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18_Mabuhay, Pilipinas!(上,1-34)

 

1.這個遊記本該在上週三剛回港的那天就寫完,自知拖得越久,新鮮感和對一些感覺的描述力就會減退越多,可是還是排在了上週十大應完成任務的最後。結果今天,所有四月底之前要求的實驗報告之類都完成了,才有點不情願地提筆。熱情怎麽消逝得如此之快?很對不住在菲律賓的這些花銷。

 

2.我意識到把整個遊記分成這樣一百來字長一段的“小點”會讓我感覺輕鬆許多。想到啥就寫啥,爭取不再創作出一篇老太太裹腳布之又臭又長的文兒。

 

3.簽證有效期是自入境日30天,入境辦公人員先寫上42號入境,准許停留到531號,然後細盯了簽證有一會兒,改成52號,single/multiple visit 那一項 multiple 已經被密痲的鉛筆道兒划掉,他又把single小心地圈了出來,盯了一會兒,又索性把整個簽證都划掉了。

 

4.剛到機場,上厠所,小便池上有一個英文的標語:你這個人表現好不好不在於週日在教堂,而在於週一到週六怎麽樣。

 

5.上了出租車,給司機發佈指令:去Tomas Claudio街,有點兒糊塗在哪兒?Airport Road走過去,快到Roxas Blvd就是了!司機按指引往前開著,末了問我原先來過菲律賓嗎?我說,哦,第一次。

 

6.因爲是第一次,所以菲律賓錢幣(比索)都沒準備好,我們只有200比索一張的(1人民幣差不多相當於7比索)紙幣,而車費是120比索,司機又沒有100比索以下的錢。可能在暗示我們給小費吧,不過剛來即使知道也都不知道,給了他20港幣,跟他說,這個數夠了。他說真的嗎?想通過手台問問他的朋友,也沒接通,算了,收了這20港幣。

 

7.司機跟我說,你們住的地方對面街就有個(天主)教堂。

 

8.青年旅社裡的電視都是英文台,我使勁想翻出一個他加祿語(菲律賓語)台,終於翻出來一個,正在朗讀並解説聖經。

 

9.問旅店的前台,從這裡走到SM Mall of AsiaSM集團是菲律賓最大商業連鎖集團,Mall of Asia是靠馬尼拉灣的亞洲沒准兒最大的一個mall)要多久?答曰十五分鐘,我從Google Map上估計也是十五分鐘,結果走了半個小時。感受到這個城市是汽車尺度,走著走著就覺得步行很苦惱很無助,像墨西哥一樣,而和別的亞洲大城市不同。這大概是美國殖民的痕跡吧。

 

10Holy Week(聖週,復活節前的一週)商業事業機構的作息與平常不一樣。大老遠走到Mall的跟前但是不開門,其實老遠看見黯淡的燈光就估計到了,可是總不死心。馬尼拉高架軌道交通竟然只運營到下午五點。

 

11.回來的路上在一個加油站周圍的餐廳買些吃的:Jollibee是當地的肯德基品牌,兩家往往相對而開,進去點了雞塊,太晚了沒有了,買了一個最普通的漢堡,叫做Yum28比索。超群(Chowking)是遍佈馬尼拉和呂宋島的中餐快餐廳。菲律賓人熱愛大米飯:都說肯德基本地化做得最好,可是中國肯德基除了粥以外沒有大米飯參與的餐品組合,菲律賓肯德基的原味雞套餐都有米飯和雞汁供澆用。可是米飯是包在漢堡紙裡的一坨,不知道他們設計的時候打算讓人們怎麽吃的:是倒進土豆泥碗兒大小的雞汁裡?倒進去了,雞汁就沒地方呆了,溢了出來。

 

12.寬闊的大街旁邊,有一個板子圍起來比電話亭寬一些的地方,走過附近可覺臊氣沖天,一讀板上的字Male Urinal。一看底下,沒有下水,只是水泥地上憑空一個圍擋,遮羞足夠,文明稍欠。

 

137-11便利店門口有孩子坐在兩邊,在你經過時會突然倒下嚎啕要錢。店裡有放在熱玻璃箱裡模糊可見的燒包,標牌上寫著名字Siopao,看著很親切,想起北京家門口的小門臉。

 

14Sisig是鐵板酸味魚,很酸,還可以自己接著擠檸檬汁在上面。還有很像貴州酸湯魚湯的一大碗,喝起來很受用養人。

 

15.想買一個轉換器,忘記了英文名,但是還在流利地給街頭小販說英文,也不顧她是否聼懂,最後通過手勢比劃明白了(我需要“八”轉換成“| |”那個),然後問她菲律賓語這個怎麽說,她說,adaptor

 

16.早上起來,出了旅店,是一個加油站,摩托小三輪車主向我們打招呼,我擺擺手,意思是不坐,他指著加油站出口處,說“taxi!”。感受到他誠意的幫助,表示感謝。

 

17.機場出發的出租車起價70比索,還會有模有樣地在出發處登記客人姓名,盡管我的姓他們沒有拼對。其它地方的出租車起價只有30比索。但是打車人還是不多,因爲坐一次當地最特色、溫馨而美好的jeepney只要7比索或稍微多點再。

 

18.沿著Roxas Blvd一路向北,市區繁華區仍分佈較疏的大樓、綠化較好的城市歷史中心小廣場、和非繁華區的低矮房子錯亂的植被都讓我想起了墨西哥城。來到北城的聖地亞哥城堡(Ft Santiago),先去旁邊的馬尼拉大教堂參觀,右邊第一間屋子描述了馬尼拉大教堂的歷史,大致記得的是,自16世紀80年代建立,幾次地震毀壞,幾次重建。目前的版本是二戰後建立的。之後在聖地亞哥城堡我們讀到,馬尼拉是在二戰中被轟炸受損規模僅次於華沙的城市。

 

19.城堡緊依Pasig河邊,河水污染嚴重,岸邊在燒什麽東西冒出青煙。城堡也是重建的,規模較小,沒有太特別的地方。園内安靜簡單,略覺無聊。兩個中國來的女孩兒結伴緩行,沒有上去搭訕。

 

20.打車前往摩天大樓集中地Makati城,車子沿Roxas Blvd嘩嘩一路向南,於是終于對這個城市和它的子城的相對位置有了概念。司機問到了中國什麽宗教信仰為多,我說佛教同基督教吧,但佔總人口比例不算高。

 

21.中午又是吃雞和大米飯。後來在書店裡介紹菲律賓的書中讀到,國家九千多萬人,偏偏信了天主教,反對抑制生育,結果很多人無所事事,偏偏還喜愛吃大米飯,國土平原小,米飯進口每年是筆額外花銷。

 

22.在星巴克要買上網卡,當時可能咖啡廳的路由器壞了,大家都沒法上網,也沒人反映問題,就都或玩遊戲或聼音樂地消閒著。我去反映問題,人家一看沒法解決,就把卡幫助退了。

 

23.雖然民衆購買力有限,但在類似於國家“新華書店”的連鎖書店National Bookstore裡邊,在香港、新加坡能看見的英美書籍樣樣都能見到,作爲中國人,很是替我的同胞們感到羡慕。後來在北部小鎮Vigan的袖珍National Bookstore中,看到很大一塊區域在賣大學教材,美國原版的教材和中國的處理方式差不多,用土紙打印,略去精美,換得實惠價格。

 

24.在CD店裡,服務員熱情地走來推薦一些菲律賓歌手的CD,看到我感興趣什麽就拿盤打開讓我試聽。我沒聽到他加祿語歌,但是菲律賓女歌手的聲音很甜美,看起來這些唱片在泰國和印尼也很暢銷。

 

25.對於馬尼拉,我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從Makati返回旅社的出租車上,我給司機指路要走Roxas Blvd,然後七拐八拐按我直覺的方向前進,終於把它繞進了一個極其美好的集市:兩車道寬的路,被各種小攤和兩邊商店的路邊有機延伸所佔據,人流如潮,間雜划板在路中央的孩子們,沒見過汽車一樣無畏地往前沖,到車邊,仿佛如迅哥兒所寫“卻將身一扭,反從”車側貼車刺溜而過。還有想故意嚇唬人一下的孩子,故意到車前啊的一下,然後滿臉嗔怪地看著司機,雙方倒都不説話,四眼對兩秒後各自從容繼續。從汽車副駕駛的視角,免除了主駕駛的緊張不提,撲面而來的人們和五顔六色的街頭著實感人。

 

2643號六點多,從青年旅社出來面西打上車的時候,瞥到了一眼正在進行的壯美的日落,10分鐘後到達SM Mall of Asia北邊的Sunset Avenue,急步往海邊趕,結果終於錯過。

 

27iMAX電影院正在放映“怎麽訓練你的龍(How to Train Your Dragon)”,還沒開始養,也沒功夫研習。找到了明天要和cast相見的音樂廳,在Mall最靠海邊的區域,圓型開放式的一個挑高大廳,我都能想象到等明天在日落背景前看到cast演出將是多麽震撼人心。和去年一同遊學旅行的cast重逢也是此行的主要目的。每半年cast都會更新一次,而過去cast的精華們則沉澱到下一學期,繼續以其它身份隨團旅行。

 

 

28.對於昨天說的快餐店,小李想說Jollibee更像東方既白,嗯。這裡還同美國墨西哥相仿的是,快餐店都有drive-thru點單取飯的通道,又一個美國人留下的示範。另外補充一點,第一天晚上買的Yum裡邊是沒抹上番茄醬的,單獨分發兩小包,隨口味自己添加,番茄醬的他加祿語名字叫catsup

 

29.說說交通工具吧,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貧富差距看來懸殊,所以街頭的交通工具也鱗次櫛比,個頭最大吐氣最粗的大公交巴士,基本都不關門開在路上,方便路人招手隨停。然後是中巴車,屬於小公共似的,但還是競爭不過矮它一頭、長它一截兒的jeepney。後者是二戰美國留下來的吉普車,當地人發揮聰明才智把它的底盤加長,車廂裡鋪上兩條相對的長凳兒,滿載可以相對塞上十八位乘客。加上司機旁邊的兩個,一旦在始發站塞滿這二十大元就齊活兒,然後司機就開始嘟嘟嘟往前猛開,當然車廂後邊也是敞開的,隨時在路口想跳下去都可以。報去哪兒和交費也是凴自覺,司機都不帶回頭的,後邊傳來硬幣,司機邊開車邊找幣傳腦勺後,自覺收取。不過據説司機都有驚人的記憶力,他不會把這車開成一部糊塗賬的。

 

30.坐在jeepney裡很溫馨,左邊的菲律賓女孩穿著時尚,在給朋友發短信,對面的矮個些的男人們側頭探著窗外,大家都擠在一起,很暖和。始發站會有人在窄窄的方窗外用小木棍撥拉裡邊的人們,確保兩邊都坐下了足有九人。

 

31.見到cast,很開心。Dylan Folsom,來自華盛頓州靠近加拿大的小鎮Ferndale,我在丹佛的舍友,從去年秋天的團rap到今年春天,幽默氣質,講故事和笑話總會開動五官,説是“有鼻子有眼”名副其實,有一種多媒體的享受。中午一起去吃飯,他大談菲律賓商家愛耍信用卡花招,然後吃飯結賬的時候立刻就出現,商家忘記把信用卡還給他的底設事件。他夢想去一個不懂英語的國家旅行,然後在所有的信用卡帳單上都簽下一個long, twistyVOID

 

32Caitlin Stroup,來自懷俄明州邊遠的山城Sheridan,準備秋天去麻省伯克李音樂學校進修音樂治療的長得像snoopy的可愛女孩,在情歌接力裡是Love Girl,也是當初在團裡的暗戀對象,想起來自己也是夠窩囊廢的,那麽大人兒了,每次跟人説話還會莫名地控制跟緊張。問她吃到了什麽好吃的,她描述了半天兩個小吃,我聼個意思估摸著是在說松花蛋跟毛雞蛋。

 

 

33Hans Nelson,今番cast的導演,南達科他州人,説話聲如洪鐘,二十五嵗的人還充滿童趣,經常和周圍男女調情,並一本正經地分享其犯色理論和實踐心得。Breton Shephard,内布拉斯加人,樂隊總監,每次見我都會猛地一拍,T-moneyT-bone大叫。Brendon Serna是丹佛接待我Serna一家的孩子,浪遍天涯,真是浪遍天涯,因爲到哪兒都泡上了妞兒,可嘆可羡。但是也總歸有他環球旅行下來還沒見識過的,比如我和Dylan去住他家的當晚,我的飯量就讓他震驚了。

 

 

32HansBretonBrendon三人在復活節周末去了馬尼拉北部的Pinatubo火山,制定的任務是在火山口湖裡游出個直徑的穿湖綫。他們一天雇傭導遊同交通費總共就花了價值80美元,可見當地物價之低。三位美國人要去的火山是菲律賓的民族英雄——它1991年的噴發毀壞了美軍駐扎在附近的克拉克和蘇比克軍事基地,就把美國人趕跑了。三個人下水前發覺全湖像一個pokeman的形狀,湖水的顔色呈一種低濃度硫酸銅溶液般的亮藍,之前聽説湖中心的溫度高達可能攝氏五十度左右,所以就在湖邊簡單地游了會兒。讓我很高興的是,他們還提到了“it would be cool if Tiancheng was here”,哈哈,四個追求喜感的人的新一輪pool circle。在返回的大巴上,幾人讀到,火山口是不推薦游泳的,因爲其中的化學物質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幾人唏噓不已。

 

 

33.盡管寫下這些會導致遊記有些跑題,可來菲律賓的目的卻正主要因爲來看看他們。其他見到的人們有:Paul Chen,台灣出生移民加拿大,通官話、閩南話、廣東話、英語和法語的語言帝,在菲律賓做cast先遣工作;Leslie Kleiman,來自亞利桑那州仙人掌故鄉圖桑城的冰雪聰明的猶太裔美國女孩,時下任舞蹈總監;Paul Conzemius,小個頭肌肉男,來自南達科他州,也是舞蹈總監;Laura-lynn Horst,音樂總監;Pieter Gyssels,比利時人,在上一團裡做情歌接力的Love Boy,在墨西哥因跌落舞台的腿傷中斷旅行,今番繼續隨cast出遊;Michael Smets,比利時人,我在亞利桑那州哈瓦蘇湖城做cast先導實習的上司;Annie Matthews,來自阿肯色,開朗而陽光的南部女孩。時隔四個多月再次見到他們,非常高興。和所有來自上一個cast 的uppies們,在馬尼拉灣落日前合影。

 

 

 

34.晚上又吃到了兩個特色的吃的,kare-kare,麻醬湯裡邊有蔬菜、牛板筋和百葉,halo-halo,堆滿多彩水果塊兒的大爆冰。把這些食品的名稱作爲我學到的少數他加祿語詞彙寫進了一些要寄發的明信片兒裡。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100418_Mabuhay, Pilipinas!(上,1-34)

  1. Joe 說:

    勾起很多回忆~怀念那些吃的~还有,小费给多了,我们一般给10peso…

  2. Tony 說:

    似乎twitter体的游记是个不错的主意

  3. 天成 說:

    to Tony:是啊。我發現通過編號,划時代地解決了正常文體遊記中,要苦思冥想連接兩件想要描述事件之間廢話的問題。而且,分成段段小任務更容易避免寫著寫著半途而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