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312

 
昨天看了国立话剧院孟京辉导演的小剧场实验话剧《恋爱的犀牛》,2003年版本,郝蕾饰演明明。对里边的不少台词很有感触。
 
第二场(节选)
 
马路:……我的人生是零,是空落落的一片。你可以花钱和很多女人上床,同很多萍水相逢的女人睡觉,但你还是孤单一人,没有人紧紧地抱着你,你的身体还是与他人无关。我就这样一年老似一年。
马路: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你,我觉得你和我一样孤单,我突然觉得我找到了要做的事,‘我可以使你幸福’。她是一个值得你为她做点什么的人……
……
 
(明明哭,马路递过白手绢)
明明:你会电脑么?会英文么?会开车么?
马路:都不会。
明明:什么都不会你在这干吗呢?
(马路欲走)
明明(大声地):这么容易就放弃了?自尊心受不了?想走又不走,正在犹豫?这说明你也没有把自己的位置想清楚。
马路:明明,我觉得你应该高兴起来。
明明:嗯?
马路:高兴,好吗?
明明:高兴?或许明天太阳不会升起我会高兴?或许地球只公转不自转我会高兴?或许不会?
马路:别折腾自己了,好吗?
明明:我没有。我只是不能没有陈飞。我像个巫婆,我剪了他一绺头发,把头发和照片儿一起给烧了喝了,也不知道灵不灵。我就是希望他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马路:离开他!
明明:不行!
马路:离开他吧。
明明:我做不到。
马路:他有什么好的?试一试,好吧。
明明:我做不到。
马路:你就试一试。
明明:我做不到做不到!
马路:你神经病!自虐狂你有点儿!
明明:你凭什么教训我?你以为爱情是什么?山盟海誓,花前月下,甜甜蜜蜜?我就不听你的,我就不离开他,只要他不离开我,只要我还能忍受。陈飞,你来折磨我吧!你可以欺骗我侮辱我贬低我;你可以把我吊在空中,你可以让我俯首贴耳,让我四肢着地,只要你有本事让我爱你。我说的是‘爱’!
 
第三场 犀牛馆决斗(节选)
 
马路:一切白的东西和你相比都成了黑墨水而自惭形秽;一切无知的鸟兽因为说不出你的名字而绝望万分。
明明:你在说什么?
马路:诗,我写给你的诗。
明明:你写的?
马路:是我写的……可能只适合刻在犀牛皮上。
(明明走上前,用口红在马路的胸口写下诗句。)
 
第四场 马路生日 (节选)
 
明明(大声地):喜欢吗!
马路(惊喜地):钱包!我喜欢皮子味儿!
明明(大声地):亲我一下!
……
明明:我走了好多家商店,我想一定要买一件礼物是你每天都能看见的,因为你看见它就会想起我。
……
(马路从后边抱住了明明)
明明:我等了你很久,从傍晚就在窗口张望,每一次脚步声都像踏在我的神经上,让我变成空中的树叶,在空气中瑟瑟发抖。
明明:我想你一定会来和我吃晚饭;就是不来吃晚饭,晚饭过后也会来;就是晚饭过后不来,你和朋友在酒吧喝过酒聊过天和陌生的女孩调过情,你也会来看我。
        我就这样等着,等着,等着……
马路:我知道我在做梦。不过无所谓,真的,假的,梦着,醒着,只要你在这儿,一切都无所谓。
明明:答应我,别离开我,也不让我离开你。
马路:我不会离开你,也不会让你离开我。
明明(大声地):现在已经没有人再相信誓言了!誓言跟送花吃饭差不多,只不过是表达感情的方式而已。
马路:我跟他们不同,会让你看到我和他们不一样。你就等着瞧吧。
 
(渐渐暗场,明明开始唱歌)
对我笑吧 笑吧 就像你我初次见面
对我说吧 说吧 即使誓言明天就变
享用我吧 现在 人生如此瓢忽不定
想起我吧 将来 在你变老的那一年
过去岁月都会过去 有你最后的爱情
过去岁月都会过去 有你最后的爱情
所有的光芒都向我涌来
所有的氧气都被我吸光
所有的物体都失去重量
我都快已经走到了所有路的尽头
……
 
第五场(节选)
 
马路:明明,是你么? 我是在做梦么? 明明……明明……(仰头,设法抓住)
 
(画外音,合唱)
你是纯洁的 天真的 玻璃一样的
你是纯洁的 天真的 水流一样的
你是纯洁的 天真的 什么也改变不了
阳光穿过你 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