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015

 
今日运动会,经过大家的奋力拼搏,我们的竞技成绩总分还是完美地定位到了颇有缘份的“第七”,还是没有进入年级的前一半。3班是总分最高的班级,让我想起闫伟的一句话“我们不喜欢搞那些花活儿,实力最后说明一切”。我们虽没有体育特长生,可在若干重要项目上仍然取得较好成绩:运动会大项4X100米接力,男女生分别获得高二年级第3、第4名。唯一取得的第一名是钱坤的三级跳远,11.92米。
 
不过我们终于在所追求的“道德风尚奖”上了及愿景——和美国犹他州接待友人共爬长城的万晓蒙该很欣喜班费口袋里又添了张百元大钞。在该奖项的评比上,我们班得到28.5分,比第二名高二(12)班高3.5分。从入场式开始,我们在运动会展现的风貌便渐入佳境——入场式队列前所未有的好,队列分+3,口号+3(相较我们第一次预演的0分和第二次+1,这次着实让人惊喜了一把),啦啦队由大皮皮、教主、郭思远和莫唯书带领,多点开花,完却了一种博大的竞技精神——不管是认识的、不熟悉的,兹从北跑道跑来的人,只要不是记者都能听到啦啦队的助威声,“激情忘我”的七班同仁无疑是全场的亮点,不过今年的黄豆还是没有去年敲得烂——没有达到预期效果:8点钟每人手中一瓶黄豆,10点钟人手一瓶烂豆,12点钟每人手里一瓶豆浆。虽是如此,热情还是感染了兄弟班级,同期是啦啦队阵容+3,口号+3。班牌设计自是不用说,+3。场地布置——王倩男通篇色彩淡雅的创意让评比老师突有空灵脱俗之感,+3。最后是宣传稿件——向往和曹梦醒准确地把握了比赛对稿件需求的脉络,使入选稿件7篇,+3.5(2班是8篇,同期)。
 
我的项目1500米跑还是没有完成“前边的人和后边的人一样多”的任务。径赛竞技会让常人感到很郁闷——因为体育特长生永远好像在跑道上“飞”一样,而今天呼吸又没有协调好,导致第三圈的时候从稀稀拉拉的长跑队伍中间宕下去了。不过回去的时候,看到好多人都挥手“看到你跑啦,还喊了两嗓子加油呢”,也很满足了。看台上究竟如何躁动无从知道,而余淼在东北角沙坑边守了我四圈助威,“猛哥儿”的嗓门让我印象深刻:大约是回报昨天体活刻我们为他3000米跑翻圈式的呐喊了。两逢田昊舒,都只是他跟我笑,却让我感到好像又在报告厅说了一中午话似的。若干位不熟悉的高三学长也在赛前聊天时“传授技巧”,不过一比赛啥都忘了,就觉得天特蓝,跑道特干净,前边的人离我特远,还有就是看台上花里胡哨的特别的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
 
学习部长3班陈冀然女子1500米年级第一,这个消息让我汗了好一会儿,并且导致了性质恶劣的事件如下:
 
10:18(10:19)时,我问吴思:“前边牌子上‘昂首云天,我心飞扬’几个字,哪个最好看?”吴思说:“心。”我一看那“心”字是用符号代替的(如上载照片),大跌眼镜——眼镜从我汗珠未褪的鼻梁滋溜一下滑落到两米下边的跑道上(现场无法听到“滋溜”这个声音,因为太闹了),该动作惹起8班前排同学的大笑。
 
10点半的时候,一位韩国籍同学手里拿着一个汉堡从看台经过(由北及南),我感到很奇怪:“同学你的汉堡是哪里买来的?”,该同学听到我的问话后,很礼貌地把汉堡朝我挥来:“你拿着吧!”我极端郁闷:那个问句有暗示对方把汉堡给我的意思么?我很客气地告诉他我不要,谁知那同学较起真儿来了,不给我汉堡坚决不走——看台上狭窄的过道上顿时排起三米等待通过的队伍,哼哼哈哈地看着我,只好拿来。
该事件迅速被上纲上线,被定性为“没有’中国人骨气‘,崇洋媚外”。后期,安嘉晨等若干人向班主任石小燕老师打小报告:“邓天成巨馋!一个韩国同学走过他非把人家手里汉堡劫下来。”
 
11:10,我们接到了向往的特急稿件需求了。向往用抑扬顿挫的语调告知我们:“人家二班都8篇入选了,咱只有6篇!11点20截稿,快写一个‘向4X100致敬’的稿件!”一个高效的模式诞生了:为了在短时间创作出能被选中的稿件,王倩男和我分别写了一篇速稿,然后取精彩段落拼合——加上曹梦醒一直在旁煽风点火,一篇完美的“致4X100”予定诞生,并成为我们的第7篇入选稿件。5分钟后,我们听到主席台上一位女播音巨有感情地读来,万分陶醉。突然一燕蓟风骨的大嗓门插了一句——“哎现在跑道上举行的是高二女子组4X100米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則回應給 051015

  1. 2009 說:

    不过回去的时候,看到好多人都挥手“看到你跑啦,还喊了两嗓子加油呢”,也很满足了。真巧,我也冲你说了这句话~~~

  2. Yunfei 說:

    今天还有韩国同学送你汉堡的事啊…真谗!

  3. 莲开-珠莹 說:

    你跟郭一鸣的那张照片照得好天真啊。你啥时掉的眼镜啊,我坐前排怎么没看见?

  4. snoopy_xy 說:

    呵呵…其实大家都尽力了就可以了…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固然是强者…但绝对不是唯一的强者…

  5. 天成 說:

    那张照片是我和一鸣刚跑完步一会儿照的,还有些喘呢。

  6. 西霈粢 說:

    你还能跑啊?我怎么就每遗传到这一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