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126

 
雪地和繁星,在这新年初始时,让人们白天夜晚都感受到明亮。
 
而新年平和的前三天又像一首曲子的弱起,因为初一初二初三之后,就要从东北老家走出去,在北京度过二十岁的生日,再辗转去往南方。本来是去厦门享受一个一个人的除夕夜,可因为家中的变故最终回到了老家。在广州机场等待往沈阳的飞机时买了本史铁生的《病隙随笔》,感受他残疾的身体支撑着的深刻的精神。生活是美中不足的,就好像有的时候我会想人是不是只有残疾了才会懂得生活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这个想法是不是有些诡异,但真有一次在新亚书院山崖边的合一亭,迎着风坐下,闭上眼睛去体会失明失聪的感觉,脑袋一动不动,身体哆嗦眼睛竟流下幸福的泪水。
 
而回到家,就临时用妈的手机做必要的联系用。过年也不发拜年短信了,而我妈的手机竟收到两个我的同学的拜年短信,谢雯跟李洵,初看给我惊奇了下,才想起原来有一段时间用过我妈的手机、他们是那时记下了号码。
 
在家里别人睡午觉时,享受下午的阳光读书写字,暖气烧得太热,就穿上衣服出去呼吸几口转几个来回。简单亮堂的日子真好,虽然没几天也认了。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則回應給 090126

  1. Yunfei 說道:

    转成简体了。

  2. VVV 說道:

    但真有一次在新亚书院山崖边的合一亭,迎着风坐下,闭上眼睛去体会失明失聪的感觉,脑袋一动不动,身体哆嗦眼睛竟流下幸福的泪水。那场景一定很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