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729

你在汹涌的人海奔忙,心中落满疲惫的忧伤。
你在浮躁的都市梦想,开始找寻精神的故乡。
——我不在家,就在去博物馆的路上。 
 
我握着一个022区号的电话,想我再来呢,会不会再来呢——得到了45个积分,出门是五大道腹地午后的静寂气氛。托着一本书《我不在家,就在去博物馆的路上》,这是多少年前在美术馆后街的感受啊。回头一看,窄窄的店面脸,店主人已然转到里边去了,灿灿的五个字“奔跑者书房”。
而这是在天津。
这是在天津,嘿!
 
出小月牙儿,买大麻花儿
(七月特策:京津塘倾情运转)
 
     我在柳芳站的7·11便利店,捏起两根白面包,捏一手奶油,付款时听上面站台轨道轰隆地沉闷一响。“这就是头班车!”7·11店员说。心里想“鸟。。。就一下声音分明是轨道检衡车”,而这检衡车一过,车站大门吱吱呀呀地就开了,7分钟以后就是往东直门方向的头班,闪绿的自动闭塞信号灯在欢快地引导我今日旅程的美好心情。
     头班是H432,那么自然要选择一车厢上,H4321。
  哪知一会儿在东直门等二号线内环第三班车,T120,选择了三车厢,T1203。
     5:41来到北京站,其他三人已经到了,不好意思一声轻叹“呀……”。瓜分完八张车票,我们大步进了车站大厅,到二楼检票进入站台。刚下站台就看见右手股道D531安稳地停在那里了(左边隔一股道还一个D25,CRH5-004A,没工夫理它),稍一展眼便望见重联机构,像两个家伙张着大嘴彼此瞠目结舌般地对在那里(比如互相说“啊?!……”),前车动车CRH2-011A,后车CRH2-038A,很爽快的16编组长列,往后走找到一等座15车厢,确认它作为一节拖车夹在俩动车之间没有跑丢或者忘挂之后,我们便放心地大步往前赶,沿途经过两个大弓子,到了011A的车头。我突然意识到,和谐号太重流体结构设计了,就像一根法国长棍大面包,关节间没有凹下去的部分,因此也就不能在什么部位打上“京局京段”的烙印。
     一时间气愤地想,难为京段还那么殷勤地给这些小崽子们保修。
     当时站台上特别热闹,看起来很多人都像我们一样,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动车组,大人在照相,小孩子就前后车嘻嘻哈哈地跑。临开车五分钟我们回到038A第七节,一等座车。上车安顿好后开始跟乘务员说话,她耐心地教给我们座子怎么翻转,然后介绍京津动车的运营情况:D531是京站最早一班往天津的车,重联的后车人很少,一等座车也没几个人。之后动车组开动,广播开始“欢迎您乘坐 动531次 列车……”动车上发生不少糗事,在此因为懒,暂略去不提。
     到了大月牙儿火车站,我们大张旗鼓地在站厅买了两张天津地图,认真比划起来,仿佛从这时我们才真正认真地开始策划今日行程。也没看出个模样,就随着人流出站了。像走出全中国其他城市级火车站一样,刚出天津站我们便被大批人包围,热情的天津话恣情地灌入耳中“哥去哪儿咱们这就走……”“市区十五……”之类,我们边特别高傲地摆摆手“谢谢不用,有人来接站”边在他们面前展开天津地图,讨论到塘沽的公交车路线,这种语言加行动的挑衅行为当场让天津老乡们愕然。
     我们如愿地冲出光天化日之下黑活儿们的封锁,坐上了K24路公交车(K是空调的意思,而不是快速),三个人开始拉扯我带的两根白面包,想当时,满天的奶油啊。一番酣畅淋漓的撕扯后,我们在津塘路上的十五经路站下了车。荒郊僻野一般的一条破路,好似多少年前的通县,而我们下车的地方竟然连站牌子都没有,使一向特别依赖站牌子生存的我感到恍惚与无助,要知道人最不能忍的就是被无端抛弃。拔起脚穿过铁道口走到路那边,一大群人在路边莫名聚集,向车流来向张望着,我们试探着问了一个阿姨“这是,公交车站?”得到了肯定的回复时,我们同时也肯定地发现,这个站肯定没有站牌子。
     “那,嗯,这站的站牌子呢?”
     该阿姨往右望望,往后望望,给出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答案“唉,几天前还就在这儿啊?……”
     “啊?!嗯……哦……”
     实践中现实强迫你意识到,这个城市就是在凭感觉这么一天天过活着。
 
     之后我们又雷同地被抛弃在某110路司机认为最靠近大沽炮台的路口上。该110把我们卸载后扬长而去,而这路口周围没有人在一个什么地方聚集,让我们很害怕:这回真荒郊野地了,怎么办啊。四个人边内心无语,边嘴上还相互鼓励支持着,朝着第六感指示的理想的方向,拿起脚轻轻又走起来。一股松花蛋味儿飘来,一个人叫出“怎么一股松花蛋味儿”时,又有一股臭鸡蛋味儿飘来。于是没人叫唤了,我跟熊猫走在前面,眯起眼看到约一百来米外的路标,看到上边棕色的小字一行,果然“大沽炮台”!脚又从滩涂泥中轻便地迈开,心中的历史厚重感随鸡蛋味儿的浓郁而加重。这段道路的行走,一定是这个爱国主义教育纪念地最匹配的一段导语。
     大沽炮台里的史迹陈列室里,贴出了当时一步步把近代中国拖入深渊的皇帝诏书、条约原件等。文件里凡是提到“大清国”都要换行抬头两格书写。有的文件很刻薄,从内容上看是频频要求大清国这、大清国那的,这一款要大清国割九龙半岛,那一款要大清国开长江港埠,但从形式上直观一看,大清国还总是处在文件的抬头位置,显得特别尊贵一样,即使文件因此频频换行。
     想起当时在历史课本上做的一句批语——烤乳猪外皮再光鲜红亮,也摆脱不了被食客瓜分的命运。
     在最前线的炮台上远远地望见海,远方是模糊的港口装卸集装箱的大家伙们,安静的气氛里是燥动的热。从炮台出来,望着来时泥泞不堪的路,我们终于勇敢地招下黑车,谈妥了20元价钱,让他把我们带到最近的津滨高铁车站。之后我们看到了如下的若干幕:比如过一座大桥竟然有一座收费站死皮赖脸地守桥要钱;在收费站前黑车司机竟然停车把车的牌照还有车顶taxi标志作了一番勾当,之后冠冕堂皇地从那冠冕堂皇的乞丐眼皮下经过;那座大桥的匝道竟然是这样的坑人,差点把这车陷在一个所谓新港四号路的泥水大坑里。在这泥潭包围的一个小滩地上,一辆小货车在安稳地休憩,身处乱世,无视凡尘。
     我因又想起若许年前读一篇介绍南联盟战争时混乱的社会秩序时批下的一句:在一片刚刚轰炸过的地表,让我们共同下作。
     世界更替地如此震撼人心,我们大概最开始看到了天津所有不好的方面,以至于到泰达市民广场车站等高铁列车时,我们惊喜地发现泰达新区鳞次栉比的建筑排布,连同近处的设计精美的Holiday Inn,好像一个颇具风度的指挥家将要指挥一个已然布好阵容层次的管弦乐团。不过当他们即将开始演奏之时,高铁列车来了——有的时候,你情愿想象一件美好的事情,而不预期它真正会发生。This is a typical non-typical city.好吧,我们已然登车告别塘沽,就去期待下回若许年后看到它的新颜吧。高铁列车快速奔向市区,上午的津滨之行即算完成。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070729

  1. 倩怡 說道:

     这个吧…没看懂啊~

  2. 亘亘 說道:

    嗯,天津,我的老家,口试当天就回去了~~~ 

  3. D.Z. 說道:

    靠,我小学跑过那,还没忘几眼就被拽走了……

  4. 倩怡 說道:

     更新得好慢,来告个别,在10min~10h电话之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