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025

 

24號的《北京青年報》報道我們北京公交迷啦!

 

C2版大主題《京城有群公交迷 影隨車動追逐忙》幾篇文章分別為

 

佟克維(北京公交BK670論壇,victor67507(64305)伴隨25年的337路;

劉爽(北京公交BK670論壇,chromabus大通道:公交車幾朝代的代名詞;

謝昕(北京公交BK670論壇版主,woodyxx月票時代的終極探訪目標;

吳戈(北京公交BK670論壇,ronwu觸摸1965年;

穆卿(北京公交BK670論壇,comet調繪:我走遍北京公交站點;

王慧明 (北京公交BK670論壇,八輪有軌電車) – 30年的公交情緣。

 
 

伴隨25年的337

 

  每個人都會有伴隨自己成長的朋友,這些人或是從小到大一起玩大的玩伴,或是一起背著書包去念書的同學,我除了這些朋友外,還有一個25年伴隨在我身邊的朋友——337路汽車。

 

  我家就住在337路公共汽車的沿綫,所以從小到大,出門一直都是坐337路。

 

  小時候,337路所使用的是那種大紅色的、後邊帶個掛斗的車,開起來聲音震耳欲聾。還在父母懷抱中的我,特別喜歡讓父母帶我去坐後邊的那個掛斗兒,因為那個掛斗總是非常顛簸的,而我也經常以這個顛簸為樂趣,在顛簸中感受到一種莫名的快感。

 

  上學了,因為學校離家有段距離,必須要坐公共汽車上下學,因此,337路就成為了我每天上下學的必坐綫路。那時的337路已經換成了那種兩截相連的大柴油車。每天擠在擁擠的車廂中,聽發動機那隆隆的響聲,售票員阿姨親切和藹的報站聲,讓我覺得很開心。那時候,我覺得這條綫路就是我的一位朋友,我們朝夕相處,密不可分。出於好奇,我開始仔細地去觀察我這位朋友的每一點變化。觀察它的車輛,觀察它的車號,觀察它的發車規律,觀察每一輛車的每一處細節。

 

  長大了,337路又更換了車輛,可供我研究的東西越來越多,於是我開始通過互聯網來更深入地了解我的這位朋友。有一天,當我在百度上搜索車型信息的時候,很偶然地進入了一個公交迷論壇。這個時候才發現,網絡上還有那麽多和我一樣喜愛公交的車迷朋友。通過和他們的交流,我知道了原來337路的那種大紅色掛斗兒車叫“斯柯達”,後來我上學時候使用的叫“BK670”,後來又換成了“BK6111CNG”,還是天然氣的自動擋車,目前使用的是18米的黃海車。同時,我也更明白了一個車隊的成長歷史。

 

  337路是跟我一塊兒長大的,我們互相見證著對方的變化。多年積攢下來的感情,促使我拿起手中的相機,給337路的每一部車都留下了一張照片,制作成了一幅337路全家福,將這個朋友深深地留在了心裏。

 

時光荏苒,京西大綫337路依舊每天的在長安街及延長綫上飛馳,伴隨著我的工作和生活。對於人們來說太過平凡,可是我卻每天都在關註它的變化。我坐在寬敞舒適的337路車中,聽著那熟悉的發動機聲和售票員親切的報站聲,望著車窗外飛速後退的景物,跟其他朋友講述我的這位老朋友的故事,那種感覺幸福極了。

 

(佟克維/victor67507(64305)

 

轉載點評:城東342、382,城北328、358,城西336、337,這六條綫路不知道北京能有多少人能講出和她們相關的主題故事。想我熱愛公交,也是因住342、382朝陽路沿綫而惹起,我堅持認爲這些自編號5打頭的通道車,讓我童年便能有模子去描摹奔放和明亮的性格。 

 

大通道:公交車幾朝代的代名詞

 

  提起“大通道”,只要是坐過公交車的人都不會陌生。它就是我們長安街上見到的那種兩截的公交車。對於我們80後的一代來說,兩截的“大通道”就是公交車的代名詞。

 

  從北平和平解放到上個世紀60年代末,經歷過整修舊政府殘破客車、用二戰時期卡車改裝、從歐洲進口客車等幾個階段,當時的公交車基本上還是單機車。改裝的客車技術水平落後,乘坐舒適度很差。進口客車雖然技術算得上是一流,但載客量有限。進入70年代,北京人口數量不斷增加,城市也在不斷變化。為了解決人們乘車難的問題,“大通道”出現了。

 

“大通道”最初還是由卡車底盤來改裝,有汽油通道和柴油通道兩種,分別是“解放”和“黃河”兩種型號。雖然是改裝的,但這表示著北京公交客車的生產逐漸走上了自主研發、穩步發展的道路。到了上世紀80年代,大容量的公交車成為了城市公交的首選。從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大通道”公共電汽車成為了北京城市公交的絕對主力。

 

 說到這兒,我想起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以前“大通道”前後兩車之間的軟車棚,都是使用厚帆布簡單包蓋龍骨,車中間“大轉盤”兩側沒有封閉,從車裏直接可以看到地面。這使得冬天車裏特別冷,遇到塵土會大量地卷入車內,甚至還經常發生乘客的行李物品從中間掉下去的情況。一次聽一位售票員講,一位老大爺買個西瓜坐車回家,順手把西瓜放在“大轉盤”座位下面,結果車一起步,西瓜一滾,從轉盤邊上掉在了地上。車都走出很遠了老大爺還渾然不知,等下車的時候一找,“哎?我的西瓜呢?”售票員無奈地說:“大爺,它比您下得早……”

 

就這樣,“大通道”默默地走過了80年代,走過90年代。在世紀之交的北京公交大規模車輛更新當中,乘客們發現北京的公交車雖然越來越新,但也卻越來越小了,傳統的“大通道”越來越少,就連長安街上的大1路都變成了單機車,很多車都擠得不行。看來大容量的公交車還是北京這樣的超大型城市公交不可缺少的。終於在2002年,新型的天然氣大容量公交車投入運營,之後出現了18米柴油大容量公交車。這些新型“大通道”全部采用自動變速器,並在全國首次使用進口歐III柴油發動機,一改傳統柴油車“傻大黑粗”的形象,尾氣沒有任何可見煙塵,也幾乎沒有異味。

 

  借助奧運的東風,“大通道”又有了長足的進展。以前那些發動機在前邊的前置車,逐漸變成了發動機在後邊的後置車。中間的大轉盤也從簡單的掛鉤式變為了液壓式。同時,車輛也配備了自動變速器、空氣懸掛、電子油門、CAN總線控制、電控共軌柴油機、GPS衛星定位等大量先進技術設備。北京的“大通道”技術水平全面與歐美接軌。

 

  我想,只有“大通道”才能滿足首都強大的客流量,相信“大通道”今後若干年仍會是北京公交的主力軍,將不斷引領北京公交邁向新的歷史時期。

 

劉爽/chromabus)

 

轉載點評:北京的通道車真算很普及了。在外地,每看到通道車都會感覺很驚奇。我還遠不到技術層面探討的層次,只知道外表凃裝看起來美好,還能獲得絕佳的乘坐體驗。對於18米“大通道”,那記憶中瞬間的美好幾可以信手拈來的,43路在五間樓近乎直角卻動作卻不失僵硬的轉彎,346路台頭村以遠、揚起頭加大馬力爬坡往鳳凰嶺的姿態,671路在四惠橋往慈云寺方向輕盈的穿梭……

 

 

 

月票時代的終極探訪目標

 

  作為一名北京公交車迷,坐著公交車四六九城地轉是我最大的樂趣。在月票時代,北京城東南西北各存在著一個地方,分別是可使用月票達到的最遠端。這四個地方被我們公交迷稱作月票的“四極”,那時大家都將這四個地方作為自己的終極探訪目標。

 

  這“四極”分別是:東極——通州區小聖廟;南極——大興區青雲店鎮;西極——昌平區高崖口;北極——延慶縣長陵(轉載注:應為昌平區長陵)。這“四極”雖然都不是很遠,但是有的去一次卻非常不容易。就拿“西極”高崖口來說吧,需要從昌平東關乘坐357路前往。357路每天只有12趟車是能到高崖口的,其余均為區間車。如果不事先打聽好時間,很有可能一等就是兩個多鐘頭。有的雖然車次較多,但是異常擁擠。例如“北極”長陵,去那裏要坐314路。由於長陵是一個旅遊景點,因此有很多遊客要乘坐314路,更有很多去那邊爬山的老年人,背著大包小包的擠車。很多年輕小伙子都不是他們的“對手”。想要去月票的“北極”,不練就點強健的體魄怕是不行。

 

  “南極”青雲店鎮在現在看來是個非常好去的地方,從城裏出發坐快速公交,然後換乘341路就行了。可是在沒有快速公交的時候,想去那裏只能在木樨園等341路延長綫。這條綫的間隔非常大,而且不像357路那樣有固定的發車時間。如果不是經常坐,摸不清規律的話,能坐上也需要憑點運氣。而且,青雲店經常有集,很多城裏的老年人因為那裏菜便宜,都會集體去那邊買菜。每次回來的時候,你會發現妳的四面很快會被各種各樣的蔬菜所包圍。

 

   “東極”小聖廟是“四極”中相對最好去的一個,要乘坐317路前往。317路車次多,乘車的人卻不多。但那邊比較荒涼,不像其他“三極”那樣可沿途觀景,因此到過的人也少,大家也都不敢貿然前往。

 

  隨著月票的取消,這“四極”也成為了歷史,慢慢地從公交迷平時談論的話題中消失了。我有幸在月票的“有生之年”,持月票探訪了這四個地方,成為了那段歷史中為數不多的到達過“四極”的公交迷之一,至今仍感到非常榮幸。

 

(謝昕/woodyxx)

 

轉載點評:現在到達“四極”已經算很容易的任務,大約是車迷入門的必修課。但當初北京不像現在這樣大,3字頭的車也會給人跑好老遠的感覺。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每看見3打頭的三位數,腦海中波浪起伏狀的地圖上便會有一個邊緣的點閃躍起來。

 

 

 

觸摸1965

 

  公交迷對於每一部公交車都是有感情的,特別是那些已經消失的、再也不會回來的老式公交車。

 

  20074月,接公交論壇中的一位網友綫報,在西黃村一處工地發現了兩輛早已報廢、作為工棚的老公交車,好像是北京公交早期使用過的一種公交車,型號是BK640

 

  出於對老車的喜愛與執著,我便與論壇裏的兩位好友相約去探訪一次。對於我們這些出生在8090年代的年輕人,這些車僅僅是在資料照片中見過,那次能見到真車,至今都是令我自豪的經歷。

 

  47日下午,我們來到了西黃村,找到了那家工地。通過虛掩的工地大門,兩個紅色的形如面包的汽車出現在我們眼前。被我們這群車迷視為“文物”的老車,它真的還存在!在征得工地工作人員的同意後,我們迫不及待地奔向了它們。這兩個車真的是我曾經在照片上見過的BK640型公交車和BK651型大拖車。經歷了幾十年的風霜雨打,兩輛車的車身蒙皮早已斑駁不堪。BK651拖車保存得相對完好,工人們為車身刷上了新油漆,但仍能看到歲月的滄桑;那輛BK640顯得要殘破一些,根本看不出車樣了。它的前風擋玻璃被兩塊鐵皮取代,車身上多塊的油漆脫落,露出了嚴重銹蝕的鐵皮。雖然車已經這樣了,可它的意義非同尋常。它是新中國建立之初,第一款自行設計的國產客車。可以這樣說,BK640的出現是中國客車發展的一座里程碑,標誌著我們能夠自行生產公交客車。

 

  今天,它們的存在對於車迷來說,那可真是珍寶,彌足珍貴。我們顧不上弄髒衣服,爬到車底去查看底盤,搜尋底盤銘牌。可遺憾的是,底盤的銘牌已經被破壞掉了。我剛從車底鉆出來,一位網友已經蹬上車了。車內一片淩亂,座椅、售票台等車內設施均已無蹤影。從陳設上來看,這裏已經成為了民工們的家。大家興奮地觀察著每一個細節,包括那個永遠也關不上的水沿窗戶、車門上特有的圓角門包和圓形頂燈。突然,一位網友大叫到:“銘牌!”我們順著他指的地方看過去,發現了車內銘牌。雖然銘牌被油漆和灰塵覆蓋了,但此時興奮的心情已經無法用言語表達。我們拿出橡皮、抹布,小心翼翼地擦拭它,它的本來面目也逐漸顯露出來。“啊!”又是一個興奮的尖叫,被我們擦拭幹凈的銘牌上赫然印著“出廠日期 1965年”。就在那一刻,我們觸摸到了這早已塵封了42年的歷史,回到了照片中才能見到的那個年代。

 

  也許有人對我們和老車的這份感情、這份執著表示不解,其實喜歡一樣東西真的不需要太多理由。它們是我們這個社會飛速發展的縮影,見證了時代的變遷和科技的進步,因為它們承載著我們太多美好的記憶,因此值得我們這樣去熱愛,這樣去追求。

 

(吳戈/ronwu)

 

轉載點評:對90年代前的老車是純沒感覺。但是70后的BK640,何嘗不是80年代末生人眼中的BK6141那樣的感受,將心比心的事。車輛的演替讓我們說“新車真好”立刻又想起老車而輕聲咿呀,就像過生日的時候說“真開心”但立刻想起自己更加遠離童年而片刻黯然。

 

 

 

調繪:我走遍北京公交站點

 

  在公交迷的這個圈子裏,有專門喜歡研究公交車構造的,也有喜歡研究公交綫路運營的。而我,就屬於後者。這個身份,也讓我與北京的公交站點,有了一個難忘的故事。

 

  去年,一次偶然的機會,一個圖書出版商找到我,想合作出一本有關北京公交站點的地圖冊。從9月份起開始合作,我就負責去調繪北京公交站點的詳細位置,然後進行整理。

 

    不做不知道,做起來真要命,北京公交的站點居然如此之多。出版商要求,50米以內的公交車站都要給予區分,這樣使得很多車站表示出來後,不單單是一個點位,而是一片點位。

 

  因為白天還要上班,周末還有一天需要在外面上課,所以只有利用下班後的晚上時間和周末不上課的一天進行實地走訪。數千個站點,如果每次不提前規劃行程,必然抓瞎。因此在每次調繪前,我都要事先訂好大致的走向,倒車的次數,還要預算好回來的時間。

 

  就說去舊宮、南苑的那次調繪吧。那天下班後,我是坐車從西三環趕過去的。舊宮和南苑都是位於南城靠近五環的地方,無論距離單位還是家都是很遠。那片地區,有的公交綫路是放射性的,比如像729路,它開往成和園小區,除它之外再沒有其他綫路到達,因此進出都只能坐這趟綫路;有的地方綫路平行交錯的有好幾條。這樣,自己不得不來來回回地坐上幾次車,才能把周圍的站點調查清楚。其實這樣的情況在實地調繪時是經常遇到的。有的路段,我要把幾個站點搞清楚,就只有步行。記得那天晚上,我從729路的潤星家園去珊瑚橋南就是步行。我是根據地圖,穿過一條不知名的道路走過去的。這兩個地方,如果坐公交車的話,需要倒一趟車,而且等車時間是不好保證的,那樣會影響到調繪時間。因此,這段路我走了約2公里才到了珊瑚橋南,然後又坐上680路,奔往下一個調繪地點上林苑小區。實地調繪完,為了趕時間,我找了一輛摩的,載著我去了最後的地點,這樣才算把當天的計劃完成。當我回到家後,已經是11點多,而這樣晚的時間,在那段調繪的日子裏卻是常事,而如今想想那段艱辛,也有些懷念!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了一年對北京市區公交站點位置實地的調繪,今年夏天,一本《北京公共交通指南》的地圖冊終於在我的調繪下出版了。不管怎樣,一個愛好的起點,加一份辛苦,最終得到了這麽一本針對大眾的實用書籍,對自己來說真是一個難忘的經歷! 

 

(穆卿/comet)

 

轉載點評:comet的工作態度令人肅然起敬。這是個和北京每一個站牌墩子打照面的任務,只不過每次見面都是站牌墩子靜駐不動,他去奔尋相會,炎日下揮汗如雨,彰顯誠意。 

 

 

 

30年的公交情緣

 

  我每天都要在電腦前去瀏覽公交論壇,關註一下最新的公交動態,它已經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提起這個愛好,還得先從小時候說起。那時,讓哥哥帶我出去坐公共汽車是我最大的樂趣。每到周日,我都要纏著哥哥帶我出去坐車玩,從那個時候我就知道了公交綫路分好幾個場,郊區綫路和市區綫路有什麽區別。平時在家的時候,我就在家門口數公共汽車,嘴裏念著噴在車前邊和側面的車號,那些車號到現在我還記得,雖然已經過了30年。

 

  那時還有一個最大的樂趣,就是在家裏床上用象棋子碼出道路的樣子,再把縫紉機上的抽屜拿下來,當公共汽車在床上推來推去。有時還和鄰居小朋友玩坐車的遊戲,我總是當售票員。上學的時候我就對北京公交地圖產生了興趣,天天看,把每條綫路的站名都了如指掌的記在心裏。那時候,我就利用假期把北京所有的公交車都坐遍了。鄰居和朋友們都叫我活地圖。

 

  中學畢業後,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公交這個行業,當上了向往已久的電車售票員。那個年代,能擔任標兵車的售票員,是件特光榮的事情,所以走標兵車是我最大的願望。一年後,通過我的努力工作,我如願以償地去標兵車當上了售票員。和我搭班的兩個師傅都是北京市勞模。坐在售票台後,我感到無比的自豪。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工作壓力增大了。面對工作中乘客的不理解和無理的謾罵,我產生厭煩情緒。在我工作低迷的時候,我的司機和我說了幾句話:我們的工作雖然艱苦,但它苦中有樂。你看早晨那一輪紅日東升的時候,朝陽映著晨霧,我們享受著最美麗的風景,只是我們沒有發現而已。同樣,我們在工作中只要擺正心態,認真地服務好每一個乘客,那麽乘客也會給你一個最好的回報。聽完這些話,我心裏豁然開朗,我再也不去計較工作中的那點小事,又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去。那一年,由於工作和業務水平都很出色,我被公司評為青年服務標兵競賽第一名。

 

    後來由於工作的調動,我離開了售票台,但我的公交情緣還是沒有結束。2003年家裏有了電腦,我就迫不及待地上網尋找有關公交的信息。

 

  2006年,我所在的公交論壇發起了義務志願指路活動,我報名參加了,利用業余時間去東直門協助謝亮大爺指路。站在指路台後的那一刻,我感覺我仿佛又回到了從前的售票台後,又充滿了激情。

 

  我的公交情緣會一直走下去,用親身經歷去體會這城市的變化,體會著我們的付出和給予社會的和諧力量。

 

王慧明/八輪有軌電車

 

轉載點評:文章樸素,情感真摯,沒有很多細節,唯30年足夠分量。對於很多的售票,售票台已經成爲了舞台。你看300路售票們每天一圈圈的演出,每一場都毫不懈怠。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