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818_2

 
楊勇的故事還沒有講完,就又來了劉勇。
 
DSCN1568
 
寫真=8月2日,北京市西城區德勝門
 
我在德勝門服務的兩個全天,第一天下午被北京電視臺《身邊》欄目暗訪了,第二天踫到了傳奇人物劉勇和他行萬里路尤稚氣未脫的孩子。
 
《身邊》欄目的節目据信是8月4日播出了。一位那天問路的老大爺是該欄目的通訊員,他來德勝門315路公交車場站打聽怎麽坐車可以換336路。我給他指下德勝門橋到二環輔路,409路阜成門換336,44來了呢也可以上,新街口豁口換一輛車就不用再刷卡了。又發生了一些指路事件后,過一會兒老大爺又回來了“小伙子,你把剛才怎麽換336再跟我說一遍吧”,我想這老大爺怎麽還沒走他大概是記不清楚,就要給他寫條,他掏出了通訊員的證件並且暴露了DV。這一拍就顯得蠻假的了,但我想付出的熱情也算是個回報。我熱愛指路——我們背站牌子的公交車迷們只能通過這種方式把我們的興趣轉化為幫助,我們幫助別人也是抒發對北京的熱愛。大街上遇到人問路,感覺很開心,媽媽說走在大街上迎面走來那麽多人,人是看你面善才問路啊——固定點兒指路因很敬業,所有的指路一定是貼到人家旁邊,一句“咱這麽着……”打頭。
 
稍微松下來的時候,我會帶領志願者們一起“研討業務”:“今天鳥巢彩排,專綫三路不開,別讓人家坐奧三,一定記住是380安慧橋北走過街天橋”“去西站問人家選地鐵還是公交,必要的話問點兒緊點兒松,口訣,地鐵軍博(走)一刻鈡,公交800(換)387”“一定記住去八達嶺12點以後就沒有919快車了”……中午能吃兩份多和合谷的飯,一天要喝四瓶水。
 
第二個全天沒人暗訪了,但踫到了一位高山仰止的人物,卸下行囊,劉勇給了我一張他的名片,他要去奧組委,我恭敬地把路綫寫在他的筆跡本上。他和孩子是新疆烏魯木齊人,漢族,一路從嘉峪關走殘長城過來,適逢奧運期間到了北京,並且接下來要繼續由北京走殘長城東下山海關。他穿著舊軍衣,大背囊后挂“父子同行 徒步長城”並上印北京奧運會徽和五輪標誌的條幅。他從囊裏拿出日記,他把日記封頭、尾展平,任由風吹著日記頁嘩啦啦地一頁頁快速翻過去,我腦海裏瞬間便是四海梁山口的嘩嘩樹聲和殘長城上鷹旗隨風獵獵的聲音,十分感動。
 
楊勇,充斥他内心的是“一介布衣的江河情懷”,他的至交徐曉光師語,“做人要心底保留狼性”。我眼前的劉勇就是一位實踐家,擕著這股子狼性由德勝口到了德勝門,身上那股子汗臭味撲面清新。
 
我極想有個機會請劉勇坐咖啡廳一下午,像王志面對面那樣給他做個採訪,借他日記一晚細細閲讀,頁頁掃描。有機會我也會寫寫楊勇、徐曉光和楊西虎師,這是在贛南東江源區行走認識的三位可以博物學家們,他們在身體力行地,用一種狼性來描繪生命,那种做人的風格在我們所感到激勵的正在振興的“天朝”非常重要。這個時代需要徐霞客李時珍。萬卷書,萬里路,萬般苦,萬方安和。
 
我還想給劉勇的孩子買一套福娃,城市孩子掙來的錢給踏山野小子的嘉獎。我是真想見他們呀,只是他們又踏上了征程。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