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28 _ 感激

去年的今天,五道口西方文化沙龍,我來主持,怡霖送給我隻小龜,從聖迭戈帶來的,又是中國出生,因而是美籍華龜。和小貓去保利劇院看得《敖魯古雅》,講述使鹿鄂溫克族人的故事。他們感激上蒼,感謝自然的萬物。

今天,小龜一歲了,杜琳來機場接我回家,又送我只小龜,白身兒綠殼兒,於是一年歲的綠身兒棕殼兒的小龜就變成大龜了。她倆趴在被子上,你一掀被子,她們噌地飛起來,然後又穩穩地趴到了床上,還是四腳伸展大腦袋都沖著一個方向。

大龜眼神兒楚楚,我想念怡霖的時候,憋屈的時候,會輕輕地對她說話。我自己覺得白天太氣盛了讓人覺得不舒服,待人不夠寬容,就會同她懺悔,就跟非誠勿擾裡的葛優兒一樣。對未來的環保公益特別憧憬的時候,就宣佈給她這是一件多麼棒的第一份工作,家族會為我自豪,朋友也羨慕我,我並感謝家裡給我的自由的空間,立誓要不存私心,好好去做,時刻想著能有推動的終極目標。想念怡霖的時候,就會對她表達,內心裡希望有那麼萬一的機會她能有日講給怡霖聽。

我相信緣分,誠心希望怡霖能天天開心,她是一個太好的女孩兒,真真兒的骨子裡透出來的好,寬容、大方、感恩,她值得別人去尊敬、支持和愛慕。她這一年給我蠻多的鼓勵,想念她時反思自己,這真是一盞信仰和理想的明燈:我必須做好當下的事兒,然後告訴她,就像小孩兒向爸媽問賞一樣,會讓她為我由衷高興,我也會有很大成就感。簡單真實的愛情觀,雖然沒有愛情,簡單真實的虛榮心,雖然並不虛榮。

懂我、扶持我的人很多。很感激朋友。孟龍、偉景、小白(還是喜愛她的大名兒 黃若白,聽著很合中道,醇厚的感覺)、杜琳、向真、錢坤、吳越,迎來送往,今兒打魏公村吃完湖北大廈,坐 10 號線末班到呼家樓,送向真回家,解釋了為啥在高原上總是會有驚無險,因為楊勇老師說,我們敬畏自然,是為了保護她,一種憐憫和感激,每天早上收完帳篷,我們會磕頭--一天開始了,勤懇努力,老天保佑我們今天出行調查一切平安。老天就安排得特別好,在城裡也是,我對從向真家團結湖回十里堡的 718路末班沒概念,可是送她及家門,剛好就趕上了末班,一種對於你努力的眷顧。生活中無處不在。

無處不在的還有平衡,酸甜苦辣咸。想念怡霖的時候,經歷挫折的時候,苦中卻對內心一種清醇的安慰,如飲苦丁的感覺一樣。我也沒啥自虐心理,有時候覺得這些要素讓人清醒,穩穩把握生活前行有如小船的帆槳,不可缺少。

感激父母、外公外婆、和爺爺奶奶。天成長成,經濟獨立初見端倪,給他們包上紅包,附上家信,寫得很傳統很有禮貌,在這之上,極其真誠,因為內心係好感激,自己思忖著新亞畢業生就應該有附和錢穆老先生辦院初衷的樣子。工整的正體字,落款兒上是“中華民國一百年八月廿七日”。一切都是亮亮堂堂的。我在努力做一個中國人的樣子。

我是理想主義者。理想主義,別怕碰壁,內心既已有明燈,勇敢地往前走,微觀裡關照現實,腳踏實地,做出一點一滴的改變。每天開始結尾的時候,都感激上蒼,重述理想的那些訴求,感謝給予最真實美好的生命體驗。

天成
中華民國一百年八月廿八日
北京十里堡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