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422_ 呃,4 路沒有了

 
呃,4 路沒有了
 
市交通委啊,你們真是讓人操碎了心,還有你大爺。
——題記
 
 
4 路撤綫,4月26日起終止長安街運營服務
 
市交通委消息,4月26日起 4 路將終止提供東西長安街運營服務,路號暫停使用並歸檔,車輛由 1 路接管,撤銷長安街、建國路等原 4 路沿綫路段站位,保留四惠站並與 1 路站台合併。同時 1 路西端起訖站將由 馬官營 延長至 靛厰新村,增加停靠站 靛厰新村、靛厰村 和 蓮寳路口東。
 
具體實施計劃
 
4月20日,1、4路重點站台增派工作人員,維持秩序,監控客流
21日,1 路 大北窯 站台開始增加服務人員
22日,1 路 六里橋北里 站台開始增加服務人員
25日,9時開始車輛調整,26日前全部調整到位
      24時至 26 日4時,客運分公司印制新的線路標誌,並下發支隊張貼
            四惠站 4 路站台與 1 路站台合併
     有關部門更改報站機芯片
26日,4 路車隊全部編入 1 路開始上路運營
 
 
1 路接管,為未來長安街公交運營做足準備
 
21日,4 路車隊隊長張平表示,車隊的70多部配車、400多名員工將全部轉入 1 路車隊。4月26日起將加開 馬官營 至 大北窯 的 1 路區間車。
 
新的 1 路車早高峰發車間隔將從現在2.7分鐘縮至1.7分鐘,車次由22次增至36次;平峰時段的行車間隔由3.3分鐘縮至2.7分鐘,車次由18次增至22次。同日起開行的 1 路區間車路程17.5公里,單程行駛50分鐘,早晚高峰各配車25部,高峰期發車間隔4.5分鐘,平峰時段發車間隔6.5分鐘,首班車早晨5:45開出。
 
撤綫初期,公交部門也會監控沿途客流變化,隨時調整車輛安排,如果遇到客流驟增,四惠站內、靛廠新村站內各有4部備車可以調動,1 路區間車也可改到四惠發車,緩解客流壓力。如果 1 路、1 路區間車全線客流驟增,公交集團還會抽調 68 路的車輛,加入 1 路區間運營,再抽調一輛 57 路加入支援。
 
 
員工聲音,“雖然還在長安街,但感覺不一樣了”  
 
21日下午,靛厰新村的 4 路車隊場站內,幾輛 4 路大公共並排停放著。陽光從車身反射回來,有些耀眼。
 
幾名等待接班的司機三三兩兩地閒坐在走廊裏,低聲聊著線路撤銷的事,“說是併到1路去。”“還走長安街,還是那些人。”“就是4路這車號沒了。”
 
“都來拍個照,也算是個紀念。”在一名中年女司機的發動下,十六七個等待接班的員工走到車前,合了一張影。
在 4 路工作了14年的老司機 戴淑敏 在一邊接受采訪。“4路撤銷了,妳現在什麽心情。”“打個比方吧,要是妳家孩子養了14年要送人,妳什麽心情。”她笑著大聲說,話音剛落,卻忍不住哭了起來。“心裏挺別扭的。”她拼命按著眼角。

20日晚上,戴淑敏 從電視新聞上得知,4 路車周日就不存在了,正在發愣,同事就打來電話,“都是看了電視才知道的,大家心裏都有點難受。”她說,雖然26日之後,自己還是會在長安街上,開著大公共,身邊也還是過去那些同事,但還是覺得不一樣,一個好好的集體就沒了。她捂著眼睛跑開了,“哎呀,別再讓我說了。”

 
 
乘客感受,“ 4 路这个符号我会一直记在心中”
 
從 軍事博物館 到 四惠,65歲的 陳兆發 再一次坐上熟悉的大 4 路。10多年了,車在變、人在老,陪伴他10多年的大 4 路,也將退役了。
 
陳兆發 家住通州,他不愛稱自己是老北京,那是北京城裏的稱呼。每次進城,他都喜歡坐公交,因為窗外的世界不一樣。大 1 路,大 4 路,是他經常倒著進城的車。
 
10多年來,透過 4 路的車窗,陳兆發見證著長安街的變化。路邊的大小建築慢慢多了,綠化也有模有樣了。“連 4 路車都換了好幾代車型了。”陳兆發說,以前車少人多,等車時間長,上車就擠得滿滿的。
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司售人員服務態度的轉變,尤其是近幾年。“有位老人上車了,麻煩年輕的給讓讓坐。”剛從 軍事博物館 上車,陳兆發就聽到售票員在幫他找坐。爲這事,他還特意感謝過 4 路車的一位售票員。“要擱10多年前?不敢想。”
 
如今 4 路要撤銷了,陳兆發 覺得,優化公交線路挺好,只要老百姓出行方便就成,但 4 路這個符號,他會一直記在心中。也許哪天出門,他還會習慣性地尋找 4 路的站牌。

 

三十年的回憶定格,就在本週

昨日下午4點半鐘,離 4 路司機 張立剛 的單班發車還有十幾分鐘,他就提前上車,輕輕轉動著方向盤,沈默不語。本月26日,在長安街上運營了30年的“大 4 路”公交線路將完全消失,而就是在這條公交線路上,51歲的老張已經開了20余個年頭。每到一站,車門如往日般開合,乘客如往日般熙熙攘攘,老張的心情卻不如往日般平靜,“每次回頭,心裏都不是滋味。”

老張說,他20多歲時到公交車隊參加工作,開的第一輛公交車就是 4 路車,一開就是二十五六年,剛聽說 4 路要從長安街上消失時,心裏“真捨不得”。說完這四個字,老張舉起方向盤旁的水杯,咕咚咕咚乾了一整杯水,摸著方向盤半晌不言語,眼角泛亮。

“你看,現在的 4 路車,黃海18米鉸接大通道,多寬敞。”走進“愛駕”,老張滿臉興奮。他還記得上世紀70年代末開的 4 路公交車,“黃河通道,多拉快跑,皮實耐用,是那時公交線路裏的招牌車。”他說,每次早班,他都比發車時間提前1小時到車隊,最重的活就是加水溫缸,“到了冬天打火非常困難,要連加三四桶熱水。溫缸後,衣服都被凍成了盔甲。”即便如此,他仍對那輛車情有獨鍾,“現在還懷念手握著挂檔鐵把子的感覺。”

提起那時的“大 4 路”,老張的自豪感洋溢在臉上,“那是長安街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上世紀80年代初,各公交車隊成立“青年冬運突擊隊”,所有職工在工作閒暇之余都要走上街頭各站點,維持公交秩序。“開車穿過長安街,滿街都是‘突擊隊’義務勞動舉起的小紅旗。”由於當時公交線路少,客流集中,乘客上車要靠售票員往上推,“恨不得能擠掉半扇車門,往往是乘客上車了,售票員要繞到駕駛室門才能上車。”

從黃河到CNG型環保客車再到京華巡洋艦,老張掰手指頭數著,自己駕駛的車型換了五六回。如今車上有了自動檔,有了電子報站,有了刷卡售票,他感嘆著開公交車就像看電影,“按著快進鍵的電影!”

30年間,4 路公交總站從 公主墳 遷到 吳家場,到 馬官營 ,再到 靛厰新村,眼看著總站旁的荒地變成立交橋,農田立起了大廈;回憶起20年前售票員忙著遞出手撕票,收著一毛兩毛的紙幣,如今耳聽著乘客們上車刷卡發出嘟嘟的提示聲,老張直嘆自己老了。“4 路是退休了,但我還能幹幾年,趕上現在的好時候,我還沒有幹夠。

昨日晚上8點多鐘,跑完了單班車的老張遲遲不願下車。擋風玻璃上方,線路提示牌上的紅色數字“4”熄滅了,他還趴在方向盤上,“讓我再和車多待一會兒吧”。

 

(4路64320號車,寫真/watanuo2006 = 4月21日,大北窯東)
(本文根據 新京報、北京晨報 和 BK670 論壇網友報道整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090422_ 呃,4 路沒有了

  1. Max 說:

    小时候我喜欢4路远多过1路 呵呵 感觉1路老比4路慢半拍 总是4路先把线路延长 然后1路再跟一直住在长安街边上 目睹了1、4、52、57的变迁啊。。。 57搬走了 802快不见了 特1没了 4也没了

  2. 艺璇 說:

    唉,太怀念四路了,小时候特爱学公共汽车上的喇叭说:“有换乘1路4路52路47路的乘客,请在西单站下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