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222

 
剛才和任之下了兩盤中國象棋,一贏一負,雙方都是在局勢有利於己或至少平衡的情況下著棋失誤,讓憤憤不平方抓住機遇奪回主動的。
 
想起軍訓的時候和李洵下棋,真夠厲害,我們就一句一句地說棋,“炮八平五”,“炮8平5”,“馬二進三”,“馬8進7”,“兵三進一”,“車9平8”……沒有十五個回合我就基本全亂了,李洵開始頭頭是道地講爲什麽我的右炮在三路,車又是什麽時候進入兵綫的。他的記憶力很強。我們就在那裏干說著,然後我的腦仁就越來越疼,話越來越少,嘴還總是半張著,一副迷茫的樣子,李洵還不忘在侃棋時提醒“夥計最好把你的嘴閉上,半張著這樣看像個傻子”。
 
我們小時候都是搞競賽出來的,迎春杯的時候我在三組——組長張一葦同學,他是五組組長——上一篇提到的李瑤曦就在那組。順便說一句,郭一鳴跟邱燁麟在一組。總共這六個人初中在東城北中南分佈開來,高中重聚首的時候各自無怨無悔地選了或理性或感性的行爲基調,文理比是三比三。其實應該算文比理三點五比二點五,因爲張一葦同學太難讓人界定他的思維流程了。他會嚴肅地給你朗誦史湘云的詩歌並整齊地摘抄進筆記本上,可也會在給女朋友做飯后與衆人討論廚房裏沒有滴定漏斗時“滴加”醬油的控制方案。
 
李洵平時不苟言笑,但卻又是一熟悉起來便極愛説話的。我們在操場上不知走了多少圈四百米。李洵還會有一些漢語口語裏生僻的句子脫口而出,比如“有沒有什麽事情能讓人迅速高興起來”,“真是太不幸了,來,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一個簡單的事情是怎麽被你無端弄成這個繁複的樣子”,“我認爲現在到了需要你思考這是爲什麽的時間”。可是他的語速極快,所以這些話不會讓你感覺的有多餘的語分,而是讓你覺得他的思維的確是一種與衆不同的風格。
 
原來是常常通電話的。聖誕節假期的時候訪問清華,和同學一起吃比薩宴,卻沒有機會和李洵說太多話。也許是因爲我和李洵或者宋洋說的話太少——他們給我講問題,我的腦子總是能應激地形成樹形結構、或者引導綫路什麽的,也或許是因爲目前中英文成日並行讓人不自覺地暈眩,或者是因爲自己突然自信感悟到了些難以言傳的道理,時不時便要為周圍人宣講。總之,我現在説話不順溜,常常說上一兩段便覺得辭不達意,想自發地扇自己嘴巴子。
 
某天復習“信號與系統”這門課,突然就真真地覺得它是一個雞蛋殼——是有序、有確定性、穩定的、完全的這樣一個小世界。我在吃力地觀察雞蛋殼,突然我發現了大得多得多的雞蛋瓤,使整個雞蛋成爲同時包容有序與更多的無序,確定性與更廣大的隨機性,穩定而又更多的時候不穩定,完全又不完全,由小到大相似又不相似,的這樣一個世界。感受到智慧的熱氣兒了,前邊有一個智慧的小火山,但是是平靜的。我就平靜地往前走吧,也許應該先蹲在能望到小山包但是有個距離的地方,蹲下來,先認真地把雞蛋殼把玩把玩。
 
就像打開窗戶,要透進來新鮮空氣一樣。我想給李洵打電話,和他說一盤棋。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