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23_2

 
本周的线索之一是红绿灯,
 
9月19日周一,下午5:45,邱烨麟、郭一鸣和我,东武22,交道口南大街方家胡同切行红绿灯北行线前
 
交道口南大街是条小店街,有不少用于行人通过马路的切行红绿灯。平时郭一鸣和我骑车通过这些时是置之不理。但今日大约是我们三个间微妙的某种关系,使大家都拘谨起来了——邱烨麟和我都很守规矩地停在切向线的里边,搞得郭一鸣很郁闷:“不要弄那么正规好不好?”
 
我们走的是东四十条-交道口-地坛-蒋宅口线,是较绕远的一条回家的路,但感觉很快就过去了。邱烨麟兴致勃勃地给我讲他在模拟联合国北京大学会议时的经历——他是大会的最佳表现奖,凭借出色的英语口才和思辨能力,这让我十分敬佩。同期,他也讲了暑假期间去英国伊顿中学的体验,我也利用有限的一点时间与他分享了我在夏威夷的一些从“上学”到文化上的体验,彼此很惊讶地看到,英美虽文化同源程度很大,但在具体社会生活、习俗到教育模式都有很大差异。和他交流的乐趣是特别大的。
 
9月22日周四,早7:06,龙翔和我,前海西街(柳荫街)丁字路口西行线前
 
我一早就都在想着报告的事,在那路口前停下来也只是两眼漠然地望着前边,好像还能看到西山的样子,但脑子却被各种想法绞作一团。一个人在我左边大喘气,而且根据感觉是他已经跟随我有一段距离了。我一转头,是龙翔,先是发表了对我呆滞感知力的无奈,然后说:“这个路口能红灯停下来等的人真不多啊。”
“是啊,但是咱们学校的同学一般都很守规则。”
“不一定吧。怎么我碰到的就不是。”
“我碰到的是差不多都能等的。而且两个人停下来等了,后边的人也大部分都不闯红灯了,‘排头兵’还是有影响的。”我想到这事情挺了不起,很多人因为有两个人守规则而变得自发地守规则,至少在这一次上,与我们也是很有意义的(我在这条路上是经常碰见李洵,都能守规则)
 
9月22日周四,晚9:48,我,东武19,小街北东直门内街南北官厅路口北向线前
 
小街的晚上,有的是小街的色彩。小街的色彩除了它与簋街横交的“边城小镇”和“花家怡园”两家外墙立面淡雅的色彩外,更有特色的是在深蓝黑色的天幕中,没有被树枝遮住的两个并排的红绿灯,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红是贯穿小街的红,黄如地平线低起的亮月(可惜红绿灯呈现黄色的时间太少了),绿是邈远而意味深长的绿。
从南新仓到北官厅大约800米长的小街北段,往来车辆特别少,被淡漠的路口无作为地衬着天光:在这段不闯红灯的理由是什么大概是为了完整地看到一轮红、绿,和最难忘的小街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050923_2

  1. Unknown 說:

    我已经偷偷进入了妳的网站,留了个脚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