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09-2

 
我和党珂没找到贾雪萌,只好连行到171中学和平里北街本部(厂桥地方-南北小街-小街豁口-柳芳地区,东急14E 东北A2 东北A2 东武26)老师们搞活动,我们竟然被拦在外边。我非常生气——我们用了31分钟从学校骑到母校,这是非常快的速度了,但竟然被拦在这儿——于是在门口期待学生处陈宇老师来让我们进去。最后还是李金岭老师出来乐呵呵把我们“认领”了。在三楼碰到了于越和赵南雨等——南雨虽在人大附很远地赶过来,但他们学校今天放了半天假让他前期到着并遇到了更多的老师,还有周晓娟和岳珉。
 
在教学楼主楼南操场北侧的过道,我碰到了班主任牟昀老师——我已经将近一年没给她打电话了,“白眼狼”得可以。一见面有很多事想说又不知道说什么,就盛情邀请晚上吃饭,慢慢去聊。阿牟右臂贴了一个绿色的"8",正在参与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跑过来跑过去还要保持欢呼尖叫的游戏。
 
前期我们在8楼“舞场”的外边碰到了英语李云霞老师,就会呵呵地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用李师的济南口味的普通话就是“哇,你可真(zen)够麻木(maa-a mu)的”。合影的背景是莫名其妙的,不是垃圾桶就是两张奥运冠军大特写。同期还有刘雯老师引起了我们的尖叫,——这是初一的英语老师。还有物理侯维军老师,出来把那大手隔过一位老师就和我握在了一起,哦,哦,太棒了。
 
学校地下餐厅的座位共有1248个。刘洁老师为我们几个回到母校的毕业生泼一大盆冷水:“去,数数咱学校地下餐厅有多少个座位。”数学组参与的一场以数数活动为主的竞技项目让我们感到极其不可思议。而刘师在那里乐不可支,情况很让人看不懂。
 
而盛宴在“大江南”举行。我和李老师一起在队列的最前边,推着车走。我和李老师聊天,李老师气色很好,眼角也没有血丝块儿了。我建议李老师一退下来就多出去玩,还举了我外婆的例子——每周从通县玉桥(地铁1号线果园站,东通州玉桥)坐公交车——还专门走京通辅路那种,长达两小时到达北京西北的香山,爬山,在山上吃带来的东西。这样身体状态好很多,我们孙子辈儿的看着特别高兴。我真把李师当作亲爷爷看待,能和我们分享这么多,该是我们为他思量的时候了。我们的八班是争气的,李老师接过这一轮,可能还有一轮再退,也可能还要到高中再为高考学生操心。衷心祝他工作省心,身体健康。
 
东武1 地铁1315柳芳站A口,北土城东街北口
东武1 北土城东街
 
总体来说“大江南”的菜没有“俏江南”做得好。这顿饭,更多的是买来好时间大家来叙旧,大家来找碴。吃饭倒是第二位——我点了冷腰花、大锦鸭、泡菜土豆泥、杭椒牛柳、香干肉和“千里飘香”,党珂续了油麦菜和甜藕根。舌头比较麻木,几道特色菜都没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吃起来。淮扬菜我钻的太深了,也可能要求太高了,但宴江南、俏江南还有孔乙己的确比这儿更精品一些。菜上来也没人动筷子,都在哇啦哇啦地说,从分组讨论到群聊到舌战。硬是把三桶大可乐和两桶大雪碧补充口水进去。后来我忍不住了,因为我是真饿了(其他人都是来混事儿的看起来,在饭桌上),就喊“动筷子!动筷子!吃!”
 
出于健康理念,我们决定使用公共筷子和公共汤匙。这一来麻烦得很,尤其是服务员,皱着眉头满足我们对于筷子的需求。不过适应了感觉非常不错。席间有各位老师来“讲几句”,阿牟还要给我们加菜但被我们强劝谢退了。饭桌上连续爆猛料,经常演绎拍案惊奇。
 
合影:1、李云霞老师和我们的合影,张远和我两位“得意门生”分列左右。张远在班竟然做团支书!不禁让我想起我现在班级的那位昨天甜甜地叫“徐妈”的“小拽”,啊,团组织在基层竟是如此活泼而富有激情。。。
2、被拦在门外的同学——他们等待老师认领。学校为一场活动做出如此谢客举动——都是毕业生啊,让人非常难以理解。我们是幸运的。
3、为敬爱的李金岭老师祝杯
4、大合影。左起,赵南雨,张远,上:戚炜,下:万仲尼,张麒,英语刘雯老师,上:于越,下:刘老师袖珍的小女儿,我,英语组康丹丹老师,党珂,刘可佳,郝钰,语文牟昀老师,许珊珊,上:崔阿迪,下:曹畅,黎冬可,陈坤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