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726

 
7月21日我和张琮毅、朱倩怡、夏露去9日开业的北京欢乐谷玩了一天。这是很难忘的一天。我们约定找一个时间统一更新日志,记住这一天的一种梦幻旅行和巅峰体验。他们都已经在25日晚更新了,现在我刚从山东游玩回来,一直在想该怎么写这篇日志,但总觉得我无法把那天完全再现,那份欢乐非常独特而值得感激已成为长存的回忆。它真的无法模拟,尤其是只通过文字。笔画的表现力是那么单薄,哪怕是汉语这样丰满活泼的语言。
 
链接到相关日志
 
朱倩怡   游记
            totally 湿 totally 爽 =^_^=
 
 
********************************************************************
 
把这篇日志献给我们,享尽了一天的欢乐,现在只能作片段的拾零,纵使我保持一颗沸腾而昂扬的心,我也是得坐在电脑前写,而不是在雪域金翅或是水晶之翼上,边俯冲翻转边敲字。我现在真像得了失语症,这篇日志最晚发布而感谢你们的期待,也许真的会让你们有失望,我将尽力。
 
我并不顾虑表达这个感觉:我爱你们!将永久记住我们在一起的这些许多!
 
把这篇日志献给张琮毅,点儿,纪念你在鬼屋勇敢地打头阵把我的熊样完全地显露了,纪念你在爱琴港湾的傻大个特洛mu前捂着肚子叫疼,纪念你在那堆喷水家伙面前一探脑袋被水一股脑儿命中可爱而无辜的样子,纪念你在虫虫狂欢节照比你还大个儿一点儿的虫虫。你捧着黑相机就像黑蚂蚁捧着面包屑一样。。。
 
把这篇日志献给夏露,little nut,纪念你在天地双雄上的天籁般的歇斯底里,纪念在大木马前你勇敢地要求坐在边上面不改色心不跳,纪念你面对着正在空中狂抡的太阳神车喃喃地吐出那句超级经典的话,纪念在异域魔窟门口等着接你去那个花境漂流时看见你兴奋地奔来的样子,纪念你在玛雅神殿里的那盘茄子饭。你是个湿漉漉的大浆果,硬壳果,而不是一枚苦杏仁。。。
 
把这篇日志献给朱倩怡,小猫,纪念你在奥德赛外边成为全球最兴奋的一只汤猫在踩着大叫我们的口号“totally 湿 totally 爽”,纪念你在蚂蚁广场喷泉中的热舞,纪念我们在尖叫比分上打成的平局,纪念你坐在回程的公交车傻傻地问在一个车站的人为什么不从一个地方来这种令人没法接的问题。当我在过山车上猪嚎一般抓狂时,你在旁边乐不可支的那个样子。。。
 
也把这篇日志留来,为了拼出来青春这些幸福的记忆,这是拼图里很大的一块。
 
********************************************************************
 
在小区的7-11便利店买两个饭团和一个三明治,这一天开始了。这天的早霞特别漂亮。
 
731路,静安庄-朝阳公园南门,6:40出发
741路,六里屯南-弘燕桥,
北京欢乐谷
29路,弘燕站-北京站东街,
东长安街中粮广场
104路,北京站西街-柳芳站,22:35到着
 
我们仿佛去了一趟外国的迪斯尼,和人交流挺困难的。
 
在741路公交车上,大家看着这车如撒野的孩子一般往南飞奔,我们哪里清楚弘燕桥在哪里,于是小猫去问售票员:“还有几站?”售票员点头幽幽地答:“还有几站。”小猫闷闷地回来了。我们问:“还有几站?”她于是说:“还有几站。”场面挺冷。
 
到了弘燕桥,跨过立交桥到东四环外环方向,我们开始往南走。走五分钟后觉得不对劲,于是点儿爬上路边草坡侦察,他下来后,郁郁地描述:“啥没看见,这坡过去那边还是山坡。”我问这时经过的晨练老太太,她告诉我们掉头回转。我说谢谢,几个人就掉头回转了。过一会儿她在后边说:“这个园子环绕一圈路啊,你反过来走不一定走得到。”我转过头说太好了,谢谢,回头接着走。又一会儿她又说:“大概三百米吧,你们得走二十分钟。”听这话我感到后背一阵风冷,转过头去说,啊,谢谢。三个同伴开始咕咕乐,这时后边又飘来一句深情的嘱咐“你们顺着这路一直走下去就好!”我顷刻一阵盗汗,被她的热情所激励,第四次表示感谢后,回头看见四环交京沈高速的四方桥东边的大指示牌子,上写“沈阳 643公里”,嘀咕“这又不是走路去沈阳,好磨叽啊”。
 
后来想了想老奶奶说的话,我说:“三百米二十分钟,这是四秒一米啊。”就此问题一番争论后,大家取得了统一。突然点儿指着远处一个楼房上的牌子,上边有两个字,问,那是什么?小猫努力地看了一下,说,两个字是“远景”。往前走了十米左右,点儿发表质疑:“我看那两字是‘近景’嘛。”小猫又努力专注地看,一会儿说“咦?”然后就近景远景地来回变,直到走到楼跨高速路的正对面,经过每个人仔细地辨读后,取得了一致是“远景”。
 
后来就不知道讨论什么问题,总之很快就到了欢乐谷的门口。排到早9:30刚过的时候,我们买到了票。只见夏露在售票处交了我们四个人的钱就蹦蹦跳跳地走了,差点留给后边人四个免费入园的名额。——进门后不久我们就看到了第一处景观:水晶城堡。这是一个岛被命名为亚特兰蒂斯区。在城堡中央是世界级游乐设施水晶之翼(Crystal Wing,Atlantis),排队的人淤到大入口外边了。于是穿过水晶城堡,进入离大门最远的香格里拉区,径直奔向轨道绕成一团乱麻、好像一条蜷曲的DNA链一样、看起来就很折磨人的雪域金翅(Snow Phoenix,Shangri-la),后期我们知道这个第一个玩的项目是全园最刺激的项目。
 
排队很快,当我们坐上过山车,上了锁后,工作人员微笑地说一句“勇士们招招手”,我听了直发麻。亢几亢几地开始爬坡,这段挺煎熬的,至少我总在想“怎么还不到顶啊”。到顶了有一段平台,过山车好像深呼吸一口气一样调整好姿态,然后吱哇一下顺着麻花轨道冲了下去,冲到底又翻转过来旋转地往前往上冲,那时候感觉现在想起来真是超级爽啊,——一路上我一直在叫,后来据旁听者回忆,叫的音高还不一样,但也不成旋律。40秒后世界竟然又神奇地完好如初了,我抓住旁边的小猫,一个劲叫爽,小猫哭笑不得,说:“开始我叫得声蛮大的,后来听你好能叫,我就一直在笑。”进了轨道站台,还是那位工作人员微笑地说“欢迎勇士们归来”,大家开始互相鼓掌,那时候我看工作人员的笑容就顺眼多了。后来若干天后,在百度贴吧“北京欢乐谷”上,我看到了一位雪域金翅工作人员的告白“要说欢乐谷最刺激的项目,就是我们雪域金翅,我还真不敢玩我们那个。”庆幸自己去之前没读到这段话,——呵呵比起小猫露露她们,我的胆儿是很小的。不过后来豁出去也就不在乎了。
 
下了过山车大家都很放松,于是直奔同在香格里拉区的天地双雄(Brave Hearts of Twins,Shangri-la),排到我的位置时让我很震撼:我面前的就是同样进行高质量微笑服务的工作人员,手里就是控制器,把一个绿钮一个红钮玩弄于鼓掌之中。一会儿又说了一句刺激人的话:“大家挥挥手,我们一会儿见。”
 
真奇怪,没看见他按按钮,我们就上天了,这回小猫和露露可真是叫强了。我在被弹上去的时候没什么特别反应,到上边后还觉得前方远处东四环的商品房在晨光中很好看,可是当失重的时候心脏有些飘忽,还好第一个来回过了后边就好多了。
 
这两个项目的确含金量很高,放在园区最里边大概是设计者考虑到要让大家最后玩最刺激的。呵呵上来我们就体验到了,心情就是这样矛盾:玩之前有些忐忑不安,玩的时候什么也顾不得,玩之后还想再重新体验一回。随后我们往玛雅文明区走,在一个好几个桶来回喷水的景观处停留,把自己搞湿,接着去看玛雅天灾表演。这个表演没大趣味:一阵天地乱响后,呼啦啦假山高处三个出水口喷涌出大水,向游客们扑来,不过不很惊险。之后到玛雅餐厅打算买些吃的,发现玛雅文明确实发达过度,物价是这样的高,美国人来了也未必受得了。
 
这一天最挠人的时刻就是我们找花境漂流(Garden Draft,Shangri-la),向工作人员问路简直就是在和他们玩过家家。而这个漂流也不像我们想象得那样有情趣,无非是坐着游船在亚特兰蒂斯以北水域环绕两周而已。我们毅然排上奥德塞之旅(The Odyssey,Aegean Harbor)的队伍。在导游图上有一个温馨提示,建议购买雨衣。不过当时我们已经不拿水当回事了——每个人已经至少全身透了一回。
 
晕晕乎乎地上了车,在经过不耐等的爬升后,前排的人开始数“一!二!三!”然后我们一起啊——两次提升,第二次高达近30米。冲起海啸一般约有10米高的巨浪,向我们扑来。就这样在狂欢中洗了个透心凉。出来以后,我们开始踩点喊口号“totally 湿 totally 爽”。四个不断往下滴水的孩子,站在亮灿灿大太阳天下,惹来路人惊羡的目光——当时自豪无比:看看,这就是玩过项目的。
 
爱琴港是一个景观密集的区域,但游乐设施只有两个,出了奥德赛我们就来到了特洛伊木马(Trojan Horse,Aegean Harbor),排队人不多。这是一个外表陈旧的木马,但大约消化不良,肚子里的东西可是来回翻腾的,还发出那种工厂里倒钢水时机件摩擦的咯吱咯吱的响动。看它运行的轨迹,像水泥搅拌车那样换向来回滚动,我就感到很玄乎。可是要退出,男孩在女孩面前可摆不开面子,只得上去了。由喜中没我们想象得那样紧张,看见的景观令人难忘:太阳好似刚从天边落下去,又充满慈爱地看着我们,于是又看见它升起来了,随后是木马的没有表情的脑袋,底下微笑的工作人员喊“大胆的招招手!”由于双重安全措施很让人放心,我也放开了,最后几轮的翻滚真是着实完全在享受。
 
亚特兰蒂斯岛上的表演旋即被匆匆从木马赶往水晶神翼的我们邂逅。这类似于跳水表演赛,点儿那儿有录像和精彩抓拍,演员很专业也很敬业,演出经典观赏性很强。
 
随后就是期待已久的水晶神翼了。我们四个恰坐在一排,小猫坐我左边靠边的位置,点儿在我右边。坐好后座椅前翻45度开始爬升,爬到水晶圣城的山口后疾速飞泻而下,刹时间感觉就像一条瀑布的一部分一样要飞入水中。将近到水的时候轨道疾旋而上,极尽整人之能事,开始引领我们向草地飞、向石头飞,飞得大家一愣一愣都木住了。这个项目靠边的位置是最惊险的,总是看到自己与巨石擦身而过,而瞬间又腾空而起,前边巨石又向你逼来。。。
 
可惜后来到了鬼屋(Haunted Grove,Shangri-la)这一关可把我一天“英名” 给毁了。点儿是最猛的打头阵往前冲,我是第二个,往前走得很慎重,却总被后边人骂。那里边玄玄乎乎的,风吹草动我都需要看明白再往前走。不过看来还是打头阵不错——鬼大概也想到打头阵的一般胆子比较大,禁得住吓,所以不愿过早暴露自己,第二个第三个于是就比较惨了。点儿出来以后还一脸怨气地说,这个鬼都不出来,什么啊,我都走出去好远了才听到后边有尖叫。而小猫跟夏露两个人抱在一起在我后边一步三打挺地也算熬出来了。
 
我们玩的第八个项目是失落玛雅区的丛林飞车(Jungle Flying Train,Lost Maya),这时候我们已经完全放松了。在三个过山车项目中,丛林飞车是相对最不惊险的,运行时间也最长。我和点儿坐倒数第二排,小猫和露露在最后可劲地挠我们脖子,被相机捕获并打印出来,成为我们欢乐谷之行的珍贵纪念。
 
后来游艺设施都关闭了,我们便开始了声势嚣张的全园游行摄影活动。穿过香格里拉区我们来到蚂蚁王国,这个区域的很多游戏为儿童设计,颇为卡通充满趣味。那里只有一个DISC‘O’还在开放,但时间因素让我们没再排队。在蚂蚁大广场我们又在喷泉中跳起了舞,大概是这一天第四次地把干了的衣服弄透,一天的欢乐谷把我们炼出来了:看见水就有想贴上去湿一把的冲动。
 
晚7点多我们离开欢乐谷,到弘燕站乘车返回市区。在中粮广场,我又拿出早上买来还没吃的饭团,一顿让我们充分“缓解”的晚餐休息。再拿出欢乐谷的导游图,看见上边那诸许多数字图形,谁也不愿意发现这个事实,已经到了晚上。再回想这些吧:当我们拿着票依次走过检票机看到点儿被卡了以下的时候,我们想回到那个时候;我们刚刚坐上雪域金翅,露露和小猫说好比谁叫得欢,我深呼吸了两下准备迎接15秒钟后发生的天旋地转,我们想回到那个时候;我们被弹到天地双雄红塔的顶端,一下子四肢失控体会那种超脱与束缚相斗争的感受——我们想回到那个时候;我们在奥德赛高高的水梯顶端,旋即冲出巨浪看到蓝天被白色水幕覆盖,我们想回到那个时候,我们真的想回到那个时候,我们永远回不去,也留不住,一秒一秒地远了,而一秒一秒过去了印象却没在褪减。于是彼此留个念想和信念:我们在等待下一段精彩时光,我们在留恋中翘首期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060726

  1. 梦路 說:

    看来你描述的欢乐谷好像比迪斯尼还要精彩哦~
    去迪斯尼那会
    我只记得早晨6点多钟 出发呢   玩到下午2点多  兴奋亚  相信北京欢乐谷比迪斯尼更好玩

  2. Dracula 說:

    前些天写日志的时候,我突然幻想,幻想当咱们四个都七十岁的时候,一起重游去欢乐谷的情景。在公园里,咱们走过那些过山车是否会回想起半个多世纪前的这一天?是否还能记起那些细节?可能不会了,可能那时大家记忆都衰退了,迟钝了。这是个令人酸楚的幻想,但它让我更加珍惜现在的时光,让我也在留恋中翘首期望……
     

  3. 說:

    我就说还是你的经看啊,呵呵。就算我也去玩了吧

  4. 倩怡 說:

    真是,谁说不可以重新来过了,想象一下不久的将来,找个漂亮的借口,把没玩的都玩一遍,创造出更经典的口号……没准那次,我就可以在你们的帮助下独立做饭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