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929_由“你們丫HIGH乜呀”說說語言

 
中文大學的立校定約中有一條“基於兩文三語的大學教育”,中文和英文,普通話、廣東話和英語。什麽樣的話是兩文三語呢?比如下面這句,
 
“你們丫HIGH乜呀!”
 
如果隔壁宿舍夜裏三點還在唱電搖,破門沖進去給這麽一句,很有震懾力。從純語言的角度來説,也罕有人能否認這話很有生活味,它也真的很有語感美,兩种文字三种口語的精簡表意的結合。不信看它用普通話、廣東話和英語表述:
 
普通話(北京):你們丫鬧啥啊!
廣東話:你哋嘈咩呀!
英語(美國):You guys hot for what?
 
實際上這和學校定約所述還有區別——因爲在香港,英語被默認為是英式英語,但我沒法想象苛於言笑的英國人遇到此場面會說什麽,“What are you guys crazy for?”?每當我想嘗試說英式英語的時候,都發現整個人會處於一種假正經的狀態。比如美國人口語中“basically”給人的感覺就像“well”、“there’s like”那樣易於忽視而親切可人,而香港教授口中的“basically”常常讓我不自覺地心神驟緊,我想如果哪位語言學家借助腦電儀測試人們對話語敏感度的話,英國教授的“basically”估計會和美國教授的“exam”所帶來的波形差不多。
 
另外香港教授更喜歡說“examination”,他們大概覺得exam是拖鞋,examination則是西服,後者因内涵飽滿能韻味深遠。
 
兩年前的差不多這時候,我在新加坡參加SAT考試。在丹那美拉繁華的市中心,我在摩天樓群裏找不到地鐵入口,向一位白領求助。她給我指明方向、我離開后,她又想提醒我以後注意新加坡地鐵的標誌,在後邊大喊“色(Sir)!色!……”,這叫一個肝顫的我回過頭——You can always follow this specific sign to find the MRT. 大家來用英式讀音,加上教導式的口吻來念下這句話,口型那是非常誇張。
 
我現在門兒清:新加坡地鐵叫MRT,港鐵叫MTR——Shueng Wan, this is terminal of Island Line. Thank you for taking Hong Kong MTR. 每次聽到這個,都會被感染得小腿微酥,那情景仿佛港鐵的英籍女總裁握住你的手親口道來以上一般。
 
新加坡——HarbourFront, terminus of North East Line. All passengers please alight. Thank you for taking MRT. Please mind the platform gap. 聼完這一串感覺精神百倍。
 
美國英語可沒有什麽M啊T啊MT啊的,非常婉轉動聽,嗚啦哇啦鳥語一般。有的時候你看美國教授講課就跟看很不錯的歌舞節目似的,説話唱歌一般,又眉飛色舞,外加上躥下跳。在香港(估計英國也是)的課堂,不會讓你想到除課堂之外的事物。很高興我的美國朋友聼我讀中文,他們感覺也像在唱歌似的,還是蠻平和的歌,我很高興。
 
我要復習功課去了。早上起不來床的孩子們,我們一起來學一句美國俚語——Rise and Shine!
 
這句話我最初在夏威夷火山島軍營生活時間表上見到,那是一天要求4:30起床,用了這樣有激勵性的話。它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起床吧做事情!
 
把它抄在你明天的時間表上,如果你今天打算很晚休息而又期待明能晨起上課。看看Rise and Shine能否感召你能起床。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