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29_颐和园游记

 

“我今天看天气大赞,就去颐和园了~ 好天风就一定得大,那大广阔地方,吹得我快倒湖冰上了,不过非常开心。可知生活是美中不足。”

上一次从西门进颐和园是2007年的3月10日,早春、风大,清亮的山和清亮的水,秃的树枝杈格外有力、显得精神。这一次我从西门进,是初冬里风最大的一天,天也格外的蓝,山清亮,水结冰。一个人虽然不好上冰去痛快地走、不比一群人可以互相照应,可是照应就是迁就,有时反不能遂心尽情,远远望隔昆明湖远在万柳巴沟的那些高低错落的房子,他们在那边闹,我在这儿高兴地慢慢快快地走,觉得自己还可以是自己,北京也还是我本来眼睛里的北京。脑子里随风景变换随时默想出一些老庄的话,非常高兴,靠近西海北边由于是引水渠里灌进来的活水,不会结冰,在清朗的水前照了照自己,百分之八百确信自己没有戴面具,真是一个好可爱的北京人呀。
 
和爸在外馆斜街小肠陈吃午饭时说,在外边每天都由不得自己,回到北京的日子就让我放松地随自己去吧。每一年还给自己真实的日子,就是过节。其它的,美国,香港,日本,以后没准还有月球跟火星,都是片刻间能拿来快乐甚至卖弄的东西,永远不是自己的心。现在天天都能大鱼大肉,长辈小时候有这个才叫过节,现在天天都能过节,于是过节就不觉得什么了。可是精神上永远都有过节的日子,也许奔命来的花园洋房就跟当年上学的一纸成绩单,让人哈哈一笑就能了事,但是口袋里只有10元钱在三联书店的曲线楼梯上坐着读书,天黑了来一碗油泼面,就跟胡同里冬天树枝投在民居灰墙上影子一样,值得长久地回味。也许抱一个香港漂亮的女孩子,不如抱一个北京寒酸的站牌子,来得舒服安稳,能让我开心地闭上眼睛去一番痴醉。
 
我本来想写一篇散文的,写写颐和园的风景,因为今天真是太美好,走在西海、治镜阁岛那边,抚今忆昔,也的确很感人。但是一抬笔觉得不能一口气写下来,要遣词造句,那还不如不写。上边那两段至少是一气想说出来的,我也知道自己过几天离开北京立马就不是这德行,但得抓紧时间让告诉我的故乡我找回了状态。
 
颐和园游记就只是最上边的一句,回来在校内网上留给朱岩的今日行程的描述。我好可怜,离开了北京便做不得一个北京人。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