投资巨大并且技术要求高,所以无法在我们国家推广。我突然想起荷兰的观赏花卉,估计就是用这些高新科技设备批量生产的——也能看出它们物流的现代化,象郁金香对保鲜的要求很高,从批量花卉工厂,到国际花卉市场,再经航空运到客户处,能保持花的新鲜,对运输流程和运输单位的管理协调都有很高的要求。从花卉市场可以看到,技术不仅是我们所重视的、靠引资引进的物质新技术,还包括先进的管理体制和经验:这些“软”的东西被我们凑凑合合经常敷衍过去,也许我们的产品质量上竞争力很强,但最后总让人感到欠那么一点点,就大概在这些方面上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