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18_Mabuhay, Pilipinas!(下,35-68)

 

3544日晚,同去年830日晚一樣,坐上了一個大巴,準備行車8小時前往呂宋島北部小城佬沃(Laoag,從地圖上它位于馬尼拉和台灣台南距離的中點上)。去年8月底從墨西哥城坐車前往萊昂,中途2點左右下車,同來自神奈川縣的桃原春奈一起逛墨西哥的食品超市,從各種匪夷所思的小吃中設法挑出最具誘惑力、最想優先嘗的幾樣。今次在火山以北的某小鎮Arnes做停留,卻沒有個有小食品的超市可逛,但是又看見了賣燒包的地方,使心緒一下子就又在這國境之南的陌地一路向北,歸返故鄉。

 

36.一夜無話,行駛在國道上,第二天醒來,公路兩邊基本就沒斷過出現房子和籬笆小園,當有教堂或者jeepney出現的時候,我會知道公路穿過了更大尺寸的鎮子。到了佬沃,覺得一臉油糊著特別難受,沒處洗臉,於是立刻叫上個小三輪摩托去海邊。

 

37.正如不少後來自古城Vigan(維干)寄到京滬港的明信片上所寫,我的身高普遍比菲律賓人高上個十五二十公分,這就導致無論乘坐jeepney,還是小三輪摩托,我都只有盯著天花板的份兒,稍微欠下頭才能看到外面,乘坐小三輪摩托時,這感覺就跟明清時縣城裡的新娘坐轎子,稍微一欠頭從簾縫兒偷窺下沿街觀望的市人一般。

 

38.在等一個紅綠燈的時候,從司機胳膊下的大空檔兒裡瞄見一個騎摩托車人的T-shirt背面大書“2010 Laoag Move Ahead”字樣,往T-shirt上印各種各樣的話或標識,想來也是美國人大大咧咧實用主義的影響。可能是貼近競選時期了,在大巴上沿路看見籬笆園、商戶和住戶,外邊都挂著不同候選人的頭像和名字。

 

39.摩托車在時而平整時而顛簸的路上開了十五分鐘,面前就是南中國海了,這片沙灘很好,人也不多,我和司機約定十點再相見把我接回去,然後換了衣服,在海裡一番耍。南中國海很廣闊,海流柔和地向不同方向把我抛來抛去,不過沒有試圖把我卷回哪個大陸的意思。然後,坐在海灘上聽著潮聲,寫幾張明信片,吹了會兒從馬尼拉買的竹笛,差不多能吹一曲Amazing Grace。不時浪打來,水從孔兒進到笛子裡,聲音就嗚咽,手濕了孔也就不好按住。

 

40This is South China Sea, how excited I am when I am here, I would just pee my pants.

 

 

41.在海灘上爽完,去旁邊一個露天的小餐館準備拿水龍頭沖沖腳上的沙子,狗兒從牆角站了起來,向我行注目禮,發覺我暫時不需要點菜,就又趴下了。和暖的太陽,安詳的氛圍,可惜我約好了時間,就意味著還要繼續趕路。

 

42.在Partas巴士公司的發車總站等車,騎摩托車的人過來,期待我買一份報紙,菲律賓星報,25比索,全英文的,我問同在一邊等車的人要不要拿幾張看,他擺擺手表示感謝。所有的路牌、標識都是英文的,很想知道,大家全都看得懂嗎?另外,大家都會手寫的他加祿語嗎?還是跟香港一樣,說粵語,寫起來覺得煩,就都英文了?不過25比索不是個便宜的價格,看來報紙是給高檔商務人士看的?那爲啥大早上巴士總站這樣民工流集中的地方會有人來售賣呢,而且,看樣子報紙也是在佬沃本地印的。細想起來覺得很糊塗。

 

43.維干古城,穿過喧鬧的街道,找到了要住的Villa Angela1874年西班牙人建造的二層但很高大敞亮的古屋,房前花園中的空地上正在擺場婚宴。進去直接上二層,就看到了西班牙風格的大屋,四角支楞起架子的大床(也不知道學名叫什麽),老式的家具,充滿激發過客往昔回憶的棕黃色調和慢節奏的氣氛。

 

 

44.也不知道45號是什麽日子,還是本地也有清明節的節俗,在LaoagVigan的大街上看到好幾場由打扮齊整吹著嗩呐管樂的樂隊開路的送棺隊伍,棺材後邊跟著幾十號人,扇著扇子表情相對平和地往前走著。

 

45.洗了個澡,睡了一覺,好舒服。用力推開了大木窗格,外面的陽光和樹上花朵的香氣灑進來,古城的午後,精神都是相通的。

 

46.老闆上來教我如何鎖那古老的大木門。我們聊天的時候,他每陳述一個事實,或回答一個問題,結尾一定要加上敬語sir

——Yes it’s the Spanish people who built this old house, sir.

——I will show you the way to the post-office, don’t worry, sir.

——Some people don’t understand written English, sir. So when they buy the bus fares, they can’t read the fare chart, sir.

另外如果對女士講話,他們也會在相同的地方一個不落地換上ma’am的。

 

47.老闆娘上來問我要選擇菲律賓式早餐還是大陸式早餐呢sir,我說,菲律賓式吧,幾點呢sir,七點吧,好的七點我們會在這個寬敞的大桌子上您的早餐sir,哇,mabuhay

 

48.古城的街道,仔細觀察二層的窗子,中西結合的樣式——石頭材質的房子和木頭上有刻雕的窗子。不時有馬車經過,叮叮噹噹,像有軌電車一般的慢性子好脾氣。古城的街道不是筆直延伸的,而是個不明顯的大弧,走著走著轉過了一個很小的角度。後來轉回來的時候正值日落,這個弧度上不同位置的房子被陽光投上了不同面積和亮度的影子,充滿了有序而活潑的生活趣味。

 

49.在書店裡消閒閲讀,除了了解到菲律賓因宗教影響不控制生育,又愛吃大米飯以外,書上還說,因爲勞動力過剩,很多女子都去香港做女傭,港人所謂“菲佣”,男子則去中東當建築工人等勞力。終於理解了爲什麽菲律賓航空每天都有往返中東阿聯酋、卡塔爾等密集的航班。

 

 

50.晚上打開電視,驚喜地看到了不少他加祿語台,也有一些中文台,聼了一會兒。CNN正在採訪大鬍子艾未未,討論他的twitter和中國的網絡監控現狀。CNN給他設立了一個帳號amanwei。突然想,住在一個西班牙式古典家具的大房子裡,看艾未未訪談,是一個很隨機但有趣味的事兒。什麽時候如果能在外邊的桌子上同艾未未和他妻子路青一起吃早餐更好了。

 

51.閉上眼睛,想,睡着了以後,其實在西班牙風格寬大的床上,和在立交橋底下,感覺都是一樣的,不太可能會因爲睡在不同的地方而做出不同的夢。很多事情都體現了相反相成的道理,比如你管孩子叫“二狗子”,他就比鄰家的“黃金寳”長得要壯實要禁得起糟踐。這麽看來,在立交橋底下睡沒准更有可能做一個美夢吧。不過,生活麽,也未必非要做美夢的。

 

52breakfast is ready sir!上一次是在半年多前,在亞利桑那州哈瓦蘇城小島上的接待家庭,望著窗外河邊移栽的高大仙人掌,吃著host mum Cindy為我準備的早餐,據説是瑞典風味lox,一塊餐布上,有麵包bagle,洋蔥圈,三文魚片,和咖啡。今天,面前的餐布上,永恒的大白米飯,煎蛋一枚,熏肉雞尾香腸三小節兒,芒果兩開朵,和咖啡。可是菲律賓人愛喝咖啡嗎?還是特意為外客準備的。不過,北京人也不是都愛喝咖啡或嚼裡邊前晚沒洗乾淨的蒜末。我愛就大白米飯喝花茶。

 

53.我拿出旅行的日記本,讓老闆和老闆娘都簽了名,用他加祿語寫下贈言,並同他們合影。——別忘了推薦你們的朋友來呀!和昨天在古城街道上的遊客服務中心裡聼到的一樣:取個古城的地圖吧,在簽到簿上寫幾句,別忘了推薦你們的朋友來呀!

 

54.老闆開著他的小三輪摩托把我送到郵局,我投遞了一摞明信片,然後去往Partas巴士總站。我發覺小三輪摩托除了司機還能神奇地坐下四個人。

 

55.上午9點半有一班前往馬尼拉南部Pasay城的車會途徑Vigan,車號104,寫在了車站的白板上,等到10點多,104號車開來了,不過是去Cubao的,司機說,噢,去Pasay的車現在還在(一個多小時外的)Laoag呢。底設,那就坐去馬尼拉城北Cubao的車吧。因爲車子要開一個白天十多個小時,所以到了馬尼拉我就打算直接去機場過夜了。

 

56.一個在北京上大學在香港工作的男孩和他的哥們一起出遊,他們往北,去Laoag,我往南,回馬尼拉,寒暄幾句,一起研究下地圖,然後告別各奔各路。

 

57.不厭其煩地盯著路邊綿延的房子看,在一個停留點買了兩個燒包噗嗤噗嗤三口幹掉一個。典型的公路旅行。

 

58.打開報紙,45號恰好是阿羅約總統的生日,一些政府機關和菲律賓華人商會在報紙上用大版寫祝詞。看來,華人作爲善於經商的中上階層,在阿總統的改革中很受益。不過這個報紙另外版面上還有批判阿羅約政策的文章,難能可貴。接下來,我還看到了SM集團的年度股東大會公開佈告,嚴謹的菲律賓水務部門就馬尼拉灣禁止私人漁養的法律文本。這個國家的西化政治體制已經具備形態,如果沒有沉重的人口負擔的話,早就該像四小龍一樣信步前行。

 

59.目前在這個國家政界熱切討論的一個事,是菲律賓航空公司的航班因爲安全方面的隱憂被禁止進入歐盟(當然現在所有航空公司的航班都因爲安全方面的隱憂被禁止進入歐盟了),而菲律賓人的自尊心還是受到了一些傷害:我們的國家和蘇丹被放在一組了!可往返香港我乘坐的航班都是菲航的,乘坐的是最棒的747-400客機,服務也不錯。看來,菲律賓航空公司目前很重視保有下已佔據的市場,先給亞洲和美國人一個好印象。

 

60.長途的旅程,晚上10點終於車子開到了馬尼拉以東的Sampoloc,和同車一位台灣搬過來的大媽聊天,她估計閩南話講得好,普通話不行。我描述是從北京來的,她死活都聼成台北,不住地問我住哪兒。後來我尋思乾脆說個士林、北投、信義路啥的完了,可是接下來又編不過去,自己又沒去過台灣。一番口舌終於讓她搞清楚我是中國人了。她在菲律賓開工厰,掙得較多,因此喜歡這裡“花銷較低”的生活。

 

61.之後自Sampoloc打車前往機場,我問司機是否喜歡阿羅約總統,他說,不,比埃斯特拉達差遠了,只為富人、官僚階級着想。我試探地接著問,那是不是你們也不太喜歡華人呢。他說,嗯,因爲都是富有階層,越來越富,不要命的富。我聼了以後,心情很沉重。比中國進步的是,他們的政治制度,但是社會的分配機制肯定也是還有挺大的問題。

 

62.接著他又像復述我讀的那本書一樣,娓娓給我描述當前菲律賓的情形:愛吃大米飯,進口大米飯,我的妹妹去香港做女傭,我的哥哥做男工到中東。

 

63.接著問一些語言的問題,看來菲律賓語和英語還是挺相近的,也和西班牙語挺近——我在返回馬尼拉的大巴上聽見旁邊老鄉打電話“……informacion”,心中怦然一動,仿佛被老鄉邀舞了一樣。然後他說如果你懂英語,下功夫學下他加祿語口語的話,一禮拜就能掌握,然後教我從一數到十,不過這些更是本地土話,沒一個在我看來和英語相像的。我記住了5lima

 

64.到了機場,兜裡的菲律賓比索正好用完,還不夠車費,於是又塞給他20港幣,和四天前剛來的時候打的第一趟車遙相呼應。

 

65.在Jollibee大吃了一頓。想到要在機場呆一晚上,做什麽事情也都就慢條斯理的,和入境處的安保人員侃大山起來,分享了同cast環球旅行的logbook。大家都很高興,他們其中一人就來自Vigan,另一人來自呂宋島東南部,兩人家鄉都距離馬尼拉八小時左右車程,一年才回去一次,原因是,他們掙得實在太少——一天八小時班,工資是385比索,而去維干的單程車票要585比索,將近兩天的工錢。不過他們每個人都很愛崗敬業,回答問題也是一絲不苟、結尾帶sir。想起剛入境時那個反復核實簽證不打馬虎眼的官員,徒生敬意。

 

66.在機場睡了一宿覺,這是連續的第三個年頭有睡機場的經歷,繼08119號在芝加哥和0979號在舊金山。 

 

67.飛機晚點起飛,一路往北飛,在舷窗上看到馬尼拉大城,和往ViganLaoag方向最開始一段車水馬龍的公路,心生感念。

 

68Mabuhay, Pilipinas! Would anybody ever wanna travel there with me again, how excited I’ll be, I think I would just pee my pants.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則回應給 100418_Mabuhay, Pilipinas!(下,35-68)

  1. 說道:

    北京聽成台北……她成心吧?那個sir的真好玩,東南亞你都去過哪兒了?

  2. 天成 說道:

    她應該真沒聼清楚。東南亞就去過新加坡,其實還想去看看yaodi~ 跟菲律賓。 最近的每日一笑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