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028

本周纪事
 
1、24日晚,香渔港·香河园店,全家给爸过46岁生日。香渔港那天恰很热闹,大堂经理亲自当值,推荐特色菜百乐门炒素、琵琶鸭、毛血旺等。毛血旺热气腾腾一锅,果真是一番巅峰体验。
 
2、25日下午,并谢雯、田昊枢:史地教研组研讨室五子棋会。
 
2、26日中午,年级会:秋游凤凰岭的动员。
凤凰岭(海淀区苏家坨镇)距我们军训的地方不是很远,开车约半个小时的路程。我原来没有去过凤凰岭(不过这个“岭”不要说和中国其它的“岭”,哪怕就和北京属延庆的军都山的重峦峻岭比起来,名叫“凤凰”确实有点臊得慌),但是父亲开车曾带我沿东北旺、唐家岭直穿到昌平西部的阳坊——我们还去了坦克博物馆,但对那地方的山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我认为海淀区没有“山”。——我排了一个京郊12佳景观的表,有人很不满:香山不是么?黑龙潭、雁栖湖、云蒙山都不是么?我只好说,我们都是太低估自然了。被开发出的景点和更多所谓荒山林或人迹罕至的地方比起来,审美上不值一提。去年十月,当我随家长沿怀柔九渡河过黄花城长城,一路走盘山路,到达怀柔与延庆交界的军都山主脉四海梁山口时,山口哗啦啦的树声,平台上看对山腰的村镇,阳光洒在盘山公路上,山鹊与寒鸟穿梭飞行,沿公路往北——我才明白什么是“秋高气爽”,激动地几乎要跪在地上,面对着隘口那块刻有魏碑体的山口名“四海梁”,为军都山祈拜,表达我的敬畏。这和在香山鬼见愁上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至于为何京郊12佳里边有6处属于怀柔区,这无从解释,地图上的标记暗示怀柔的中部和北部是净土而天隐之地——所谓“怀北镇”在怀柔南部,那“怀北”的北边是什么呢?大多数人走到雁栖湖而止步,有的人到了幽谷神潭却因久旱无雨、景区纵深无水而败兴而归,稍微有点探索精神的到椴树岭、云蒙山,而再往前到崎峰茶、七道河的,寥寥无几,再往前,能坚持把车开到汤河口,甚至孙栅子、喇叭沟门,甚至北京最北端——帽山原始次生林的,整个北京能有多少人呢?沿111国道北行,不仅仅需要追求,更需要勇气和毅力。每次从怀柔北部风尘仆仆地回来时,我们肯定要在怀柔县城的“大鸭梨”歇脚,全席菜品慰劳老爸——我所见过的走山路最经验丰富的司机——他曾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硬把车开到怀柔密云交界的张家台白河河谷,左手悬崖右手高崖,直面险峻逼人的大山,而心里乐开了花儿。
 
好像扯远了。
 
3、26日下午桥牌刻,我坐南,搭档是刘锬。一直由坐东的吴华峰发牌,结果每次都是他和西家(赵苏乐·6)做庄。眼看着快下课了,南北家还没有联手舒舒服服地打一次,于是吴华峰被怀疑“发牌有问题”,吴不接受,于是被我和刘锬协定告知:若刘锬坐北发牌,南北家有人拿到15p以上的好牌,或联手进局,则吴华峰“少不了一顿‘暴揍’”。
叫牌进程:北 1D 南 1NT 北 2NT 南 3NT,联手进局。
西赵苏乐首引CA,刘锬自豪地摊下牌来,四门花色漂亮的16p,华峰直勾勾地看呆了。
但事实上这局我们得不了分——因为我手中也有16p! 联手32p至少该打5阶定约。我这才怀疑刘锬的1D开叫叫品有问题,如果上来他1NT的话,恐怕我立刻就会跳到4阶问A了。
痛快地做了回庄有如洗个热水澡般来劲。结果如我所料,5NT是必成的牌,如果在某门高花飞中则能进贯。
 
4、27日生物刻,赵晓刚老师大约是为了活跃期中考试前气氛,又掀起了一轮搞怪潮流。
上课时,赵师:张思元,下午2节课后把这两个小组(手里比划着教室靠门的两列)《学探诊》收上来~送到我办公室去。
该两列同学:啊?!
赵师:必须都交,课代表记得到时候送过去,如果我不在就放桌子上~再有这一个:你们明天交和今天交就有区别。
第二组坐上首张琮毅:啊?老师可是您不提前说,我们都没带。
赵师:没带你就明天交。
该两列同学:明天交不是“有区别”么?
赵师:啊,有区别,对,区别不大。
——开场白让全班笑趴下一分钟,生物刻开始了。
 
赵师:咱上一节课讲了染色体变异,下面我找一个同学说说,你来说说什么叫染色变异,不要翻书!不要看笔记!
murmuring…
赵师,仔细地浏览了记分册,盘算着该叫哪名同学。
酝酿良久,满怀期望地抬头,微笑:郭一鸣,你来回答下这个问题。
全班:老师,中头彩了!
哦,全班唯独郭一鸣没有来——他本周特假,去北师大参加化学竞赛集训。
——一堂支离破碎的生物刻真正开始了。
 
5、28日物理刻,唐挈老师看到班级后边贴出的“距期中考试还有5天”,感慨:
“倒计时是个多么神圣的东西,怎么可以这么用!”
宣传委员向之往:“这是在营造气氛。。。”
宣传委员王倩男:“啊,这个,这个。。。”
唐挈老师有感而发,我们知道这节课又该是哲学或者历史与物理的平分了。
 “期中考试它算得了什么,说大点,高考又算什么?人一生有多少次机会,对不对。咱们这刚多大?我想起我高中的那个时候,哪儿有你这么恐怖,我们学什么都跟玩似的。”(同学:又来了,老师每次旁征博引都打这儿说起)
 “当时恢复高考,先考试再填志愿,其实我的分儿够上清华的。(注:老师此处所说确属实)但是当初我们几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再一起商量,还是上北师大(?)吧。”
 “我们都不想当高中老师,那上北师大怎么办?容易嘛对不对,你不报物理、化学、数学不就行了。”
 “于是我们有的同学选了计算机,有的选了自动控制,我最后选了一个系统理论专业,觉得跟这些科都挺远的。”
 “好家伙,这是物理系的系统理论。”(同学笑)
 “毕业后人家说,要想留北京就只能当教师。”
 “我们想留北京,所以今天和各位,咱们有缘分见面。”
 “当初要是一念之差咱们就没缘分了嘛。”
 “我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做宣传委员,天天出版报”(同学:Wow,“天天出版报”!佩服)
 “也练就了一笔好字,所以现在当教师很方便,写起字好看,人家喜欢”
 “我们家每年过春节都是自己写对联,对联也是咱们自己对的,现在都是我写。过两年我孩子大了让他写。写不好没关系咱们也挂上去,这东西一回生二回熟嘛对不对。”——中盘至此,让我心中不由得敬佩而欣慰:咱们中国人可不就该这么活么。
 
6、二访独访帽儿胡同:南北锣鼓巷的贯穿。兵马司二段下入=帽儿胡同西口着线,上兵马司入,左行锣鼓巷南口=平安大街穿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則回應給 051028

  1. 西霈粢 說:

    我发誓我的记性没你的好我绝对记不下来一周里这么多事不愧是我哥啊

  2. 西霈粢 說:

    再祝舅舅生日快乐

  3. 亘亘 說:

    凤凰岭~~~~~~~~~想着都shen得慌~~~~~~

  4. ... 說:

    一口氣兒成了周記了阿..。你也是東城的不五中分校的阿在鼓樓那邊的那個么

  5. ... 說:

    原來你是和平里的哈

  6. Eliza 說:

    佩服你的空间,真的好丰富!要向你学习了!P.S.如果没错,你和我住得很近~~

  7. Dracula 說:

    怎么两个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