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015_谈《诗经》中的爱情

北人本如水,《诗经》水为家

——谈《诗经》中的爱情

 

       《诗经》中的爱情是建构在自然环境的背景上的。而这环境则以“水”为核心——在《诗经》中能找到大量语汇描述水或相关的情景。在课文《诗经·卫风·氓》中有“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淇”和“隰”分别是指“淇水”和“低洼的地方”(也即湿地)。而课本注脚明确地说这句的意思“淇水(再宽)总有个岸,低湿的洼地(再大)也有个边”,这话说起来底气可真不小,看来淇水是条流量很大的河,并且当时湿地分布面积广大。除此之外,《诗经》还有汜、渚、沱、涧、滨、洲、沼、沚、潦、坻、皋等很多字描述不同类型的河流、水洼、水中的陆地;众多的河名如灞、浐、沣、涝、潏等;描述水的状态的如瀰(音“弥”),意为“大水茫茫”,又如沃,意为“水润泽的样子”;与水有关的植物如苌楚(水羊桃)、荇菜、蘋(水浮萍)、蘩(白蒿)、匏(音“袍”,洼地葫芦)等,还有雎鸠、鹤等已被后人寄托寓意、妇孺皆知的水鸟——最有趣的是,连蛤蟆这种湿地典型动物在《诗经》中也有三种说法:蘧篨(音“渠除”)、戚施和鸿。

这就很让人惊讶了:《诗经》那年代的古汉语总共才有几千字,就有如此大的部分是与水相关的。因此完全可以说明当时北方地区是河流众多、洼地遍处的。这在历史地理学上算是天大的奇迹了:现在纵是中国南方的“水乡”,或是河汊密布的“八百里洞庭”长江湖区,也难以找到一个地方使之具有《诗经》中所提到的多样地理形态和多元的生态群落了。——在语言上也可以体现这一点,现在描述水的语汇相较于两三千年前的《诗经》,简直可以说俗的没有一点文化价值。

而恰恰是“水”带起了《诗经》诸篇绵亘的主题“爱情”。水是感性、柔美而清婉的象征,这些恰都是爱情的激素。即使在今天,一对对现代情侣也不能拒绝江南水乡独有情调所带来的诱惑。苏杭美女娇如水,江南水巷藏佳人。如果我们认为江南凭借其水乡地理氛围获得现代中国“爱情天堂”的美誉的话,理解周代时中原人的多情也便不是难事了。人文地理学的学科基础就是认定地区文化特质是为自然地理所塑造。所以,北方古时多水,便使北人性情如水了。

《诗经》的爱情源于人们对自然的喜爱而激发出的热爱人性和人世的感情。虽然都是以“水”做基础,但“北水”和“南水”是有明显差别的。“北水”浇灌出的爱情,如漫漫芦苇滩泽般。而“南水”抚育的则是如秦淮河或苏州平江老城里,那种恬美惬意、小家碧玉式的爱情。《诗经》中北人以湿地咏唱生活,最典型的莫过于“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诗经·小雅·鹤鸣》)水的灵气和北方乡土的豪气相合,不会特别低靡、哀伤。秦淮河畔的有关人生情感诗作很多都弥漫着消极的人生态度,但同样的话题在《诗经》中,则显得豁达奔放——更多的主题是,我会因执着而为爱情叹气抱怨,但我还要生活,不会让自己沉沦。《诗经》因而在美丽的爱情描写叙述之中有了个励志骨子,于是比其他爱情故事更魅力常青。

 

     隰有苌楚,猗傩其枝。 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

     隰有苌楚,猗傩其华。 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家。

     隰有苌楚,猗傩其实。 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室。

《诗经·桧风·隰有苌楚》

 

       《诗经》的爱情朴实澄澈,是至尊的人性涂鸦。读来不禁让人手舞足蹈,大声地赞叹:痛快!明亮!古来北人本如水,“北水”酿“北爱”,“北爱”成《诗经》,《诗经》水为家。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7 則回應給 051015_谈《诗经》中的爱情

  1. Yunfei 說道:

    有勇气!太强了

  2. 天成 說道:

    谢谢啊。不过这以前我还真没写过评论爱情的东西,这玩意儿无章法。

  3. Breathing 說道:

    还是那句~~强啊!!

  4. Dracula 說道:

    一个字:真是非常特别强啊!

  5. 亘亘 說道:

    我从来不觉得《诗经》中的爱情有多纯洁。不管是女生用的小伎俩,还是男人的变心,婚姻的不顺,从那里都能看到。只能说,《诗经》是部反映当时社会很全面的一本书。

  6. Adam 說道:

    对《诗经》好了解阿…自愧不如了….真的很不错!

  7. 說道:

    滔滔江水啊!班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