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03

昨天晚上央视2套直播的2006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据信十分精彩。我从晚7:30开始看,差不多该是下半场的第7首——约翰·施特劳斯《西班牙人序曲》作品#433。不过后来据万晓蒙说,音乐会里有个四对舞特别好,立刻再查节目单,恰好错过:那是下半场第6首=约翰·施特劳斯《艺术家》四对舞,作品#201。
1月2日的《新京报》A2版社说登载评论了这样条消息:海南省某图书馆修建好后在大门口建立了一块标识物,上边刻上参与该图书馆建筑施工的六百余名民工的名字。而600这个数再乘1000,得到600000,这是支援西部贫困山区的教师数目,他们或能拿到“感动中国”的集体奖。为了体会什么是60万人,我从爸的书橱里拿出《西游记》,根据出版数据是74万字——这就需要把每个字都看成一个人,一位支西的教师,然后把整本书看完大概五分之四的样子。可要是翻翻新闻报道,60万人又算多大的数字呢?中国尚未脱离贫困的农民有大约2.5亿的样子,这是60万的400多倍啊!
与振奋人心的个例相比及,大面让人沉重痛苦该太深。
但那条消息终究让人感到欣慰,虽然这种精神上的肯定对于大多民工还是奢望,能发足工钱已着实不易。年初又有这样几条消息:大庆油田2005年全年产油4495万吨。相关评论只是说大庆年产油比预期“超额完成任务”,但我记得曾经颇留意过它,它截至到2004年已经连续26年原油年产量5000万吨以上,今年终于承不住了。不知大庆是否会在资源支持慢慢衰退后再成为一个年迈矿业城市的样本。相比,去年年初,新上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局局长李毅中,年过花甲却要四处救火,第一个去救的是辽宁抚顺发生的矿难=后者是一个挖空资源满脸颓废的标本,而李毅中则无奈了一年=在《南方人物周刊》年末提名中国最忙官员榜单上有名,因为去年的矿难太多了,李局难得过舒服几天:矿主赚票子,农民死儿子,政府当孝子。
 
当然这一年必然是新的,继续进步的,总感觉今年阳历新年是很特别的,大家都好像要创造一种记忆的样子,当然,某种程度上我也参与了这个互动。这是1月3日,陆冠南即飞赴英伦继续他的学业。同期,我们上一届学生会主席贺一鸣也全额奖学金被美国哈佛大学录取。有八字箴言是“冬虫夏草,乱舞春秋”:成长是“冬虫夏草”,总得去适应、在那基础上进步,成长中要“乱舞春秋”,要付诸我们的激情和对未来的诉求。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