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07

 
转载自千龙论坛。
 
在午前新闻上看到印度国防部长谈阿鲁纳恰尔和中国、不丹之间的领土问题。随后就在千龙论坛上看到这篇墨脱徒步行走线。墨脱、下察隅,这两个名字听起来心里略有些颤悠,虽然都是中国的县、乡,但是去那里十分困难(墨脱是全中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而据该文所述,墨脱通公路了,但随即被泥石流和山洪毁灭了。),而且要办边防证。
 
克服艰难困苦的人是值得敬佩的。尤其是墨脱行走的主人公,他是从波密进入墨脱、一路上山,除去像簸箕一样颠簸的大卡车30公里悬崖路以外,他需要步行80公里左右,要随时防备头顶上是否有足球一样大的石头滚落(该种事件出现的频率极高),要随时忍受不知何时进入脚底、手心或者体表任何地方大啃大咬的山蚂蟥。他只穿了一双解放鞋,要过碗口粗的独木桥(桥下是通向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支流的激流)。他身上只有200元人民币——而作为交通极其原始的县,当地物价齐高无比。门巴族人的习俗是给外来人下毒……
 
通读全文燃起我无限的敬意和感激。我不大愿意从事生命冒险活动,尽管我很想去那儿看一看,况且这亦是一种极其珍贵的体验。但对于英雄,亦有敬畏之心。感激是因为他带来了音画——尽管没有照片,但在长达30多分钟的阅读中,我仿佛历经了一次心中的墨脱边防线之旅,故有感激。同时也感恩现在的生活,并增加了些许的认识和信念。
 
作为具有连续性的,算是对西藏建立自治区40周年的献礼吧,我将该文作链接于此,期待与更多人分享并感受这个“秘境中的莲花”(“墨脱”藏语意)的圣洁、珍贵与所带来的生命启迪。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