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311_美好的新蜜蜂群

 

有的時候看四中下一屆的學弟學妹們的博客,覺得真的90年生人就是一個分野。他們比我們的涉獵更廣,生活的調子更明亮。我越發覺得,北京的精神生活還是不錯的,因爲到這兒來看見很多同樣90后的人,眼睛真的是暗淡無光,説話作文有嬌柔造作的,有無病呻吟的,就跟現代詩瞎斷句似的、把一種挺淺顯俗氣的感覺還非得刻畫成藝術品一般。再去看看文曄、劉邦、郭文殊、王加梁他們寫的東西,覺得還是蠻不一樣的,尤其是文曄寫的東西,跟愛棗報的棗讀一樣了。如果看看内心活動的豐富程度,和她比起來,我大概就算剛翻過十萬個爲什麽或者花生漫畫兒那種人吧。上文理學院、讀人文社科的人比原來多很多,真的很好。我覺得那個六角形的地方出來的人,關心大的比別的同樣關心大的關心得緊而真切(比如殷宇曦、吳越),而著眼於小、關注内心的求索也比別的同樣試圖關注内心的人來得樸素實在(比如蕭然、小飛)。感覺我們的眼睛好亮,都是水汪汪的。

 

我從夏威夷回來以後,學校有了Ukulele的選修課,我看過上課的視頻,感覺高興的是雖然只是彈幾近音階一般簡單的曲子,那種海調兒已經出來了。後來又有去夏威夷交流的同學。比文曄他們再小一屆的差不多包機來香港往國外大學考,再小一屆的,如我的六年小學妹徐亦奇,被四中錄取了就去過關島,現在跟美國讀高中了,突然有一天看到她的狀態是“Honolulu,HI”。他們的想象力很豐富,談戀愛,練琴,打球,畫畫兒,攝影,讓你把她落在你家的iPod耳機用信封裝好寄過去。她還是個赫哲族人,長春人,因而每次洗澡時若唱起烏蘇里船歌都會想起她。就如那歌兒裏邊“白雲飃過大頂子上”一樣的一種時過境遷之感。

 

我呢最近卻撿回了初中那會兒的認真,打算以後經常去ELB 506裏邊旁聽中大公民社會研究中心的講座或沙龍,用跟主課一樣用心的態度記著筆記。感覺要能找到幾個志同道合的人,學期裏讀書的時候“作繭自縛”,然後放假的時候“化蝶紛飛”,動靜相成的日子該多好。可惜ELB罕有人坐電梯去五層啊,要不就是去三層跟市場學的課聼一篇吹水,要不就是四層心不在焉地做了心理實驗拿50港幣匆匆出去吃飯。我記筆記的時候縂不由自主地想,像公民社會啊、NGO啊,我以後能搬到六角形裏邊去講,和六角形裏飛出來的蜜蜂一起去把“不下大雨我們不打傘”從空想變成現實。幾個禮拜前一起在新亞飯廳吃飯的兩位好朋友已經借JA項目回到六角形裏給孩子們上課了,他藍灰格子衣服、沒准又會跟我暑假一起去搞些什麽、“什麽”也許包括十四次見面、廝混在一起二十三天,她則一身嫩粉、吹著車公廟買來的大風車沒完地笑、回到北京專心在呼家樓工作、夏天要去新加坡。我想江舟、李周所以特別願意和我們交流,就大概像我願意去嗅新蜜蜂的蜜一樣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