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08_仰望星空,腳踏濕地

頭前話:寫及此文,想起了和丫頭妳高考前後的崢嶸歲月和繾綣時光。此文獻與妳,三年時過境遷,往事昭昭。此文也算我第三次高考作文,想來快意橫生。
A dedication to love, integral, and lapse of time.

北京市第四中學 鄧天成
即興於 民國 99年6月8日


仰望星空,腳踏濕地



記得高一寒假的時候和 4 班的劉棋智同于立竞去海南陵水縣種水稻,帶隊的是學校地理組的李京燕老師。我們住的一棟簡樸的二層小樓,處在詩意般在田埂或稀或密地插滿大椰子樹的水稻田中。有一天晚上給我們帶隊的研究植物遺傳的科學家李家洋老師從縣城買來一大堆火龍果、西瓜、獼猴桃之類供我們田間的小龜殼們饕餮(因爲大家下田怕曬本要戴斗笠,可是我們自己四中的孩子都賊自然主義,都要曬成像李老那樣的古銅色皮膚,於是只是把斗笠背在背後,因被形象地稱爲小龜殼)。結果這些水果把棋智尿頻的毛病勾起來了,夜裏他就到外邊上厠所,回來時候把我和于立竞都薅了起來——我操都他媽別睡了,快出去看能看見銀河!

三頭小龜連殼都沒來得及背,幾近裸奔而出。剛出門就被震撼到了,原來銀河真是形象的一個詞:深邃藍黑的天幕中繁星點點,有一條星星更加密集以至於呈現一條銀白色的條帶瀟灑地自東南到西北天斜挎。于立千金張嘴來一句”可真是造化,這白色絕對不同於街頭桑塔納那種傻白,倒像是寳馬、馬六凃得那種甜甜的白“,逗得我們開懷大笑。我又驚喜地看見了獵戶座的七顆星,左下角有幾個亮星再一延伸就匯入了銀河,就像是一個大沙漏嵌進細膩的河灘似的。不禁忘我地狗吠一聲——那幾天在田裏,大家要互相説話只能靠吼,我基本都要在對遠處人説話前大吠一聲引起注意。我們還約定,狗吠三聲就代表著吠者看見螞蟥附身或者一坨粉紅色田螺卵——那是你會遇到的最令人噁心的境況。

可大晚上我這一下可不了得,自然村大概五十來戶的狗全都閙將起來了。田埂濕地裏間歇的牛蛙聲被狗只此起彼伏的黃河大合唱所取代。輕聲地嘆息“我日”,只見一個黑影自壟子這邊閃將過來:“你們仨大晚上的,你叫什麽啊。”

定睛一看是李師,“老師,您沒睡嗎?” 李老師先沒問我們出來是小解還是大號抑或其它,先打量著我們,穿拖鞋出來了全都沾泥了!于立妳別讓蚊子咬了妳!後來了解到,老師是一人出來,想著我們科技社團發展的事兒了。同時仰望星空,在牛蛙間鳴反而凸顯四野寂靜的環境裏,思考教學、人生,也有很多啓發。

“你們下田啊夠累,夜裏還不忘起來仰望星空,真能折騰。我喜歡和俱樂部的學生在一起,讓我也有這個活分勁兒。”李老師把我們拉回到樓前,讓我們凃點兒風油精坐下來説話。“我也看這星空,一方面也被星星的美所打動,一方面也在想,很多時候很多事,也都是這樣,一種亙古不變,寧以止息中孕育著變化,一種漸變。只有一直清醒的人才能覺察到,你一會兒回去睡了,過來時星星的分佈早已變得面目全非。很小的一點變化,但只要有一種注定的趨勢,就最終會是醒目的、顯著的。”

于立清亮的眸子望著老師:“老師說得對。星空的變就跟這濕地裏的動靜似的,都體現了大自然的細微而決執。這兩天我被李老安排觀察水稻葉的白化進程。李老讓我仔細按固定的時間頻度測量白化進程、記錄植株各葉片的挺直狀況,可是有兩天都沒有任何變化,有幾十株呢,我就不耐煩了,自作主張把後邊的數據和結果填上,去做別的去了。結果今天就突然一下子白化得那麽大,葉子也起卷了都。”

我說:“是啊,我今天做事的時候,盯住蜘蛛在兩個葉片間織網,剛開始織,蜘蛛辛苦地要從葉片上像展開果丹皮那樣,滑下來扯下一根綫,再吃力地爬上去,再滑下來扯下一根,我入迷地看了有半個鐘頭,剛剛才能看見網的骨架,還得費力去看要不然乍一看都看不見。晚上再來看的時候,網子清晰可見,都已經挂著一些飛蟲了。”

“還有那些噁心的田螺卵,一夜間那老多。”

“從我做地理老師的角度講,真欣慰有你們這樣的學生,你們的課題是研究水稻的農藝性狀,可是卻關注了很多額外的田裏的動靜,這些蜘蛛、田螺和很多別的小生物共同組成了濕地生態,維持它的平衡。接下來幾天再仔細觀察下其它的動靜,包括翻翻土看看有什麽,渾濁的泥湯兒水裏又有些什麽,咱們的副產品就又可以有一篇‘淺談濕地小環境’最後。回家之前,老師會帶你們去海口的東寨港紅樹林坐船考察的。給你們提供更多腳踏濕地,感悟自然平衡和生態法則的機會。”

“謝謝老師。關注平衡,關注漸變之後的大趨勢,星空和濕地真是天地良心啊,給我們這麽多啓示。我又想起政治來了,老師別怪我絮叨,現在旁聽的只有牛蛙,我也就大膽地講了。李敖來咱學校的時候,要見學生代表,孟海燕臨時提勒(北京話 di1 le4)我過去跟他侃大山,他送我一本《北京法源寺》,校友的書還是差點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品我自然用心讀了,他就說,戊戌變法當年失敗,沒什麽好抱怨的,因爲中國千年傳承下來的大平衡就是一個像慈禧握權的這樣一個超穩定結構,改良因爲是‘體制内’的,所以旨在打破穩定,那就必然失敗。而革命呢,就是打破體制,樹立新的穩定。”

“李敖就會瞎雞巴勒勒,改良注定失敗,那明治維新呢。樹立新的穩定,那蔣公怎麽屈居台灣了。”李老師擰了棋智嘴一下,你這嘴,就非得加著些詞不能表意似的。

“明治維新的背後可是日本近代來的資本主義萌芽啊,那才真是萌芽呢,有職業經理人層次,有契約概念,有市民社會的現象,那個平衡在幕府時就開始往前演進了。”

“至於民國怎麽拜了,濕地解釋不了,得靠星空。你看凡是自然的演進,它是漸變中卯足了勁兒的一個趨勢,才敢有也才能有最終的變化。民國上來就立憲、三民主義,急於分權放權,農村裏都還是大聾子一個個呢就指望他們怎麽樣,那公民性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當然就軍閥割據、復辟、獨裁,什麽熱鬧的都有了。”

“這倒還真是,共產黨抓住了‘趨勢’的決定所在,是三億以上人口的農村,這個平衡建立得纔是牢靠的。”

“所以你就不能完全說他是趁抗日渾水摸魚,人家可是穩扎穩打來得。”

“這麽一說,我倒有點寒心了,真正‘民主’、‘共和’,按這種穩定性的套路來推演的話,今天無非也是一個重復,我們所做的都是改良的嘗試而已,最終還要被‘自穩’的。”

“沒錯兒。西學東漸幾十年的五四,人們就覺得到時候了,哪知七十年以後的六四,都沒算到時候呢。”

李老師也不說話了。幾人相對沉默,于立低著頭摳著拖鞋上沾上的泥巴。牛蛙也不叫了,銀河還是閃閃亮,星星你能看出來還是一眨一眨的,田埂中的黑色樹影就像觀衆席上的茫茫大衆,看著樓前光亮如舞台上的我們。

“其實,也沒必要寒心的。這一個月也會過去,月虧月圓,物是人非。五四,六四,下一個該七四了吧,其實這一天我們已經有了榜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100608_仰望星空,腳踏濕地

  1. 說道:

    牛逼!虽然肯定写不过你……但还是试试吧……

  2. Yue 說道:

    比较关心谁是丫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