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1 _ 解讀乾隆白玉蚩尤合璧環

[ 四月督策 舊題命制 作文

欲望與厭倦此消彼長    信仰乃唯一出路

思考與行動難得統一    分裂是痛苦根源

自我與世界從未隔絕    鴻溝係仍需填平 ]

2008年夏天,紫禁城故宮博物院舉辦了“故宮玉器展”,在萬千珍品中,有一些倉庫“箱底”的玉器藏品是首次亮相於世人面前。中有一件清乾隆朝的白玉蚩尤雙璧合環令人印象深刻。雙璧合環,故名思義,是兩環相套相成。兩環不可從中分開,但可重合化一。環的外徑 7.6 釐米,内徑4.2釐米,厚度1.8釐米。在環的外側,淺浮雕有四個大圓重環眼、菱形鼻、大嘴的蚩尤獸頭形,乃仿新石器時代良渚文化之蚩尤環而制。[1] 原本的蚩尤環並不是雙環合璧的,而只是單獨的環,從功能上來命名,可稱爲“臂環”,傳説是黃帝戰勝蚩尤後,將蚩尤的頭像琢在環上戴於手臂作爲紀念,相信有辟邪之用。“蚩尤環”這個名字是後人起的,最初見於元朝朱德潤的《古玉圖》一書。這件玉器是一件典型的乾隆朝仿古玉器。

這件乾隆白玉蚩尤合璧環,兩環環面上下共四個位置,各書寫了十二個字:

合若天衣無縫 開仍蟬翼相連

乍看玉人鐲器 不殊古德澹禪

往復難尋端尾 色行底是因緣

霧蓋紅塵 溫句可思 莫被情牽

(寫真/天成 = 中華民國 97 年 8 月 26 日,北京紫禁城)

這件玉器打動人的氣質,想來不只是它雙璧合環的渾然一體之感受,也不只是其上邊的句子給人帶來的隱約的禪宗意味,更在於其材質——白玉,其硬、潤、朴、潔的特點構建出一種神奇而隱秘的氣氛,從而為藝術品形態和文字提供了更生動切合的表現力空間。

而合璧連環,環環纏繞互相依托,這樣的形態構建,散發出一種無窮無盡、自始不渝的精神。更有一種周而復始、生生不息的意味在裏邊,整個玉環的内在氣脈,頗爲契合中國哲學所追求的終極的原本的“道”。亦可透過它見到創作者對自然精神與規律的超越凡人的領悟。

清時期玉器的仿古風盛行,民間有清孔尚任《享金簿》中所記載的當時人對古玉的認識和其收藏的關注,裏邊提到的玉器有玉笛、荷葉筆洗、白玉螭玦、雷紋玉環和玉硯等[2],很多都是漢朝時期的玉器。而清代宮廷對古玉的收藏亦有不小的規模,内務府造辦處檔案記載雍正元年正月二十七日“王安交白玉器物二十三件,漢玉器皿四十一件”[3],在檔案中,類似的記載有多處,並可看到,造辦處對這些器物會相應地認看、配座和裝匣。對這些玉器的鑑賞因而對清玉器風格形成了較大的影響。實際上,目前能夠確定的康雍乾朝宮廷新造玉器數量不多,但其中很大比例是仿古玉器。

乾隆帝對仿古玉器的認識在他晚年的御製詩文中有所表現,在《清高宗御製詩文全集》中,最早見於登基三十九年(1774年)的《詠仿古夔紋斧珮》[4],乾隆帝時年六十五嵗:

是玉受其華,玢璘穆且清,不宜付俗匠,新樣殘瑤瑛。

後來一直到嘉慶二年(1797年),乾隆帝八十八齡高壽時,一直都有崇古圖鄙俗樣的記錄:

近來吳中玉匠多製為新樣意在炫巧圖利,而不知其雕幾入於纖俗,予最所弗取。此如意之製尚循古式……(《題和闐玉如意》[5]

而乾隆帝對於古玉器的認識不止在於一味崇古藐今上,他對“周玉”、“漢玉”、“宋玉”的風格都有到位的把握,他所言的“周玉”,受制於當時考古的限制,約略指西周以前至新石器時代的相對原始璞真的玉器作品,他對其式樣之推崇,在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詠和闐玉周諸姬尊》[6] 詩句中有清晰流露:

實厭俗新樣,俾知周舊儀。

在他對於“周玉”的大力推崇下,相當數量的仿制新石器時代良渚文化遺址的蚩尤環應運而生了。仿制按乾隆所命,較嚴格地尊崇了原器的樣式,只是玉質較原作有所不同——多用新疆和田的上等青白玉製造。且由於得以運用相較而言更先進的加工條件,在不失整塊玉材的古樸氣的同時,適量地增加了一些花紋。在整塊玉不能過多修飾、流於俗氣的限制下,雙璧合環成爲延伸玉的淳合與渾圓感的別樣方法,可視爲乾隆朝的創舉。

可今人回顧乾隆朝的歷史,更多地會感受到他的浮誇與驕奢,好大喜功,十次用兵,自命“十全老人”,年壯時六次南巡,萬般揮霍。從藝術品行當來看也是如此,譬如康雍乾三代官窯燒製的瓷器,相較康熙朝的厚重淳實,與雍正朝的隽秀爾雅又不失嚴謹大氣,乾隆朝的瓷器大都光彩秀麗,青花發色雅麗,若施用金彩則厚實光亮,處處營造著一種壓倒一切的盛世之感。而從乾隆在晚年對古玉賞玩的態度來看,他經歷了一個由萬般繁榮而終歸平和的禪宗開悟般的回歸性心態歷程。有如曹雪芹傾其一生積累和所悟創作《紅樓夢》,因爲經歷太多繁華落寞的變遷,所以最終達至舉重若輕的境界。

再回歸這件乾隆白玉蚩尤合璧環,從上述乾隆“賞玉”和體悟人生的歷程可斷,這應是乾隆晚年時所製的一件仿周玉的作品。其雙璧合環形式上的創新性設計,上書詩句散發出的強烈超越俗世的精神,都表達了乾隆晚年對人生、生命、性情之上升到哲學的認識,在遍歷世事之後一種徹悟和對本真純樸的回歸。到今天當我們再到故宮紫禁城品賞這件玉器的時候,從表面的溫婉儒雅中仿佛能夠看到一位古稀老人在六十年治世的起伏跌宕後,對我們今人的人生、世事和情感進行著諄諄勸慰。

參考資料

[1] 楊伯達等主編:《中國玉器全集·第六卷·清》。石家莊:河北美術出版社,1993年2月版,頁147。

[2] 桑之行等:《說玉》。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3年版,頁83。

[3]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合編:《清宮内務府造辦處檔案總匯》第一期第四十三冊。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頁45。

[4] 清高宗:《清高宗御製詩文全集》。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中華民國65年(1976年)7月版。詩四集,第二十一卷,頁12。

[5] 清高宗:《清高宗御製詩文全集》。同上版本。詩餘集,第九卷,頁3。

[6] 清高宗:《清高宗御製詩文全集》。同上版本。詩五集,第二十四卷,頁12。

乾隆白玉蚩尤合璧環配圖,摘自北京故宮博物院網站

http://www.dpm.org.cn/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