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28 _ Re: 貓群講座筆記

親愛的 杜琳(B.A. PKU, M.A., Ph.D., UChicago),

妳太牛逼了。

我特別希望每次貓群活動完能有這麽一個東西,而不只是大家開懷地淡逼一場之後拂袖散去。認真通讀一遍,當日場景再行遍歷。妳做得好認真,要點清晰,轉合自然,語言文采,亦莊亦諧。在北京機場下載了郵件把在飛機上一直看,好不開心。

那天還有提到的幾個新彩的地方是,

1、向真當前的工作:在 四川阿垻州綿陽市計四縣、甘肅南部一縣 共 五縣 在試點 Enquiry-based Learning (提問導向學習),擧了個神馬例子來著?一篇小學課文,說看電視浪費時間,那麽就要問了這是魏神馬呢,果說看 新聞聯播 是直廢半鐘,那麽看 探索 · 發現、走近科學 這樣的欄目算不算浪費時間呢(我倒是覺得後者算的)。

需要注意的特點是,向真參與的工作培訓對象為教師,而非學生。這樣同樣的時間和人力資源能有更大的受益面。

2、在討論中,大家傾向共識是,孩子們的能力不是一碗水端平的,即便 given 優秀的體制,也不是每個人都能被激發出來創新的活力。自然,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旨在牢固基礎的教育。美國布什政府出台的 “一個都不能少” 教育計劃(No Child Left Behind,NCLB)最終失敗不僅有公立 K-12 學校會根據學區不同出現水平強烈分化的原因,還有就是一刀切的培養目標(SAT 神馬的平均分要考到多高神馬的)使老師們無所適從,執行起來也效果良莠不齊(再註明下,美國聯邦級別的教育政策很難不以底設告終,因爲它不同於 醫療 或 社保 方面,教育主要支出是在 local gov 本地政府級別的,而不是州預算、更不是聯邦預算佔主導。)

嗯呢。開心之餘,誠表以上。

天成
香港沙田

发件人: Du 杜 Lin 琳
收件人: Jam 江 Chru 舟 ; 朱 岩 ; Wang 王 Xiangzhen 向真 ; Gu 谷 Dan 丹 ; Deng 邓 Tiancheng 天成
发送日期: 2011/4/26 (周二) 11:18:58 下午
主 题: 猫群讲座笔记

谷老师、各位朋友好,

我刚刚把咱们周日的讲座笔记整理了一下。尤其请谷老师和江舟过目,看看我有没有什么错误和遗漏。其他同学可以帮我补充我没记住的地方,如果大家增删审批合格了,我想发给猫群所有人看看,也算实践我的承诺啦~~由于商业机密的问题,我没有提谷老师买高中还有办小学的事情,但是在文中说了谷老师想招募导师级人物的意愿,希望大家能够举贤任能。

另外To谷老师,我认识一个03级的师兄,他和老婆都是四中的,当时是同班同学。他俩上个月刚刚生了宝宝,听我讲了郭师姐宝宝的故事,特别想和她一起聊聊,您方不方便把她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呢?谢谢您!还有我没记住这个大师姐的名字……不好意思。。。

杜琳

笔记如下:
4月24日周日下午,我和向真姐、朱岩、安翀、天成、刘丹枫、谷老师夫妇和89级的郭师姐一起参加了江舟帅大叔的讲座。讲座分为了两部分,江舟从这些年的工作经验中得到的反思以及谷老师夫妇和郭师姐的教育新构想。

江舟本科是在北大法学院就读,毕业后去了庙大和北大的合作项目的“老流氓”(LLM)。庙大和北大的这个项目是目前唯一幸存下来的法律项目之一,因为有庙大法律系荣誉博士邓小平这样一个名字镇守着。江师兄弃法从教的原因,是他对美国法律深深的失望,因为类似于中国的法律保护有“权”人的利益,美国法律也是在保护有钱人的利益。于是他想到回国另走一条道路。

江师兄回国后先到一所名为协力国际学校(New school of collaborative studies?)的地方执教,教Chinese Studies,包括社会科学、历史等等。他这时思考的几个问题如下:
1. 我应该讲什么给小孩?哪些对小孩是有用的东西?我在能力和知识两方面究竟能教给孩子什么?
2. 知识要如何让孩子理解?怎样才能激发孩子的学习动力?

言及学习动力,他讲了台湾女教授的故事。美国教育研究趋势是往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方面发展。而该教授认为,在某些方面有天赋的孩子,某个脑区会变得很活跃,当然兴趣也会激发脑区,但相比“天赋”的物质基础而言略显不给力。而江师兄不以为然。他进而发现,在现行体制下教育达到的结果,和我们追求的结果之间有差异存在。现行体制的目的是追求教育公平,而非培养所谓的“大家”。也正因此,江师兄认为“大家”更多地是在非体制下成长起来的。然而谷老师认为教育公平其实分为两种,中国重视结果公平,而西方重视过程公平。(这点我有疑问,是我没记清楚吗?我感觉中国应该是重视起点公平,而非结果公平吧?但其实起点、过程、结果公平这三个概念我也不太清楚,求科普!)谷老 师认为,中西方的这种差异很大程度上是根源于我们文化中的根本差异(这点也有疑问,什么样的文化根本差异?)。另一方面也源于两个国家不同的政治现状,因为双方教育都有保证自己国家制度运行的目的在背后。比如美国可以培养出精英,也有很多平庸的人,对于那些人美国有很好的公民公民教育,让他们遵守规则,也有民主的体制可以保证那些人很好的生存。美国的统治现状就是5%的精英+95%老实巴交的傻呵呵大众。(BTW,我觉得日本也与此类似,但是日本属于5%的政治迷+95%的政治无感民众)。

另外关于对“创新”的理解问题。江师兄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有时候别人认为他的某个观点是创新,而对他而言,这其实是他思考的常态。那么究竟何为真正的创新呢?创新和发现又有什么区别?大家认为,很多东西不是创新而是发现。创新是把两种没关系的东西链接在一起。一种最容易的创新是这样的:设A 概念是教室,B概念是形状,原来A是和四边形的B联系,现在和六边形的B联系了就是创新。创新分为三种,理论创新,第二种我忘了?和应用创新。上面这个教室的例子就是应用创新的体现,还有现在Ipad等等苹果公司的现代工具都属于这种浅近的应用创新,但是他们却在商业中获得了最大的成功。

在江舟看来,大师们思维的过程实际上类似于做project的过程。以模联的工作为例,有一个先收集资料、数据,再发现问题,继而解决问题的过程。在做project的过程中,最有价值的是不停提问题的环节。但是在他组织模联的过程中发现,中国小孩最大的问题在于不喜欢思考,也就是说不喜欢这个不停提问题的环节。(谷老师此时提出,对小孩还是应该因材施教,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咄咄逼人的被问问题)江舟认为中国教育很少教大家发现问题,只是先把规律告诉你,然后让你去应用。也就是类似于上面说的应用创新的问题。小孩在学校中大量做题,把已经学会的知识不断重复训练,其实是体制为了最少化管理成本,实质上浪费了大量时间。导致中国小孩在这种做project的活动上落后于西方小孩。但是郭师姐指出,其实中国小孩在初、高中就出国上学的那种,其实适应起来非常快。他们能做到用一个月适应英文授课环境,之后就秒杀一切数理化考试。大家想想,这反映了中西方教育的什么问题呢?

郭师姐和谷老师认为(以下是我意译的,没记笔记,如果有错误请大家指正!),中国教育在传授知识的步骤做得非常出色。美国初高中的教师素质肯定不如中国教师。但是学生在学会了某种数学思想后,却把大量时间浪费在重复性训练上。比如就高一数学而言,其实一共就两种数学思想:数形结合与换元思想。如果一个孩子能够在一开始就把数、形两种语言做很好的翻译的话,又有什么理由逼他们继续做题呢?所以谷老师现在就在寻觅那种和她教育理念契合的导师型人物,能够在一两个月中把每个学科的这种基础性知识和概念快速高效地传授给小孩,将省下的时间用来@#%¥#%?……干嘛呢?我没记住。。。总之希望大家能够帮助寻找一下有这种天赋的人才,和谷老师一起实践新的教育理念。

另外比较有意思的是郭师姐讲了一下她在美国考察期间发现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之间的差异。美国的公立学校一般都有工会,教师一般不会被开除。私立学校有自己的教材,是美国培养精英的地方。公立学校学生因为必须四年毕业,所以优秀学生之间都忙于自己的个人学业,互相很少交流。而私立大学学生没有毕业限制,他们经常互相帮忙,关系非常好。以至于如果一个人真的非常不成器,四十岁了还没有工作,他们大可去找往日校友,肯定会有自己一口饭吃的。私立学校不仅学习知识,往往还会教授一些社会生存的方法,比如社交、礼仪等等。(天成补充说,有些类似于美国“深泉学院(Deep spring)”的教育理念。)而美国的华人,秉承了中国人勤劳善良不生事的品性,一贯重视教育,所以会千方百计地把自己的小孩送入私立学校读书,甚至为了孩子在学校中社交开party,会不惜金钱买别墅,让孩子请同学回家开party时不至于为攀比而苦恼。然后继续这个精英教育的问题,大家也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讨论,我没具体记,有人想补充的吗?

另外还有浓墨重彩的一段是郭师姐的育儿经。她家宝宝四岁就能读四书五经,打争上游、德州扑克拼过大人。郭师姐在养宝宝前读了大量的发展心理学相关书籍,然后应用这些研究成果对她家宝宝进行实验,成果如上述非常显著!证明了孩子在进入体制前的学习能力是非常惊人的。但是对于这种教育方法,大家在讨论是产生了争议。主要是要不要送孩子上小学,如何让小孩接受到正常社会化的问题。还有什么长期记忆长不长鞘和小时候背四书五经长大了能不能依然记得等等……请大家给我补充!!

最后,讲座中向真姐推荐了卢梭的《爱弥儿》。谷老师的先生推荐了佛学书籍《人间是剧场》,有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借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100.4.28 _ Re: 貓群講座筆記

  1. 柳成蔭 說:

    OFF TOPIC:

    偶然瞥見這本書,你或許是最合適的讀者。
    《暴風雨的記憶 1965-1970年的北京四中》
    http://www.oupchina.com.hk/at/2011/book004.asp

  2. songsy 說:

    这么有意思的讨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