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0821_可愛北京人的日子(轉載:喬志偉 4413-6420承德遊記)

 

臨睡前在校内上看見 喬志偉(當下網名 北石槽,他經常更換網名為北京山區的地名,曾用名 喇蘇營,上帽山 等等) 的一篇文章。敍述平和、親切,雖然一眼看即使車迷作品,但是排出去火車的成分,我覺得每個人看都會有感想、有收穫,因而摘抄在這裡,以饗願客。

 

原文沒有分段,搬到這裡也就不便分段。看起來會比較累,但是真是在我看來少有的一篇20-30嵗人寫的好散文(排去火車不談)。喬志偉 是清華畢業生,但當下在北京市府工作,是最低檔的文書公務員,月薪兩三千,沒有女朋友,在北京眼瞅就混不下去了。但是他如下的體驗卻分明是一個美好的北京人的樣子。(我知道我也快不會利索說中國話了。)我特別懷念我們上一次一起的出行,6月10日和他與我小學同學 張依伊 京東大十字鐵路綫的運轉,和495路毛毛蟲樣兒公交車的美好體驗;6月25日還是他倆來我家做客,他很辛苦地給我背來一箱5100冰山礦泉水。

 

4413-6420承德游记

 

4413-6420承德游记这次运转的目的,就是模拟体验一下自己设计的北京东-蔚县的客运列车。该车晚23点30分北京东发车,次日5:00到蔚县,卸货,7:00蔚县开,12:00终到石景山,整备。18:00石景山发,19:20北京东站到,19:30北京东站发,经停燕郊、三河至蓟县,20:50蓟县发,22:10到北京东,准备23:30发蓟县(聯繫上文,這裡應為“蔚縣”——轉載注)。这次4412去承德,6420回来,就是为了模拟体验一下这个车,尤其是夜行列车的感觉。貌似本人还没有体验过真正意义上的醒着的夜行列车。原计划是自己一个人去,后来被大财神和京华2008知道了,也要去,而且要再拉上6个人一起去,四小两大(其实那俩大的也没多大,一个20一个18)。这样的话,我也需要拉一些人陪同,以免到时候大家乱跑,看管不住而出现问题。于是把shandali从山东家里拽回来,再加上synsun,凑成这么一个团。结果临出发前,几个人分别出现了家长不同意、学校补课、心情不爽、怕熬一宿太困等问题,陆续都去不成了。于是改为只有我和shandali和syn一起去,京华2008和大财神第二天下午如果能从家里溜出来,就去密云接我们回来。为弥补俩人眼瞅着没去成的遗憾,计划下周日安排7个人950路密云-不老屯运转,反正里外都是承德方面的运转,就是稍微近了一些。将就将就了。周五下午强制休息,当然根本没睡着,10点出发前往北京站。本人已经没有任何运转经验了,跟北京站连车票都没买到。要不是shandali和synsun俩人经验丰富,提前丰台上车占座,我就肯定回去继续强制休息了。火车上十分有意思。不过和想象中的北京东-蔚县列车还是有些差距。承德火车站还保留着80年代的很多元素,很有意思。出站后观公交总站的几个工作人员打架,这里的民风经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是这样热衷于打架吵嘴。清晨的承德十分美好,很安静也很整洁,跟白天的乱哄哄一点也不一样。我们走过宽旷的、吹拂着新鲜空气的承德大桥,进入市区麦当劳准备吃饭,但是停电,据说每天早晨这里都停电。于是继续前行,买香蕉3根,大白面饼两块,然后又走了一会儿,看见一处早点摊,坐在早点摊上吃大白面饼和香蕉。承德好像所有早点摊都卖豆腐脑和油饼,做的都十分好吃,尤其油饼,一看就让人非常有食欲,但是太贵了,于是就没买。吃完,synsun说想去避暑山庄,于是继续前行1公里。这时才6点,市区里人就已经很多了。以前linsong说承德人民起的都特别早,果不其然。可能跟进京列车时刻有很大关系。山庄门票90元,太贵了,于是synsun和shandali开始绕着山庄的墙走,研究紧贴着围墙生长的可以攀援的大树,以及下水管道,准备利用一上午的时间实施新的伟大工程。之所以能当travel版的版主,其必要条件就是对各大旅游景点的“墙”必须要有独到的研究,类似于康有为和梁启超当年创办的“强学会”。我当然不准备走这么一条路线,于是独自掉头返回,去体验公交车。在某不知名车站研究了半天站牌子,又观察了半天路上的车型,决定走到下一站去坐软座13路,从头坐到尾。该车很舒服,11米的软座大车竟然是前置汽油车,典型的外地市区公交,招手即停。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北京的车虽然比这个便宜很多,但是已经一点儿人情味都没有了,座位和服务、制度都是一样的硬邦邦。这时候突然有了一种感觉,就是这里似乎是资本主义之前的一种朴素的社会形态,而北京进步一些,已经进入了资本主义初级阶段……好像是个极其可怕的观点。于是不去想,继续专心坐车。这个车竟然是沿着国道往北京方面开,而且开出去了很远,大约十多公里,然后拐进路边一个叫大石桥的小村子。说是一个村子,但里面新楼房盖得非常不错,六层的板楼。进楼里看看,建筑质量相当不错,检查了几个细节,得出结论,毫无偷工减料,是个质量相当不错的工程。说实话,北京都很少能看到建筑质量这么好的新楼房了。以后想去寻找优质的、实实在在的生活质量,恐怕只能去远郊区或者河北这样的地方。市区里面都是以营利为唯一目的,大家谁跟谁都不是老乡,你坑我,我骗你,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坑,四回仇,生活质量比起十多年前已经有了相当大的下降。这样就又想起周三晚上和大财神去师大找沛沛玩的时候聊的那些事儿,现在的北京,和十多年前已经全然不一样了。那天晚上和大财神坐694回来,路过原来的高中,我说,十年前这一片儿全是平房,小胡同,学校后门出去就是一个小店,还有一个好邻居超市,那时跟同学们一起去买东西,跟小店店主关系处得非常不错,大家都是悠然自得,每天都在享受着生活的快乐,虽然当时已经是高二了。哪儿像现在,高一还没开学就已经天天紧张得像打仗一样,卖东西的也跟少挣两块钱明天就活不成似的。总感觉现在的小孩们比起10年前的自己,已经失去了很多很多,每天学的东西竟然还是10年前自己学的那些课本内容,一点都没变。10年前自己的那个年代的环境,固然有缺点,有不适合时代进步与先进生产力发展的一方面,但更多的是快乐、积极向上的一面。而现在这些孩子们,环境中好的东西很多都没了,坏的那些方面却还都依旧存在。大家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中。越来越觉得郑渊洁的伟大。13路原路返回,火车站下车购6420次车票。然后步行溜达城区。一个总体感觉,这个城区虽然表面上很热闹,但整体生产力水平极其落后,想买什么都买不到……。想找个稍微大一点儿的超市买可乐,转了40分钟竟然一家大超市都没找到。无奈只好买矿泉水。商业街上乱哄哄,但基本都是同质化竞争,能买到的东西的品种极其有限。不得不佩服这里的经济发展水平。什么环境塑造什么人。就这种地方,竟然还在搞拆迁,临着河边的六层楼拆迁现场高挂毛笔手印横幅。如果我呆在这种地方,确实自己造辆火车也要趁早离开这里。于是草草转了转,买了水,就落荒而逃直奔火车站了。半路看见一个温州小商品市场,进去想买几个玩具。托马斯三节小火车竟然10块,而且砍不动价。淘宝上才6块钱。赶紧逃跑,直奔火车站,跳上车,和攻城失败的二S在列尾会合。两人始发睡觉,我已经28小时没睡了,竟然一点都不困,呆在列尾一直到密云,体力非常好。出站,和从家溜出来坐970前来接站的大财神会合,四人一起溜达到密云沙河,980快车回。二S躺在新空软座上继续睡觉,叫都叫不醒。我跟大财神说了一句名言:“你们一天天地好起来,我们一天天地烂下去。”嗯。其实我们仨都是连续30多个小时没怎么睡觉了,我还一点都不困,而syn和shandali已经根本不行了。体力上的差距可见一斑。希望我自己能够还能多坚持几年。然后西坝河好伦哥。总的来说,这是一次团结的出行,胜利的出行,成功的出行。要是人能凑齐就更好了。这次不仅基本体验了蔚县列车的整体感觉,同时也引发了很多思考,增长了很多见识。计划下次把大小两拨儿人凑到一起,继续组织一次大规模运转。估计要寒假见了。请相关同志负责组织实施。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