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10

今天下午我到科协的刘丽老师家做客,并且和她的儿子——下周一将结束暑假赴美国大学继续学习的王伊文见面。
 
指示线:
东武1/西武47,302路 静安庄-海淀镇,海淀黄庄,14:15到着
西武47/东武1,731路 海淀镇,海淀黄庄-静安庄,17:27发
 
      今日恰好刘老师的父亲,中科院刘东生院士(也是资深院士,洼里西-中科院地质所)也在家,他很有兴致地来到客厅和我聊了不少。刘院士去年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在刘老师家的客厅里可以看到很多他的照片——温家宝总理的来访,胡锦涛主席为其颁奖时的照片,还有一些与其他科学家组团访问各地或报告会的照片。最珍贵的一张是国家领导人与科技工作者的合影,刘院士坐在第一排正中,在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之间,足可见国家高层对于科研工作者的重视。
      刘院士先简单地问了我暑假之行和关于我的学校的一些情况。随后我对他地质所研究的内容——我国黄土生态的研究表示了很大兴趣。他精神特别好,就给我细讲起来。大致地质学家对于黄土高原水土保持和黄河下游悬河问题的解释是这样的:从西北和外蒙古每年刮来大量风沙,粗沙主要沉积在河套以南,陕西榆林、神府东胜煤矿大区,而细沙则继续南行,主要飘落在陕西的中部甚至更南。而黄河下游的河床不断垫高主要是粗沙的“杰作”,而现在小浪底的调水调沙主要也是期望把粗沙调走,一直调到入海口并沉积下来,为共和国最年轻的城市——山东东营市制造渤海圈、也是中国的最年轻的土地。
      后来刘院士又提到科学院,曾经来到四中与物理组同学交流的庄逢甘院士曾和刘院士在1975年一起赴美考察。很自然地他提到了中西方在教育、科研上的巨大区别。首先从大面上,我们从体制到现实总体是落后的。高素质的人是全才多能的,在这基础上发展一门专业,而不是抛弃其他、只深入考究一门专科。但他认为,比较保守、模板式的中国教育模式和我们的传统文化有很大关联。而且理学总体是西学,欧美人容易适应一些。(这点存疑,因为中国理科基础教育较西方扎实而深入,西方的教育侧重于培养学生创新性、团队合作和其他融入社会所需素质)我打趣了一下,好在现在私塾没有了,我们的教育还是在进步。最后得到的认识是,现在教育是普及阶段,而不是特别强求质量的时候,教育改革的深入推进需要时间。
 
1、听刘东生院士讲他和地质所科学家关于黄土生态的研究成果;
2、和刘丽老师、刘院士的合影;
3、和学长王伊文的合影。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5 則回應給 050910

  1. Talia 說道:

    觉得你好象老有地方可以玩““呵呵昨天刚知道原来你跟杨云飞一班“有她Q的话告诉我一下哦“哈哈谢谢`

  2. Adam 說道:

    如果要写我的名字就应该写对嘛…..是王子风,不是王子峰…..另外我现在在新的班级,就不要写以前的副班长的事情了….去改一改你的描述….抗议就不表示了…..呵呵

  3. Adam 說道:

    另外,我的感性也只是针对某个人呵….

  4. Adam 說道:

    不好意思,总是一句话说不完…这位老科学家我好像听说过,是不是因为这项研究还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成就奖?就是那个500万还是200万奖金的那个奖?我似乎看过他的报告….

  5. 天成 說道:

    …描述改了,要还是不满意呢就提供一个“官方版”的吧。刘东生院士获得去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课题也是他所谈到的这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