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09-1

 
今年教师节是难忘的。在我的高中,我们的文委拿出了一套全方位的教师节谢师解决方案,其中最让人欣赏的创意就是献给原班主任老师徐雁老师的那份——一张空白磁带让每一位同学都说上几句想跟老师说的话。每个人都录了音,时长大约是35分钟左右。我是最后一个录的——午前,我的语音舒缓而稳健,突然找到了播音员或者央视10套某内心独白节目嘉宾的那种感觉。因为我听过大部分的录音,心中一直保留着这份暖流——已失去,才知珍贵。我说,这大概是咱们七班留下给您一个“口头与非物质遗产”吧——这话不是在拽专业名词,但的确是来自故土的声音会惹起“乡愁”,那是肯定的。
 
我想,在去年的这时候,我也是代笔全体7班的同学给老师写了一封信,徐师一直保留在工作桌前的竖栏上,那年转来,献的一杯清茶的香气没散,那破钟表转了多少圈,那是一种怎样的诧异的停滞和架空的一年回忆弥散型的漫游——我说不明白这个事从始至终是怎么回事,但转过来一年,又悠悠地漂过去很多,你眼睁睁看着它都过去了,它过去了也没过去,也没卡在那儿。保留给你散光的眼邈远的线条印迹。
 
然后李洋旸很正经地跟我说:“昨天,我到雨季了。”我打了一哆嗦,差点没顺着台阶滑下去。
 
我终于腾出时间没有忙下周的报告和图书馆的那些遥感方面的资料,抽出时间去大食堂吃了一顿饭。光聊天来着也不记得吃了什么,扒拉了几口米饭,一个笑话得把五分之一都呛出去。这后来导致我晚上在柳芳太子东武店聚会时极其的饿。那是后话。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