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14_日本平安

別他媽成天老鼓噪“核電站爆炸”了,“核電站爆炸”就是一個名詞動詞搭配錯亂的短語,聼起來和“鼠標變質”“紗窗放血”一樣荒誕不經。

—— 題記

先請大家有空兒閲讀 http://morgsatlarge.wordpress.com/2011/03/13/why-i-am-not-worried-about-japans-nuclear-reactors/ 科學松鼠會有譯文(這是咱 09 年6月6號大望路跟人吵架以來看到他們做的不多的重要實事)

先祝願日本東北部平安,電力、基礎設施能夠儘快恢復,傷員能在黃金時間内得以最大數目的搶救。

本文主要初衷就是實在忍不了各國媒體記者的通病,不認真調查、道聽途説、肆意放大事實。剛才看到香港蘋果日報寫“大亞灣(若)核爆 港人無機會逃難”,叫人噴飯,此乃動筆直接導火索。

福島“哄”“哄”“哄”三聲兒,是,威力巨大,五十公里以外也許都能聽見。這只是把核電站的常規廠房炸殘了,不能叫做“核爆”,還有人直描“氫氣爆炸”為“氫爆”,言下之意比原子彈還厲害、跟氫彈水準齊平,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核電站分爲 核島 和 常規島 兩部分,現代電站的 核島 被一個巨大的鋼筋混凝土殼子罩住,所有涉核的成分都圈在了裏邊,而這個殼子的基座也是厚實的混凝土,因而在最壞的情況下——只要不外部轟炸這個殼子,裏邊就是堆芯熔化,土地、天空也不應該受到污染,因爲四圍都是混凝土。現成的例子,美國三里島核事故。

前蘇聯爲什麽把 核電站 弄成了 “核彈” 呢,因爲他們的設計沒有這個鋼筋混凝土的安全殼,所以裏邊一旦堆芯熔化,放射性物質直接揮灑到大氣中。他們的堆型叫做 石墨堆,最爲人所不齒的堆型。而福島的叫 沸水堆(BWR),美國三里島和中國的絕大多數反應堆都是 壓水堆(PWR)——這兩個都是成熟的商用堆型。但是要指出,不一定一座核電站所有反應堆都按一個堆型做,比如秦山一期、二期都是壓水堆,三期是重水堆。我於 09年12月2日參觀過 瑞典 Varberg 附近的核電站,既有壓水堆,也有沸水堆。但總體來説,這三種堆,都有大殼子,除非用大量烈性炸藥,殼子就能把一切不好都從外界屏蔽。

那爲什麽還有放射性跑出來了呢——尤其是 1 號機組的主控室,根據新聞,一度到達 1015 毫希的劑量?

首先,1015 毫希不算什麽大劑量,五到十次現代 X 光而已。日本的緊急事態對策這類東西在中國人看來,一般都是過度反應、從壞考慮的,民本國家的慎小入微。

放射性跑出來是爲了減輕 安全殼 裏的小“安全殼”——所謂壓力容器(差不多也就是爐子)裏的壓力,屬於棄車保帥的做法。這些壓力正是因爲冷卻水續不上,裏邊既有的水慢慢變熱,由通常的30度到沸騰、揮發、被燃料包殼等一些金屬物質催化分解成氫、氧,加大了壓力。為了不讓壓力過大使 “小安全殼” 炸掉、也為了能讓海水澆進去(如果氣壓大水自然進不去),就要把氣體放出來。這樣海水進去了,燃料又被水泡起來了,就不會閙著要變熱熔化了——你就把核燃料想象成魚蝦,他們必須要時刻泡在水裏才能滋潤、要不然就會掙扎鬧事。

咦?一般只有30度的冷卻水?那爲什麽這叫“沸水堆”呢?別忘了,我們現在描述的是停堆的狀態——就是反應堆沒有在發熱、發電。地震之前他們運行好好的時候,壓力容器裏是要加壓的,幾十個大氣壓——導致大約 280 度左右的水的沸點。這個溫度的蒸汽從反應堆裏生成以後,經過乾燥的步驟,直接帶動汽輪機發電。壞處就是,這個蒸汽是有放射性的,所以汽輪機就帶有放射性——而其他主要的堆型,汽輪機作爲外部發電設施,是算“常規島”的,也便於檢修。福島的電站,平時的情況下,如果要檢修汽輪機組,都要穿很重的防護服——雖然環境的劑量相對於安全殼裏已經小好多了。

沸水堆 的好處就是佔地和成本比 壓水堆——中國、法國、美國普遍採用的堆型少很多。壓水堆,顧名思義,壓力容器的工作氣壓更大,而且它進行了一步安全性的設計——不讓反應堆的蒸汽直接通向汽輪機,而是在一個“蒸汽發生器”裏把熱量傳遞給另外一圈水(蒸汽)。於是這第二圈(二回路)就不帶放射性,它來驅動汽輪機,也就會一直保持廠區内的環境乾淨與可靠。

就大略說這麽多吧。繼續關注日本救災消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