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113

 
今天随现在12班的朱岩和郝思萌走访了宣武区的“大吉片”地区。
 
东武1/西武58,地铁1315柳芳>>地铁206宣武门>>菜市口路口西南集合地,9:08发
西武56/东武1,地铁205长椿街>>地铁1315柳芳,16:14着
 
两位同仁是有备而来,数码相机和DV轮执拍摄,我的数码相机被锁在学校的地理教研室,又不想拍 DV,只好徒手空看。朱岩在一个大采访簿上画了宣南地区的地图,并且记下了重要胡同里到着地的名称,于是我们便高效、有目标地开始难忘的走访历程。进入菜市口路口东延50米左右的米市胡同,我们选择了某#29的西洋风格建筑大院。
 
整个宣南地区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它有很多承载,但它是半废弃的。我们今天走得深入、走得投入,而越深入、越投入,我们便越能感受到什么是破败和毁弃,这又是怎样的无奈与荒庸。宣南是北京文化遗产现状的缩影,是北京乡土遗留动荡的典型,于我,虽为于南城颇少情结的看客,但仍若有切肤之痛,触目惊心。
 
米市胡同#29大院,主体建筑为二层阁楼,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余年,二百年以上沿革:起初为便宜坊焖炉烤鸭门店,后晚清民国至新中国文革之前,用作伊斯兰教清真寺并由宗教单位保留产权至今,文革时为某玩具厂宿舍院。文革后阁楼里最盛时有十六、七户,而现今地铁四号线(宣武门-菜市口南延盾构掘进段)的施工使该楼成为“危楼”,居民被政府动员迁出。据未搬走的住户讲,地铁施工有时夜间导致房屋振颤,甚至让心脏病人发作,他们在这里好一日歹一日而无着落——政府补贴20万走人,谁都不愿意。年轻一辈因为钱少无法继续家业,而老一辈愿意守土留根——哪怕倒给房管所钱也愿意。有人搬走了,留下空屋破宅,往日大杂院邻里搭腔生活的气场全无,当然,留在这儿整天看着破败景象忧心忡忡的百姓,也顾不得什么气场,只是期望开发商别带着一纸拆迁强制令发难来。
 
北京人的生活,最重要的在于什么?最该较真儿的不在于四合院、大杂院,而在于那种社区邻里小氛围,一起生活而和谐互助、相互信任扶持的氛围。只要这氛围依旧,居住形式自然能有回归。是哪一天人们都增生了这许多顾忌与猜疑?走进一个院落,原本安心守土的老百姓竟也无从做起善民,而是戒备地盘问我们哪里来,找谁。多么可悲!这成为一个处处设防的地方,那我们还为会馆、院落的衰败计较什么,这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么。一个无处不冷漠、遍街有提防的城市,它的精神和交流旨意大概是无从提起吧。皮之不附,毛之焉存?
 
米市胡同#29某户老大爷看到我们确有诚意,带我们一路往南到南横街,察访一些会馆遗存,这其间包括康有为故居——现在仅存遗迹为后院七树塘的其中一棵树。宣南地区的中山会馆和下兵马街#11的院落。我们目睹了院落里的杂乱无章,也深知氛围的全盘丧失,当然我们更抱以理解与同情:所有我们访问的百姓都在抱怨土地和房产政策,这也是氛围丧去的根源之一。不过骂也无奈,我们反而更加心痛。这其间有如许讽刺含义深刻的事,如此错综复杂的利益关联,我们除了更了解而更清醒而更痛苦以外,又能做些什么呢。
 
对于宣南地区的整理与继续访问会在下周二(11月16日)予定开展。
 
*********************
《中国国家地理》#541A到着。同期,大屯国家地理本社(1950-2004)55周年社庆盘点本《地理记述》到着。=社长李栓科的社团发展回顾《一本杂志的成长》和执行主编单之蔷的改版感言《让那向下的曲线昂首向上——写在社团成立55周年际》感染而鼓舞人心。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則回應給 051113

  1. 凌沛 說道: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为和谐融洽的社会尽份力

  2. Adam 說道:

    为什么你总是有耐心写出那么长的日志呢?佩服阿…

  3. Breathing 說道:

    顶~~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叫上我啊~!!

  4. 34局外人 說道:

    等我回去了也要去看看啊!很后悔去的时候没有带多少家乡的照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