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110

 
“我下午6點的飛機晚上9點到了深圳。10點到了往香港的關口。中國出關的時候我發現我忘了辦簽註了,上一個簽註有效期是09年11月14號。。。人家說光有香港的讀書許可沒用,我恐怕得回北京雍和宮重新辦簽註了。我說哥們兒說什麽呐。不過他說鐵定你今兒晚上過不去了。我找到他們boss,boss說你有護照沒,我說ei~正好有,他說你恰好有個什麽有效的簽證什麽嗎,我一看美國的還有效呢。人家就變通了一下,算你是轉機去美國的就可以出境了。我大呼謝謝。
 
“說實話他說我恐怕得回北京我的第一念頭是‘深圳到北京機票現在挺便宜的,但往返我還得花一千多塊錢。。。’
 
“後來在香港的地鐵上想起妳上午打的電話了,只是當時都沒意識到我自己的證件有什麽問題。也許這樣兒反而好了,當時即使想到了也只會乾着急,反而影響了一整天的心情。”
 
這是我剛才給學姐荀娜的留言。她午前給我打電話時,我正在國展那個我一百年沒去過的家樂福裏琢磨這地方賣什麽和賣什麽的是怎麽華容道似的大挪移了,順帶打聽個賣小老虎的跟哪兒。她電話裏說在北京公安局出入境大廳她沒法辦護照跟港澳通行證,因爲她是“備案人員”。她和我的朋友打算去新加坡看一個去年這會兒跟我比劃怎麽玩兒風車兒的學姐,之後再來香港轉轉。
 
我做事的確挺草率的,來之前前一天才給書院輔導處發了個郵件問我是否能在午夜時入宿,結果人家回復是沒有我的宿位。去年五月份的時候我知道今年的宿舍是志文樓,但由於休學了一個學期,實在該提前不少天再打電話再行確認。勤快點兒沒什麽不好的。在北京這幾天,我在外公外婆家住時,我爸不回家吃飯,不僅會給當下在京的跟他一起住的我爺爺打電話告知,也會給我打電話,怕我萬一回來打算這邊家裏一起吃飯會驚訝人不齊。又想起在大學裏的一紙文案要抄送多份確保所有相關或間接關聯的人員知悉,人們發送郵件亦會考慮抄送名單。做事該是更審慎熟慮才好。這半年基本都是要好好讀書,讀完一個春季學期,再讀一個夏季學期,過去半年出去走現在暫且疲了。做事情盡量一板一眼的,不怕慢,培養個好習慣。
 
 
天成
於  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知行樓
民國九十九年元月十日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