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212

今天是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北京大概是因为明天就要禁放了,所以烟花鞭炮都放得很猛。我家在十五层,四五十米左右的高度,大约就是烟花爆点的高度,从晚上五点开始就一直热闹极,从远处工体、昆仑长城饭店那边,到家门口的小区院子,炮声有深浅远近,隔山对歌般的呼应,又有隐隐约约的隆隆响,像解放军攻城。
北京放烟花炮竹不比外地逊色,不过有一点大概有点特色:放完了后总会有一堆车吱呀叫将起来,看起来就没有年年放炮的地方的小汽车见过世面多。
 
新闻联播播放,祖国各地都在放炮,看起来喜洋洋的。今年各地的冰灯、彩灯很多主题都和神州六号、福娃有关。中国人过节真是很热闹,而且现在据说这个习俗也在世界范围内有传播,全世界华人真是靠这个能联系在一起,互相融汇心意。节前某期《环球时报》上一篇报道中一句话给我印象深刻:在外国,哪怕一个村庄有一个中国人家,它们也要在除夕放炮。
 
周三下午我去位于大屯奥运公园旁边的中科院遥感所,找邵芸导师听她分析课题,关于新疆罗布泊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就在遥感所大楼南边,也在天地科技园区里,我就顺道拜访。我来到会员部,工作人员们正在忙碌地把一本本新杂志装进牛皮信封里,邮政员工正忙着把要投递的杂志装车,不大的屋子电话铃四处作响。这期,#544,他们出了《青海专辑》,给这个边远的地方一句响亮的广告词“对边疆,它像内地。对内地,它像边疆。”里边随机采访了它的读者,从中专到博士文化水平,做成专栏“国人对于青海的认识”,答对问题的并不多。
 
大家都太忙,我站在屋角一摞杂志边站着翻看,过一会儿走来一个人,这是会员部主任,她谈起杂志主编单之蔷十分激动:“单老师的文章大家都喜欢……他刚去完青海回来,他们途中还发生车祸,他眼睛受伤了呢。”不过这期只有卷首语《青海的三张脸》是他的文章。作为读者,我当然是很高兴看到别的编辑的作品,只要不是网上down下来的都很好。
 
10号上午,稳坐家中,我收到了这本《青海专辑》,无数个被送上邮车运往祖国各地的牛皮纸袋子中的一个。
 
桌子旁边放着我从国图分馆借来的一些参考书,包括一本更翔实的《青海风物》,还有兰州晚报的一个专栏“兰晚西部”的精选本《记者眼中的中国西部》。啊,这就开始解渴了,也解惑。青海原不是一块贫瘠、戈壁遍处、高原险恶的地方,它出土了中国最多的彩陶,它也贡献石油天然气,它还有一种民歌形式“花儿”,就像陕北的信天游一样,有地区的特色了。一张张拉页的照片, 配合文字说明我才能加以理解的,正是因为太远离。所以,这里有这样多的惊奇,这样多可以挖掘的内涵,只因这个贫困的地方不善言表,而不为人所知。对内地,它像边疆,真是说中了我们,在他们看来,我们就在海边住。对边疆,它像内地,倒是拥挤熙攘的东部人的温暖的慰藉,比如,现在外边隆隆炮火,广袤的地方是寂静无声,如那边的地名:茫崖、冷泉,千年沉眠的阔土不知什么时候被唤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則回應給 050212

  1. Yunfei 說:

    本来觉得两件事没什么联系,看到最后一句,觉得太妙了.

  2. 34局外人 說:

    哈~~我们放炮了哈!就是特袖珍的那种气压式的……

  3. 天成 說:

    特袖珍的气压式的,这是什么样一种炮?

  4. hotler 說:

    啊啊,多彩的生活!
    邮件用了,谢谢啊啊啊aaa!

  5. 南雨 說:

    我发现扯淡真的对你格外重要….

  6. 天成 說:

    AlanZ你是咋找到这里的???寒。。。。

  7. 34局外人 說:

    啊哈~~~就是那种小瓶子一拉活塞就炸出很多彩带并发出巨响的那东西……我以前也没见过。
    对了~你这个文章的题目是不是应该改为0602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