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428

 

在前往東坪洲的船上,和人聊起了《紅樓夢》,忽然覺得,87版電視劇《紅樓夢》劇組裏幾位重要扮演者,他們的人生軌跡和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是多麽形上的相像。郭霄珍 飾演 史湘雲,十分成功的演繹,而如今她卻是安徽安慶的一名普通職工,有一個平凡的家庭。本身是極有才氣的人物,就這麽湮滅在茫茫世間,平平衆人了,從社會功利向上的角度來看,她是地位下降了,值得惋惜同情,可歌可嘆,性格也被磨就得隨中,失了當初少女時就如同 史湘雲 般的聰穎才思。張莉 飾演 薛寳釵,現實中的她也總是忙忙碌碌,哪邊有了機會往哪邊靠,長於算計,而今移民到了加拿大。飾演 迎春、惜春 兩個令人傷婉角色的人如今已無法找見;而飾演 王熙鳳 的鄧婕大紅大紫自不必說,探春 在小説裏是個當家的料,如今飾演她的 東方聞櫻 已走進央視做了節目主任。歐陽奮強 也大致如他所飾演的 賈寳玉 那樣,一往隨性,做自己的事成爲一名如他所願的“非著名導演”——就好比寶玉當初不是不讀書,是按自己的興兒讀書,不求因爲讀書能帶來什麽一樣。

 

最可“情”可泣的莫過於被定性為“情情”的 林黛玉 飾演者 陳曉旭。曉旭 短命,但這輩子她活出了自己的認識。當時和我爸討論這件事時,聼他對這件事的理解,想來是真有道理的:曉旭 的傷逝惹起人們關注的是,人要活出人本來該活出的那個樣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人要活出人本來該活出的那個樣子,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關鍵是人即使知道自己活得不是本來該活出的那個樣子,也知道人本來該活出個什麽樣子,他都不一定能活出那個樣子。捫心自問是不是這樣,方知和 曉旭 相量,人有高下。

 

阿蘭若 的博客記述了 陳曉旭 06年3月6日跟北京大學的報告,這篇文章的題目是“陳曉旭 生前唯一一次公開演講”。曉旭 在演講中提及,引導她人生“走向正確的方向”的三個人,是 曹雪芹,莊子,和 釋迦摩尼。看著記錄稿,都能想象到 曉旭 一句一句清晰地說話,眼神是弱而有力的。至於什麽樣的理由,讀讀這個演講稿,讀讀 雪芹,讀讀 莊子 和《道德經》,再讀讀佛經(曉旭 提到的是《無量壽經》),大約也能尋覓到。至於是否得以有幸做這樣的一個人,太凴緣分了。大概就跟有沒有緣分去出演87版《紅樓夢》差不多吧。反正我把前三樣兒讀完了,大概知道有那麽一個人該努力的方向,可是我也估計大概不能活出本來該活的那樣了。我膽敢談談自己的想法,爲啥大家都不能免俗呢,活出人樣兒來的人按理說可以看不起那些活不出人樣兒的人,可是恰恰是周圍評價的扭曲、社會和時代的激進強調競爭,讓活出真我的想法開始遭人看不上了,人隨著心底天生而來的虛榮心去活,活出一個萬人所羡的身份和擁有,即使暫且不是個人樣兒、不做人事兒,也無所謂了,因爲大家認爲是能人、強人就好。

 

所以真是“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紅樓夢曲 · 終身誤》),想要什麽有什麽了,可是也還是會心底隱隱作痛,覺得搞了半天不對呀。整個兒就把生活當演戲了咱這個,假作真時真亦假,還跟那兒自我辯解呢。

 

再想及當初的導演 王扶林,作曲 王立平,除了嘆息也再無其它了。續書裏第一百二十回的詩挺符合原著本意的,“説到辛酸處,荒唐愈可悲,由來同一夢,休笑世人痴”。

 

寫著寫著眼睛發熱,想流眼淚,挺痛楚的。周圍什麽都有,好吃的,好看的,好玩的,好期待的,能說話的,能瀉慾的,可是天津話說得好,到底是個嘛?到底想要嘛?!

 

5月6日,上午往頤和園,西海,治鏡閣島。

5月8日,上午往大觀園,悼念曉旭。

5月9日,上午前往吉林長春。

 

天成,4月28日祭火

 

還想摘抄個 六世達賴倉央嘉措 的情歌

 

那一天
閉目在經殿香霧中央
驀然聽見
妳頌經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搖動所有的轉經筒
不爲超度
只爲觸摸妳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長頭匍匐在山路
不爲覲見
只爲貼著妳的溫暖        

那一世
轉山轉水轉佛塔啊   

不爲修來生
只爲途中與妳相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