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309

 
(本文籍旁听怒江水电开发和公民社会发展作为引出,敷衍得一篇感想。有肮脏语汇存在,若觉会感觉不适或可不必滚动往下阅读。作者考虑再三,基于文章所表达意愿的基调而实在无法将这些语汇消去,否则将文不成文。还望谅解。天成,三月九日,月,饿着肚子于崇基牟路思怡音乐建筑图书馆)
 
 
 
 
 
 
 
 
 
 
 
 
刚才听了一个关于怒江反水坝运动和公民社会话语权建立的这么一个讲座。中大社会系的博士生周雁主讲。这个讲座倒让我反坝的态度“悬崖勒马”、不那么决绝了。尽管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观、移民问题、世界遗产保护、地质问题等等诸多所谓争论的“框架”上来看,都应该是反坝。但是我发现在没有给怒江州一个别的实现经济发展的方案前,你怎么能强求他拒绝水电梯级开发的短期赚钱的大诱惑。尤其到讨论后期,我们逐渐注意到怒江和金沙江水电开发境况的不同,金沙江相对与外界地里隔绝少些,还在开发旅游,经济是相对多元的,而怒江又与金沙江隔两重大山跟一澜沧江,短期内不具备基础设施的建立和基本的经济基础来搞旅游开发。那它又该怎么办。
 
当然我必然还是反坝人士,从社会学在公民社会构建里凑热闹和地理环境学实现可持续发展两种角度上,我都很偏激。我是得跟体制内这帮人斗的一个人,跟杨勇一样,唉,他不靠水坝挣钱,他就要被靠水坝挣钱的疯狗咬,他会指出哪儿有煤矿,可是他却有那良知不指,不挣那地图上一抹一画举手之劳从煤矿主那儿拿来的几百万。妈比的体制内跟体制外的人性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现在真是怒不可遏,因想立刻前往怒江州看看。另外我现在特恨两个人,一个是蒋介石,你妈比的你丫当年怎么就他妈靠着美国愣都没把赤匪灭了呢,你瞅中国现在这个逼样儿啊,真想以中华民国跟民族前途的名义鞭你丫尸。还有一个把我那本外贸组《社会学与生活》书弄丢的人,操为什么摆那么多书经年都用不到,但我丢了什么书不多时就发现这本书超级有用,妈比的都三次了。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