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213-(转载)工友孙恒办起打工博物馆

 
工友孙恒办起打工博物馆
——暂住证、健康证、保安服、欠薪白条见证打工20年
 
转载自 北京晚报2008年2月13日,第2版 HTMLPDF
(策划:辛宏 采写:于建 图片:李刚)
 
     暂住证、健康证、保安服、罚款单、工钱白条、铁锹、锄头、给家人的书信……这些物品都将以展品的形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而一场别具一格的“打工20年”专题展览也将于近日在首座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内拉开序幕。
     按照《辞海》的解释,博物馆是陈列、研究、保藏物质和精神文化的实物以及自然标本的一种文化教育事业机构。那么位于朝阳区皮村的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形态,它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地理——皮村里废弃的厂房
  今年32岁的孙恒在北京闯荡十年之后,身上多了一大串头衔:北京“工友之家”文化发展中心总干事、打工青年艺术团团长、同心实验学校校长……如今,他又和工友们一起,创办了一座前所未有的博物馆——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
  博物馆地处朝阳、通州、顺义三区交界地的皮村,十几间废弃的简陋厂房,头顶上不停有飞机飞来飞去、门前一条排水暗沟静静地流淌并散发出气味……博物馆的环境显得如此不堪,但是它在孙恒眼里却承载着很大的使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城市化工业化都在加快,打工者在这个进程中作出了巨大贡献,他们修建了基础设施,他们为城市人们的衣食住行操劳着,他们创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他们创造了历史,但是他们却没有自己的文化历史。不能让这历史白白过去,我们要记录自己的文化历史。”
  
  展品——第一个想到暂住证
  300平方米的废弃厂房、满院子高过人头的高粱玉米,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就在2007年8月份“掰玉米”的劳动中开始筹建。“这原来是一家废弃的琉璃厂。”一年4万元的租金一度让孙恒发愁,但是在争取到一家机构的支持之后,他当即和其他几位“工友之家”的同事拍板租下了。
  要把占地两亩多的废弃工厂改建成博物馆不是件容易事。孙恒的工友程化旭和同心实验学校的校工孙斌带着来自济南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北京信息科技大学等学校的40多名大学生志愿者奋战了一个暑假。院子修葺一新,一座生态厕所也立在了院子一角。废弃厂房并没有做更多结构上的修改,只是按照原来的格局分成了3个大展室、8个小展室。
  在众多可以入选的“打工展品”中,孙恒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暂住证,他说仅自己就办过十多个暂住证。目前,孙恒正在进行展品的征集——“首先发动身边的工友,也希望通过媒体、网络让大家知道我们在征集”。与此同时,众多知情的打工者寄来了他们的展品——安子本人签名的《中国第一打工妹安子传奇》、第一期《打工作家》……
 
  尴尬——村委会没听说有此事

  跟着孙恒在皮村里面转悠,不少人都跟他打招呼,他说:“在这个村里住的不少都是外地的,打工的很多。但现在来博物馆的人很少,基本上都是有活动的时候才有人。”
  的确,首座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即使在皮村也没有引起广泛关注,就连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在听到记者的询问时都说:“有吗?还真没去过。”随便问问村里的人,也都得到十分模糊的回答,一位老者的回答让人深思:“我关注它干吗呀,不挡吃,不挡喝。”
  在通州一个建筑工地,一位来自四川的建筑工听到“打工博物馆”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欣喜,只说:“那么老远,跑那能看个啥子哟。”
  有专家指出,打工博物馆能否真正走近人们是孙恒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孙恒对于这些担心表示,一切只能一步一步来。他设想:博物馆今年5月1日开始免费开放,同时有志愿者来做义务讲解员。他还希望博物馆以后能够开发系列可供义卖的展品,从而能够实现“不需要拨款就能够运转”。

  
  困境——博物馆面临多项考察

  “展品达到一定规模,可以开放了,要先来我们这儿注册。”北京市文物局博物馆处工作人员称,对于博物馆采取后置审批。他同时提醒说,到时候还会有专家组到博物馆进行考察,考察内容很多,例如展品是否成系列,够不够丰富,质量高不高;有没有足够的公众活动空间;展览够不够精致,有没有真正的内涵价值;是否具有符合规定的安全、消防设施和条件;馆长是否具有本科以上学历和两年以上博物馆管理工作经验,或者在相关领域有专长等。
  “如果到时候有条件不合格,肯定不行。”文物局博物馆处工作人员说。显然,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前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孙恒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说:“我们是要做一座活的博物馆,它不仅仅是资料物品的展示,而是希望让更多的工友看到我们这个群体的变迁,希望社会能够关注和尊重我们打工群体,每个来参观的人一定会因为这个博物馆而有所触动。”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告诉记者,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作为一种亚文化形态,体现了社会文化的多样性、丰富性。它有利于其他阶层关注打工人群的生活状态,特别是他们的心理状态。“这是应当给予鼓励的。”他还认为,民间博物馆有效填补了国家博物馆收藏的空缺,使博物馆的种类更加丰富。
  
  记者手记——谁来珍藏打工文化历史
  记者:你现在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吗?
  孙恒:找到了,而且越来越具体,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将刚刚开始的这种生活继续下去。
  记者:你听流行歌曲吗?
  孙恒:从来不听,即使听也是被迫的,他们都是无病呻吟,都是没有生活的歌曲。
  记者:你有自己的偶像吗?
  孙恒:有,切·格瓦拉,他是一个有理想的人,人就是为了理想而生活。
  记者:你的理想是什么?
  孙恒:很难答复,也很好答复,一句话,就是过有尊严的人的生活。
  记者:怎么样算有尊严?
  孙恒:一个劳动者得到他应有的回报就是有尊严,这个回报不仅是物质的,而且还有精神的。
  记者:这座博物馆肩负的使命很大,能够做到吗?
  孙恒:是的,一个很大的使命,也许仅仅靠我们两三个人不行,靠这个博物馆不行,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希望能够看到更多这样的博物馆。
  清冷的冬日天气,萧索的博物馆院子,记者和孙恒的对话就这样展开,孙恒这个打工者之中的“文艺分子”的故事也一点点展开——
  在工地上找一块空地,一群人往那一坐,用两把吉他做伴奏,就开始表演。有时来的工友太多,就用两个家庭卡拉OK麦克风,再加两个小音箱,把工地上的钢筋棍拔下来插地上,把麦克风绑上边。有时说着唱着,麦克风突然就不响了。但现场气氛都特别热烈,工友们就像过年一样的高兴,因为他们太缺少这样的娱乐……这就是以孙恒为核心的打工青年艺术团演出的场景。
  “我们这些进城打工的青年也应该有自己的精神文化。我找到了归属感,我觉得我的生活有意义了。”说起艺术团,说起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孙恒总是感慨万千。
  诚如孙恒所说,众多打工者虽然创造了巨大的物质文明,但是在精神世界他们依然很贫瘠。在历史的长河里,孙恒想留下“打工者”的名字,看得出来,他很努力,也很尽力。但是不知道他不太宽阔的肩膀能否担负起如此重任。
  在未来的日子里,寄托着孙恒梦想的中国首座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将面临各方面的检验。孙恒说,这座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是第一座,但不是最后一座,他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里有一株桃树,看着这株桃树,孙恒已经在畅想春暖花开——花开了,来博物馆的人也就多了,关注博物馆的人也会像朵朵开放的桃花一样多起来……
 
010204                         03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則回應給 080213-(转载)工友孙恒办起打工博物馆

  1. 說道:

    你转载这个干吗?

  2. 天成 說道:

    读起来觉得挺好的。打工者是需要城市人了解和理解的,他们也需要有自己的文化生活才好。这个博物馆起到了这两点作用。
    回京要去这个小天地看看。

  3. 小西 說道:

    夏天来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