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515

 
 
 
一个人在他的祖国面前,永远是个小孩。
——李肇星在外交部社会宣传时,一个小学生为他戴上红领巾后如是说
 
周六晚上我看到一个报道,题为《生不逢时的中华之星》。中华之星是我国在新世纪伊始立项自主研发的铁路高速动车组,是真正意义上的国产高速铁路机车的起步。中华之星研究最后取得成功,2003年中在中国辽宁省秦沈高速铁道上的试验速度最大值达到约320公里/小时。但这以后,中华之星淡出人们的视野,再没有人提及。直到这篇文章唤醒了关注它的人们的回忆。我读这篇报道的时候,真是痛苦得很,真正感到是心窝在疼,疼得很,憋屈,难于言表。
 
伴随着割心的读者的是,中华之星总设计师刘友梅的痛苦追忆。设计、制造、试验过程,中华之星动车组都很争气,而在一次有铁道部高官参与的试验中,中华之星却意外地掉了链子。而有缺陷的环节零件恰是从外国进口的,质量安全周期不达标的零件,国产的中华之星的安全系统——处在正常的工作状态下——给出了一级安全警报。
 
这件事成为铁道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提出中华之星安全不过关的把柄。随后,在03年9月19日吉林省长春市召开的“高速动车组专家研讨会”上,“中华之星”被评价为“与国外先进水平相比,在技术水平、产品成熟程度和可靠性等方面还存在较明显的差距”。
 
中华之星于是被打入冷宫。它当初的投资尽管很节俭,是研究制造方艰难算计省下来的。但现在,连同同期修建的秦沈高速铁道,都成为中国铁路成长上的恒久之殇。——它安全试验运行了53.6万公里,但现在每天,只有一班临客,L打头的旅客列车,飞驰在秦沈高速铁道上,而它的最大速度被限制在160公里/小时,全国没有多少人知道有这样一个身材俊秀的身影每日穿梭于辽中原野,而它的客人也是出奇的少——它只用了很小的力气,把基本空空如也的车厢往复地牵运自沈阳北和山海关间,每一次,仅需要3个小时多一点。
 
有谁还在牵挂秦沈高速铁路和我们的中华之星吗?有谁真的心里敬仰它并且为它扼腕叹息吗?有谁凝望着安静停放在北京东北郊将台乡环形铁道基地的中华之星的倩影而为它祈祷?有谁因为觉察到它的志向是飞奔在祖国广袤的沃土而现而今如此这般无奈,而潸然泪下了吗?有谁是,能够在2006年,噙着泪水读完了6年以前,作为铁道部红头文件下发的高速动车组中华之星研究的项目书吗?
 
有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060515

  1. 誓言 說:

    还有我 真是件遗憾的事情

  2. Adam 說:

    想到运十…想到大红旗…

  3. 誓言 說:

    恩 运十也 一样可惜 中国这种事好多,太遗憾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