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331

 
一段时间要是被事充满,尤其是有意思的事,就令人感觉过的特别快。有的时间是用作缓冲用的。人需要过的有节奏,有像鼓点似的这,就像当初练小提琴时会专注地听节拍器,有律动,才可以感到爽,至少是舒服。节奏不是一成不变的,有时候快一点,有时慢一点都没关系。我很喜欢听小提琴,钢琴还有长笛,还有苏格兰风笛,去年接待的美国同学就喜欢这个,而且送给我若干张CD,后来我了解到,苏格兰的音乐风格叫“高地(highlands)音乐”。风格即如高地莽原,奔放而明亮。
 
我不练小提琴或许很可惜,不过未来,哪怕是长大后某一时间如果有闲暇,我会再去碰乐器,就是因为感觉这些太好了。而且当初的琴课和视唱练耳课让我记忆犹新,想来尚有温存和念想。我的小提琴老师叫张耀武,家住新源里,——我和杨传曦一起学小提琴,(他后来成为金帆乐团的小提琴部的首席,这也是唯一一个小学初中和高中都是同我处在一个学校的人,很有缘分,不过从不在一个班。)张耀武老师是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当我在连贯或者技巧处理不够圆滑的时候,他就给我做示范,我在一旁很羡慕地看,就是特别钦慕老师能够特别迅速地进入状态,他特别陶醉,尤其是揉弦或者在弦上往复换把(挪动手就是换把位)的时候,总能制造很祥和细腻的惬意气氛,把我也醉在里边。往往这时,我沉溺于享受达人水准时,就该轮到我来练习了。
 
我坚信当初的视唱练耳课的确带给我很多音乐感觉。我喜欢唱歌,如果拉不好琴的话,的确感到憋得慌,但是唱歌还是很能释怀的。当然,对这一项的评价在我的同学间是存在争议的,但这并不什么不好,我每次都照样投入,也总能够爽起来。我过得不是消极萎靡的生活,所以可能更适合奔放开怀一点的曲子,很多老歌,可能比现在大多数漂起来着的商业开发式的作品要好。选择歌唱得曲目,的确是需要认同,对旋律,是否你能随它的高潮一起高潮,能否在唱得时候脑子里像放记录片一样,这都是在潜意识中被考虑的。我很高兴我天生喜欢有如打开天窗,或者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音乐。我去四川黄龙的时候,汽车翻过雪宝顶的山口时,我们的羌族导游唱起了歌,大家看着雪宝顶或者是山下的海子听着这歌,那就像是只有暮景的音乐剧一样,痛快,都两眼放光。
 
但是后来又出现了面对试题播放英文听力的事,感到这是很相似的情景,对人的刺激作用地是相似的,不过那就远没有这样愉快了。这周一,我问杨云飞,高音谱号后跟着一个和二三四五个升号或者一个和二三四个降号都是什么调,她一溜就说下来了,我想弹钢琴就是能更爽一些,因为音乐老师们都经常能拿琴谱曲,他们的视唱练耳往往都很好。当然也有音阶唱不全但是能考七级钢琴的,大概是凭手感吧。我觉得对和弦的感知是最考验音乐性的,辨和弦和琶音算是基本功。音乐如水,流动的东西就是很丰盈的,就如同时间的流动能给人带来快感,有时候随波逐流,但是也会多少更丰富一样。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則回應給 060331

  1. fool 說道:

    干吗要把想说的一股脑自己全说了呢
    读者想要的遐想会很无聊.......个人意见 不用参考
    顺便问一下榕树下的诗是你写的么?

  2. Adam 說道:

    我也练过小提琴,放弃了,其实我喜欢钢琴…
     
    对了,你知道当我看完了香格里拉和问河专辑后,对中国的水利开发突然很不乐观…突然很羡慕你,你可以学很多使用的理论去改变什么…详情见面再谈…

  3. 誓言 說道:

    想听你唱歌了。。。

  4. Dracula 說道:

    不是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